新加坡政府对法轮功的种种歧视和压制(3)


【明慧网2005年5月3日】1999年7月江氏流氓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后,特别是2000年以来,许多在新加坡的中国籍法轮功学员在更新各种准证、申请永久居民和新加坡公民时遇到很大困难。在这些申请者面试期间,移民局官员问的问题几乎都与法轮功有关。据这些申请人推断,移民局官员想通过与申请者的面谈,有意搜集尽可能多的有关新加坡法轮功学员的资料及他们在新加坡活动的信息。

新加坡警方在许多场合见到法轮功学员后,通常抄录他(她)们的身份证资料,当地学员甚至怀疑警方人员以学法轮功为名接触或打入当地学员群中,暗地调查和收集学员们的情况,以此建立了新加坡法轮功学员的监控名单,并建立了一套复杂的程序使名单上的学员在办理各种准证、申请永久居民和公民等程序上变得非常的困难,许多申请者多次被拒。

新政府这些针对法轮功学员的特殊的、不公开的政策,其实质是不欢迎法轮功学员在新加坡居住。面对这些困境,许多来自中国的法轮功学员被迫选择离开新加坡去了第三国。

推迟更新学生签证

例一

甄女士是国立新加坡大学的博士研究生。2002年5月,她在三年学生签证期满时向移民局申请更新学生签证。移民局花了3个月的时间才批准她的申请。在等待批准期间,移民局签发三次、每次一个月的临时社交访问准证,直到她的老师向移民局写信求请后,移民局才批准她的更新申请。

在通常情况下,移民局更新学员签证只需要三天时间。甄女士的身份证曾多次被警方记录。

例二

郑女士是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的博士研究生。2000年11月,她向移民局申请更新即将到期的学生签证,随信还有校方提供的支持信。在向移民官递交了申请后,官员告诉她三天后来领取。

三天后,她去移民局领取签证时却被告知她的申请仍在处理当中,她被签发一个月的临时社交访问准证,移民官没有告诉她任何原因。一个月后,她被告知申请仍在处理当中,又被签发一个月的临时社交访问准证。她总共得到5次社交访问准证。其学生签证更新申请直到2001年的2月才被批准。

在通常情况下,移民局更新学员签证只需要三天时间。

申请就业准证被拒

例一

杜女士毕业于国立新加坡大学,获工商管理硕士学位。毕业后,她在国立大学得到一份工作合约,但在向新加坡移民局申请就业准证时被拒,移民局没有给出任何理由。杜女士的身份证曾经在中国大使馆举办诽谤法轮功展的当天(2001年11月10日)被警方记录,而因此可能被列入移民局的法轮功学员监控名单。

例二

涡女士毕业于国立新加坡大学,获工商管理硕士学位。2002年毕业后在一家公司得到一份工作合约,但在第一次申请就业准证时被拒,移民局没有给出任何原因。她也曾因在国立大学校园内炼功而被警方记录身份。

集会申请准证被拒

2000年10月23日,13名新加坡法轮功学员向唐陵警署(Tangling Police Division)申请在中国驻新加坡大使馆前炼功,以和平方式呼吁中国政府停止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

唐陵警署在同年11月6日的回信中拒绝了该项申请。回信复印件如图所示。

新加坡法轮功学员也试图申请参加其它一些公共活动准证,例如参加华文书展、向公众散发法轮功真象VCD等。但这些申请均被主办单位或警方拒绝。



唐陵警署在回信中通知申请不被批准,但没有给出任何理由

停止使用公共场所

1999年7月前,新加坡法轮功学员在许多社区中心(Community Center,简称CC)和居民委员会中心(Resident Center,简称RC),如Clementi,Bukit Batak,Yishun,Tampines等区举办多期向所有公众开放的免费学习法轮功9天班,受到公众的欢迎和支持。许多新加坡公众因此而开始了解或修炼法轮功。但1999年7月后,所有此类班被立即停止,所有社区中心和居民委员会中心不再允许法轮功学员使用。尽管学员多次向负责管理社区中心的人民协会(People’Association,简称PA)重新提出申请,但都被拒绝。然而其它许多种收费气功和健身活动却可以照常使用这些设施。

1999年7月前在西海岸居民委员会中心举办的9天法轮功免费学习班


1999年7月前在Clementi居民委员会中心举办的9天法轮功免费学习班

强制辞职

陈女士是新加坡的永久居民。她在2000年4月至6月作为一名会计助理在新加坡Hawaii家具有限公司工作,她工作努力并且很出色的完成她的工作。在3个月试用期满时,一位人事部叫Daisy的工作人员叫她去她的办公室。她们的谈话集中在法轮功上。Daisy告诉她如果不在公司谈论法轮功,公司将把她转为正式员工。第二天公司老板叫她去办公室并且要求她理解公司的境况。老板说在新加坡表面上很平静。一旦公司中的任何人炼法轮功或参与進某种敏感的活动,新加坡政府都会来调查。它将直接影响公司的前景与利益。老板告诉她说你没有做任何违法的事情,但是新加坡是一个小国,要看中国的脸色。陈女士理解公司的处境,立即辞去了她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