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恶人我就是不服从


【明慧网2005年5月4日】我是大陆大法弟子,今年63岁。我1997年得法。在学法修炼前一身病,重活不能干,到处找医院。学法后不但病没了,家庭也和睦了。我从小没念过一天书。学法后,慢慢把《转法轮》能通读下来。学法前,不会骑自行车,学法后,也会骑自行车了。

1999年7月20日后,我和同村大法弟子一起去北京,想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在青岛被公安非法扣押,被莱西公安拉回,在市政府非法扣押我们一天。要我们写不炼了、悔过书,我不服从。天黑后,又把我们拉到大队,在大队又由大队书记向我们做“转化工作”,并要我们每人交车辆费100元现金才让回家。

1999年12月4日晚上,我们镇二十几个大法弟子在大刘学习师父的经文时,被坏人举报,当晚八点多钟,武备派出所把我们拉到公社计生办非法扣押十五、六天。这期间办洗脑班,要每人写不炼了、悔过书,不写就轮流体罚学员。这时天气很冷,早上就让我们跑步,晚上也没有被子,就在排椅上过夜。家人送点饭来都是吃冷的。公社出面,由各大队找治安人员看管我们,再让老书记做洗脑。最后要每个大法弟子拿现金作抵押,保证以后不再聚会、不炼功为条件才放我们回家。罚款数额不等,多的有几千元的,少的也有7、8百元。我因孩子结婚没有现金,他们让我丈夫打了个借条1000元,由大队书记作保,这才把我放了。

在2002年12月27日晚上8点多钟,由莱西公安沈涛领着院上派出所恶警7、8个人到我家把街门给撞开,闯進来就把我给拉出去推上车,把我拉走,又把家里翻了个底朝天,翻走了大法书11本,还有一些资料,现金400元。把我拉到院上派出所非法关押了一天一夜。晚上问我话我也不服从,他们就拳打脚踢。第二天晚上把我送到青岛大山看守所关押29天。他们根本不通知家人我的去向,家里送来的衣服、被、和吃的也不让带。家里人到派出所去问我的消息,他们也不告诉,并胡说没抓人等,从此家人再也没有我的消息。

我在青岛看守所干奴役活。他们要我们背监规我也不服从。从青岛回来时,莱西公安拿出一张活页纸,要我签名盖印,我也不知上面写的什么,我不服从,公安人员就自己写好了拉我盖上手印。就这样又把我拉到莱西辛庄洗脑班,進行非法洗脑。

洗脑班由王守华负责,另外还有几个恶人恶警和犹大王兴梅、吴瑞莲等。他们要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写不炼了的保证书、悔过书。如果不服从,他们就用残酷的手段体罚我们,一罚7、8个小时,晚上不让睡觉。他们用4、5根条子编在一起打学员。罚站是轻的,罚军蹲、不让上厕所,每一次不少于4个小时,直到把学员折磨得不行了还不想罢休。经医院检查,学员姜和德、李显强,已被迫害的重病在身,就在学员被折磨的走不能走的情况下,他们也怕承担责任,才把我们放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