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给我们上了一堂政治课”


【明慧网2005年5月4日】2001年6月,女儿回家来告诉我:“党委找我了。您还炼法轮功对我提干部有影响。”我对女儿说:“你放下这颗心,官是你的丢不了,跟你妈炼不炼法轮功没有关系。”女儿不爱听哭着说:“我放的下吗?”我说那怎么办?咱娘俩儿断绝母女关系,这样就不影响你了。女儿听了一震,什么都没说走了。

两天前村长给我送来一张表让我填写,也就是三书,村长说你写一份不炼法轮功的声明,以后派出所就不找你了,就没事了。我前后一想,村长来,女儿回家的边说边哭,这明明就是让我放弃修炼法轮功。我既不听也不写。村长又来了,当着我的老伴劝我,我向村长洪法,村长一点儿也听不進去,老伴也帮村长一起围攻我。我没有怕心也不动心,村长说:“你不写?”我说不写。村长说那我就交党委了。我说好吧,村长又说:“我完全是为你好,写一份交上去,偷偷在家炼多好。”我说:“我们是堂堂正正的修炼。”村长走时还说:“不写保证书的都送洗脑班转化。”

过了几天,村长和上面来人找我谈话,我很平静的和他们谈,讲述了很多问题。什么天安门自焚,为什么发法轮功真象材料,师父为什么到国外等等,我以一个修炼者的心态平和的给他们讲真象。我特别向他们讲述了我的修炼体会和我在修炼中的一些事情。如:我遇到假钱决不会再让它流入社会,自己把它处理掉;在乘公交车时,我总是要等别人都上车后我再上,不争不抢;在车上,如果我有座位,只要有需要座位的老人或抱小孩的,我一定要把座位让给他们,因为我们的师父就是教我们要与人为善,先人后己,要我们放下名、利、情,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法正觉。


我又举例在文化大革命时期,有一个女孩没有利用这个时间到全国各地去串联、搞大揭批,而是上了峨眉山,走上了一条修炼的路。我告诉他们,真正修炼的人是不参与政治的。我们的心就是修炼。他们越听越爱听。我向他们讲为什么会有人发放法轮功真象材料,是因为政府不给我们说话的机会。我们只能用这种形式向不明真象的众生讲清真象,让大家了解法轮功,以及真、善、忍,不要误解我们。在不公正的情况下,得让人说话,打官司还得有一告一诉呢,为什么不让我们申诉、澄清呢?很明显,就是迫害嘛。他们觉得是这个理。最后,他们说:“您给我们上了一堂政治课。您以后该怎么做还怎么做。”

后来我对女儿说:“你正确的摆放了自己的位置,选择了自己的未来,我为你感到高兴。佛法是圆容的,付出多少得到多少。法轮佛法就是伟大、就是公平的,是你的不丢,不是你的也争不来。”后来,女儿还是被提了院长职位,一切风平浪静。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