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名大法弟子生前被黑龙江呼兰县看守所迫害的事实


【明慧网2005年5月6日】黑龙江呼兰县被迫害致死的三名大法弟子任鹏武、张学文、孙玉华,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都遭到野蛮灌食,狱医和恶警从鼻腔插管子灌入大量的浓烈盐糊浆水,最终被迫害致死。当时的所长王公朝等都扬言:灌死白死。下面是见证者描述他们三人及其他大法弟子在呼兰县看守所遭受的一些迫害。

2001年腊月二十九那天,17名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呼兰县看守所的大法弟子被绑架到万家劳教所。大法弟子张学文绝食抗议迫害,被迫害得奄奄一息,被劳教所拒收后留在了看守所。狱医王建新天天给张学文灌食、用棍子撬他的嘴,打他,张学文被折磨得骨瘦如柴。狱医王建新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卑劣,往少量奶粉里大把大把抓盐,大法弟子张学文被灌食后口干,一口气喝了七瓶矿泉水,还渴得不行,但肚子装不下了。狱医王建新还伙同恶警强行把开水灌到张学文的胃里,使他便血多天。张学文多次被绑架,2003年8月初被劫持到呼兰监狱,并于2003年8月8日早晨死在呼兰监狱里。监狱怕承担责任把他家人找来说:“张学文是看守所造成的,送我们这里是上面让收的。”

2001年正月(阳历2月)的一个早上,两男两女四个大法弟子被劫持来,听说是晚上被绑架的,遭受了一宿毒打,个个遍体鳞伤。当时是政保科长带班,打累了就歇会儿,同修孙玉华的脸被打变形。进来后四个大法弟子绝食抗议,当天就遭到恶警插管灌食折磨。孙玉华2004年1月14日再次被县国保大队恶警劫持,在呼兰县第一看守所一直绝食抗议,于同年3月8日被迫害致死。

一天早晨9点多,值班警察崔某指使狱医王建新给大法弟子强行灌食,号门一开,进来四、五个身强力壮的男犯,直来就拽孙玉华。大法弟子董亚珍制止他们,结果被拽出去了。这时崔某、狱医王建新,还有刑事犯高三毛,他们把大法弟子任鹏武锁在铁椅子上,把双手铐在后面,后面有一个人拽他头发,狱医王建新手拿一个皮管(家里接自来水用的那种,有2─3厘米粗),冲一盆所谓的奶粉(实际是盐汤)。狱医王建新用膝盖一下一下使劲往任鹏伍的肋骨上顶,用皮管往任鹏武的鼻子里插,连打带骂,胃给插出了血,痛苦得脸都变了形。

第二天(2002年2月21日)早晨5点多有人喊崔管教,喊到6点多才来人。姓王的大法弟子把任鹏武背出来,人已经不行了,在送往医院的路上就咽了气。当天呼兰县戒严,把人给火化了,这样33岁的任鹏武就死在崔管教(带班)、狱医王建新(还有三、四个干警也参与了)手里。

2002年11月21日,大法弟子董亚珍发真象材料,被绑架,再次被劫持进呼兰县看守所。8名大法弟子绝食抗议非法关押,所长王公朝指使狱医王建新给我们灌食,开口器塞进嘴里,大拇指粗的皮管子插进胃里,奶粉(其实就是盐汤)顺着皮管子灌进胃里。整整折磨了一个月的时间,董亚珍和同修马凤兰被关在一个屋,被迫害得都不行了。马凤兰感觉一闭眼睛就要死过去。

2003年4月12日,8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判了12年、10年、9年、8年不等,董亚珍和潘华、黄秀英、周春玲绝食抗议。狱医王建新进号里,恶狠狠的揪住潘华的头发来回拽,还用皮鞋踢,然后再灌食,几个大法弟子的嗓子都被恶医插坏。一天晚上,潘华突然开始抽风,狱医王建新找几个犯人给潘华打针,还用皮鞋踢她,使劲踩潘华胳膊。也不知打的什么针(说是安定药),一会潘华就啥都不知道了。狱医王建新说:今天晚7点多的,到明天7点多也醒不了。潘华打完针后大脑受到严重刺激,经常糊涂。多少天后,潘华的胳膊还疼。

有一天,恶警赵连贵、王公朝、常姓科长指使恶人给董亚珍灌食,他们把董亚珍锁在铁椅子上,当时她昏过去7、8分钟,狱医王建新用手指掐人中,醒后继续灌食。

在2001年还差4天过春节,民警张恒有、白春林到大法弟子董亚珍家诱骗说:“要过年了,到政府开个会,10分、20分钟就回来了。”这样9点多钟,董亚珍和丈夫被骗到派出所,这时已有七、八个大法弟子在那。全体干警都在场,他们不说明任何理由,用大客车把大法弟子们劫持到呼兰县看守所遭受迫害。董亚珍家中两个孩子没人管。

相关单位及个人电话:

黑龙江省呼兰县看守所所长:王玉丰 0451-57343203 宅电:0451-57332968
黑龙江省呼兰县看守所副所长:赵连贵,0451-57343203 宅电:0451-57322567
黑龙江省呼兰县看守所狱医:王建新 0451-57343203 宅电:0451-57335811
黑龙江省呼兰县公安局总机:0451-57322454、0451-57322786
公安局副局长:王公朝 宅电:0451-55261664 手机:13903665976
黑龙江省呼兰监狱:0451-57304738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