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老人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2005年5月6日】

一、随夫避红祸来台

我是出生在一个人文荟萃,民心纯朴的江南小城─常熟〔现已发展成江苏省的大都市〕,也是众所皆知翁同和〔清同治光绪两期帝师〕的故乡。

余现年83岁,25岁随夫避红祸来台,迄今已58年矣!但本省同胞眼中我是外省人,大陆人说我是台湾人。1990年第一次由女儿陪同返乡〔先夫已去世〕,真是感慨万千!记得唐朝贺知章的诗句:

少小离家老大回 乡音无改鬓毛衰
孩童相见不相识 笑问客从何处来

踏上故乡的第一步,真是面目全非,不知置身在何处,万分激动,一切都变了!我的家没有了,原来的土地上盖了好多民宅,无法辨认,祖先的坟墓所在地早已开辟成虞山碧螺春,种植茗茶的农场绿油油的一大片茶树,无从追思,也无挂念了!

二、大陆亲人遭中共清算

讲到我的婆婆,她是不愿离开可爱的家园,和一个孙子留守故宅。她本是邑中逊清翰林院编修黄谦斋先生的女公子,家学渊源,知书达礼,茶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人,哪知后来苦不堪言!据说共党入城后,将一切细软、值钱的东西,强迫捐献殆尽,祖孙分散。仅分得一小间房屋、一亩田地以维持生命,迭遭清算斗争,公审游街,何年何日死于何处,无人确定,无人敢问,落得如此下场,亦所料未及,数十年前往事而今已矣!

三、得大法无病一身轻

回忆起四年前─2001年元旦,是日清晨于住家附近之庄敬国小练完××功,正欲返家时,忽闻有人呼唤,校内有人在免费教功,是大陆传入之法轮功。我抱好奇心即去加入学习,感觉简单易学,轻松愉快!第一天炼毕,即有人反映脚底发烫,赶快将鞋袜脱去,我亦感觉手心发热,此乃余从未有过之现象。余为求得功法正确,即请代购炼功动作及法理说明的大圆满法一册,第三天晚上翻阅时,神奇之事出现眼前,明明是白纸黑字,而余看到的是金光闪闪的金字,且久久不变。待翌日再阅,色泽较淡而已。深感师父法力无边,余从此挥别练了十二载的××功,专心修炼法轮功,如今身体硬朗,旧有宿疾一扫而光,稍感不适,亦不需求医服药,不知不觉中痊愈。如今无病一身轻,健步如飞,感谢师恩,真不知如何报答于万一!

四、大法遭难天理不容

余生于推翻满清不久,受教于改革开放时期,不崇拜偶像,破除迷信,追求时尚,站在时代尖端,是提倡无神论的所谓新女性。兹亲眼看到,事实证明,况宇宙之大,实有神明主宰,所以不得不心悦诚服,渐趋改变心态,时时勿忘以真善忍为标的,事事警惕自己是否与真善忍有所抵触。法轮大法是天法,教做好人中的好人,精進实修,去除各种执著心,提高心性,能吃苦中之苦,能忍难忍之事,专一实修,不难达到高层次。如此好的功法,遭到大陆江氏集团的诬蔑,真是天理不容!

如今故乡亲人离散,已无故居,无家可返,栖身台湾,在夹缝中求生,所幸得大法,一切无所求,不求名,不求利,儿孙自有儿孙福,各奔前程。待求自己头脑清醒,多读书多学法,本着真善忍自律,将师尊交待的三件事做好。  
本人才疏学浅,久未握笔,请同修不吝指正为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