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银行高级职员在纽约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2005年4月27日】

师父好,同修好,

我叫Helen,来自纽约曼哈顿。我在华尔街一家大投资银行任职,为银行一高级主管工作。当我三年前搬来纽约时,我并没有完全意识到自己到这里来的重要意义与真正的目地。现在,正法的焦点落在了这座被我称之为家的城市,我很感激有如此的特殊机遇,向纽约的同胞讲清真象。我想在此与大家分享我的一些心得,尤其是在向商业主管和社会名流讲真象的方面。

去年夏天,当我开始在纽约街头派发酷刑展的资料时,我吃惊于自己居然没有任何的尴尬与害怕。以前,在我派发有关大法资料时,特别是在纽约,我往往感到非常的不自然,而且心存戒备,因为觉得这里的人冷漠、不友好。但是,一种新的紧迫感和要救度此方众生的决心已经注入了我的心中。

在讲真象的过程中,人们接过我递上的资料,有些人仿佛明白似的看着我,好几次我被感动得掉下了眼泪。有些在谢谢我的时候,朝我眨了眨眼睛,好像他们明白的一面在默谢收到这无价的信息。有时,在餐馆里的人看见我在街上经过,会特意走出来,朝我喊:“我支持法轮功!我支持法轮功!”面对真象,纽约人在清醒。这个现象在最近的几个星期尤为明显。我在讲真象过程中接触的绝大部份人,已经从街头的酷刑展听说了法轮功。

我越来越看清所有事情的发生都是有其原因的──一切都是为大法安排的。我为华尔街一家投资银行的主管工作不是偶然的。我有众多不同背景、不同地域的朋友、熟人和社会关系,也不是偶然的。我倾心媒体与娱乐界的工作、擅长与各个阶层的人打交道,也绝非偶然。这一切均是为我证实大法所安排的。我知道我有责任向我周围的人讲清真象──在工作中、在我工作之余的活动中(如我参加公司组织的职业妇女联会和亚洲专业人士网络)、我遍布在世界各地的朋友、我在生活中结识的人们。

然而,尽管我意识到救度众生的重要意义,我依然在向朋友以及同事讲真象时备感困难。我怕被拒绝、在乎他人如何评价自己,我甚至怕失去工作──因为我的公司与中国有密切往来。这些都是人的观念,我尽力排除这些念头与执著。当我法学得越多,越是将自己溶于法中时,这些执著对我的影响就越微弱。所以,我慢慢的将大法揉進我与亲友的对话中。起初,我觉得很难同他们解释因为我有大法的活动而不能和他们一起消遣娱乐。但是,在一位波士顿学员交流了她如何以常人能理解的方式讲真象后,我发觉告诉我的朋友大法对我的重要,告诉他们我参与大法的种种活动,变得很容易了。我开始告诉朋友们,现在我终于找到了一个值得我全心付出的善心事业。我告诉他们,修炼法轮功改善了我的品格和我的内心,也改变了我对他人的态度。他带给了我一生向往的内心的安宁。我并不需要告诉他们太多,他们已经相信法轮大法好了,因为他们亲眼目睹了我所经历的巨大转变。我以前是个不为他人着想,自我为中心,争强好胜的人,经常弄得自己也非常不开心,容易发怒和泄气。

修炼大法后,我的朋友看到了我的良性转变。我变得能理解别人,也耐心了许多。我更加有善心,更能为人考虑。在工作中,我尽力从办公室的政治斗争中退出,去掉自己的争斗心理。取而代之的是,我更加努力的工作,毫不执著结果;我一直竭力替上司着想,思考如何能够更好的帮助她。结果,我生活的方方面面变得越来越和谐。虽然我现在没有经常与我的朋友见面,但当我们有机会在一起时,我们依然融洽无间,他们欣然接受、同时也非常尊重我对于大法的付出,在他们的层面看来,那是件善事。许多朋友对我说:“好样的!”、“你找到了值得付出真心的善事,真为你高兴!”他们中的许多人甚至出来同我一起学炼功!

参与制作新唐人电视台亚洲快讯的英文节目,帮助我大面积的讲真象。几位同修邀请我参加亚洲快讯节目主持的选拔。起初,我没有理会这个建议,我觉得自己资历不够,而且我从来没有在公众场合演讲的经验,我不可能干得出色的。事实上,害怕公开演讲一直是我最大的执著之一。我知道这个执著必须得去掉。所以,我还是参加了亚洲快讯主持的选拔,我对结果没有报以任何期望。没想,我居然被选为四个主持之一。当我得到这个消息,我笑出声来。之前,公司的一位资深副总裁曾跟我说,我的英文不带任何口音,完全是一副完美的节目主持的嗓子。我明白,那是师父在告诉我,当电视台的播音员是我修炼和救度众生道路的一部份。

当我的录像一上新唐人电视的网站,我立即将它寄给所有我认识的人──亲戚、朋友、同事、熟人、朋友的朋友,甚至是只有一面之交的人。最后,我将录像寄给了差不多两百多人。我之所以没有落下一个人,是因为我知道每个与我有接触的人都是来认识大法的。我有责任向他们讲清真象,即使需要我寄给他们亚洲快讯的录像片段。幸运的是,那个片段中有一个关于法轮功的故事。所以,我知道观看片段的人肯定会了解到大法和他在中国遭受的迫害。我的上司将这个片段寄给了我们整个工作组,每个人都称赞亚洲快讯和肯定我的参与。不久前的一天,在一个电话会议上,由我协助建立起来的印度办公室的资深经理,还很称道亚洲快讯这个节目和我在其中的表现。如果不是因为这个节目,我想这些高级主管们很难了解到真象。现在,许多人在早晨出门上班前经常看亚洲快讯,包括公司许多资深副总裁和执行董事!

好像亚洲快讯还不够我用来救度众生,最近我还被升为我所参与的一个非营利妇女联会的副总裁,这是一个面向不同行业、受过良好教育、有事业心、進取心的妇女。我们拥有近一千名妇女的联系名单,而且有幸举办过多次有社会名流发言的活动。作为团体的副总裁,我现在对董事局有更大的影响力。我以我的领导地位,说服了董事局,向我们的会员寄出一份关于在皇后博物馆举办的大法介绍会。一位参加活动的会员告诉我,这是她参加过的最棒的一次会员活动。她的关节炎竟然在她当场学习功法的时候消失了。这番话再次提醒了我,我在这个组织的地位根本就不是偶然的。

更重要的是,作为副总裁,我现在有更多的机会接触社会上有影响力的、高阶层人士。我参加了由一份男性生活杂志举办的活动,这份杂志曾被评为美国最重要的25份杂志之一。到会发言的人包括世界最大公司之一的执行长官,和美国一个著名的晚间新闻节目主持。当我想到要向这些人讲真象时,我感到紧张与害怕。不过我想起了 师父时常教导的用智慧讲真象的重要性,于是我保持正念,清除了害怕、紧张等人的观念。

我运用自己的智慧,告诉那个新闻主持,我是新唐人电视台的新闻主持,我们是第一家报导法轮功受迫害、SARS蔓延的媒体。他很能接受我的话,也很友好,他说他会去查亚洲快讯的频道看一看。我也同那个执行长官讲了话,他也非常友好,而且很实在。我再次运用了智慧,我告诉他我为一家投资银行的高级主管工作,我目前负责的项目是将我们部门的运作与其他效率较高的公司做比较,而他的公司就是其中一个。然后,我跟他谈到了新唐人电视台,我问他是否有兴趣接受采访。他告诉我们,由于他的公司基本上是在美国运作,所以他们的新闻都是由美国全国广播公司和彭博社报导。尽管有点失望,我依然没有放弃,我尝试通过另一个途径与他建立关系。我问他愿不愿意来我们的妇女联会演讲。后来,我们发现我们有一个共同的熟人。我相信,这使我更容易在不久的将来向他讲清真象。

同这两位讲完话后,我意识到我们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是一个等待被救度的宝贵的生命。我向一群正在谈话的人走去,介绍了自己。一开始,我很紧张,因为他们没有朝我笑。我坚持正念,我的慈悲源源不断的出来。

当我的善心出来时,这四位变得非常热情与友好。在谈到法轮大法之前,我先用智慧破开了当时的沉闷局面。然后,我给了他们介绍“沙尘暴”这部电影的资料,向他们讲了真象。没想到,他们曾在波士顿看到过学员炼功,他们对我说,这是个优美的功法。我同他们讲了半个多小时,他们让我第二天给他们送去“沙尘暴”的入场券。走开时,我明白由于自己体现了智慧、善良与冷静,我留给了人一个好印象。

在我开始修炼大法之后,我开始会偶然遇到很多影星和名人。比如,一次我在一家餐厅遇见一个非常出名的电影明星。我去掉自己的怕心,以慈悲之心代之。我向他走过去,并递上新春晚会的广告。我还询问他是否愿意灌制向新唐人观众致意的录像。虽然我打断了他的晚餐,他仍旧非常有礼貌,非常友好。我认为这是因为他明白的一面知道了大法的意义。

我发现,当我执著于派发资料的数量而非注重告诉人们其中的内容时,效果往往不如我放下对数量的执著来得好。只要我一放下这个执著,更多的人会接纳我的资料,还会走过来询问。我领悟到了与人交谈,耐心全面回答他们疑问的重要性。当你与他们有沟通时,也许表面上看因为花了时间与人讲话,你所触及到的人数少了,似乎救度的人也少了,但我觉得与路人说话的效果很好,原因有两个:一、这个方法可以直接获得反馈,了解我们哪里需要改進,怎样可以使我们的信息更明朗,这样可以救度更多经过我们酷刑展的路人。二、那些明白真象的人肯定会再告诉他们的社交圈内的朋友,这样可以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件事。

我发现,如果我有心讲清真象救度众生,机缘几乎总会出现。举例来说,我曾向酒店招待、出租汽车司机、商店营业员、生日派对遇到的朋友的朋友、同事、旅行时结识的人讲清真象。有时,我会费力的思考用什么办法天衣无缝的谈起大法。我感觉到师父在帮我自然而然的带出大法的话题。

在接触更多的众生过程中,运用智慧与创造力是很重要的。比如,在推广新唐人春节晚会时,我建议启用一家网上公司,那家公司专营将活动信息发给一些可能对此感兴趣的目标客户。花一小笔钱,我们就可以触及到15,000名对文化活动感兴趣的纽约居民。在公司,我是“亚洲专业人士网络”决策委员会的成员。我建议他们向所有在本公司工作的亚洲人发个电子邮件,通知他们这个晚会。尽管公司对传发非本公司活动的规定很严,我的建议还是被批准了,有关新春晚会的电子邮件发给了公司的每一个亚洲工作人员。我还要求我所在的妇女联盟向所有会员发出一个电子邮件,我还联系了许多其他团体,如我的母校的亚洲人士网络,要求他们通知他们的会员。

作为新唐人的工作人员,我在洛杉矶探亲时,帮助大会征集贺词。我的一位亲戚是个演员,通过他,我认识了很多有名的艺人,包括1997年的环球小姐和华裔明星。我向他们介绍了新唐人,询问他们是否有兴趣为我们的观众录一段贺词。我总共录了四段贺词,有了这些贺词增加了新唐人在我常人朋友中的可信度,为我向朋友和同事推销晚会的门票提供了莫大的帮助。我还在公司内部的公告栏内张贴了晚会的信息,在同事间推销了很多门票。每个向我买票的人都非常喜欢晚会的节目,他们告诉我,还要参加明年的晚会。

九评出来后,我向公司的副董事长寄去了一本,他与中国政府有密切的往来。我还邀请他参加九评的新闻发布会。我将九评寄给以前的教授、公司员工等,因为他曾经提起他有兴趣制作一部纪录片,讲述一个他在西藏遇到的喇嘛的故事,这个喇嘛受到中国政府的严密监视。我觉得我们应当重视每一个人的特定的社会圈子中,朋友、亲戚、同事、等等,没有一个是偶然的。这些都是与我们、与大法有缘的人。我曾与几个朋友失去联络,在我修炼大法之后,他们又回到了我的生活之中。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帮助我,让我告诉他们大法的真象。同时,平衡好大法工作与我们的日常生活。

我曾有一段时间,完全忽略了我的朋友和非大法活动。我将百分之百的时间与精力完全投入到大法中去了。我后来意识到这不是师父所希望的。当我们有漏,比如欢喜心等控制了我们的思维,我们事实上在破坏救度众生的机会。如果接触不到大法弟子,我的朋友与熟人又如何得以看到大法的美好与尊严呢?

我曾有几个朋友抱怨说,他们觉得我不可靠和冷淡。因为没有平衡好生活与大法工作,我在公司的表现也受到影响。就在那时,我意识到我必须维持常人社会中的日常生活,在日常生活中表现“真善忍”本身就是在向众生讲清真象。我开始较好的平衡我的生活,在大法中,一切渐渐变得越来越和谐与顺利。

我还想分享自己就全体学员形成一个整体的一些观察和想法。作为一个生在德国长在美国的华人,我可以从东、西方的不同的角度看问题。西人也许更有计划,更完整,从而做事就慢,而中国学员相当敏捷,不太花费时间计划或者组织。两种态度和看法各有利弊。只有成为一个整体,我们才可能真正成为一股强大的力量,因为两种个性可以互相弥补。在最近的几个星期中,我亲眼看到了东西方两个团体之间溶洽很多。我看到西方学员在教中国学员英语以应讲真象的需要,还有美国的礼节、衣着要求等等。

中国学员则帮助缓解西方学员人手不足的情况。我还被中国学员体现出的坚定、精進与顽强鼓舞。当我看到中国老年学员在大雨滂沱的夜晚坚持派发资料,我的眼泪不禁夺眶而出。近来东西方学员的和谐状态在酷刑展中也得到体现。我们的信息更清晰,帮助了更多的人了解大法。我相信我们慈悲的师父还会给我们更多的机会提高心性,让我们学会更真、更善与相互间更能包容,成为一个真正的整体。

我领悟到的另一个法理是,我们不仅应当如同师父教导我们的那样,符合常人状态,我们更应该将每一件事做好,做得比常人还要好。衡量我们的标准很高,但是作为大法修炼者,我们可以做到常人认为不可能做到的事。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在为未来的生命铺路。要做到这一点,我们就必须走正自己的路,成为大法伟大的活榜样。

如师父所说,“在历史的伟大时刻,稳健的每一步都是光辉的历史见证与无比伟大的威德。这一切都将在宇宙历史中记载。伟大的法、伟大的时代在造就着最伟大的觉者。”(《精進要旨(二)•弟子的伟大》)

以上仅是个人的一些心得。如有不对处,请慈悲指正。

谢谢大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