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朝阳沟劳教所对坚定大法弟子的迫害


【明慧网2005年5月8日】在长春朝阳沟劳教所,恶警们表面说的很好,做的可都是非常坏的事,逼迫得大法弟子生不如死。对待绝食的人说什么“不能让你饿死呀”,给灌食,灌的是超浓量盐份和药物,人的胃受不了的痛苦。管教干部用坏人管好人,不准大法弟子说话,刑事犯可以任意干什么,说什么都行。

原吉林省通化矿务局砟子煤矿工人乔仁喜,坚持修炼大法,被开除,被非法劳教两年,2002年5月23日,乔仁喜等大法弟子被劫持到长春朝阳沟劳教所,劳教所管教先是拳脚相加,外加电棍打。第一天,管教早上四点就叫他们起床上厕所,一直到下午快五点了,也不让他们再次上厕所。

在严管队(新生班),一群所谓的“民管员”都是一些两劳的重新犯罪的人,管教员队长把他们当成宝贵财富,重用他们,让他们监控、打骂大法弟子。更邪恶的是早上五点半起床,开始强制坐板,经常坐到下半夜三、四点,有时坐到五点,刚睡着就起床。白天如果坐板不标准,就电炮飞脚,强制洗脑。

恶徒们强迫大法弟子光脚踩三角铁门,刑事犯用脚用力踩、跺脚,让大法弟子忍受断脚般的痛苦。有的大法弟子(孙玉发)被恶徒从上身到脚,用木板(小面板)排着打,用木板挎腿肉。遭受这种迫害的人好长时间肉都是黑的……。

在长春朝阳沟劳教所,不管大法弟子身体好坏,只要有口气,就得出工干活。白晓钧死的头两天还被迫出工干活,不管病多重,不转化不让出外诊……。

三岔子林业局退休工人张全福,身体非常好,在朝阳沟六大队二班,身上长疥,在数九寒冬让他洗澡(凉水)把门窗全打开,寒风刺骨的吹,恶人你一盆,我一盆的往他身上倒水,冻得他浑身发抖。在病重期间,吃不了饭,用人拖着走,上楼走不了,恶人就拉腿、拉胳膊的拖。到房间恶人还气得拳脚打一顿,就是死的当天还被拖着去开饭,回到房间,遭到班长又一顿脚踹,当天晚上就死了。

管教干部以检查为名想撕谁的被就撕,想拆谁的衣服就拆,所谓的搜查违禁品。超期关押大法弟子,有的超期半年多。好人被超期关押,而坏人因为参与迫害,得到提前几个月或者一年解教的“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