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子宇威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2005年5月9日】小宇威9岁那年得法,可是妈妈说在他很小的时候他就时常双腿盘坐、双目微闭、小手结印。得法后他每天跟随妈妈到炼功点学法炼功,无论严寒酷暑风雨无阻,每每学完法已是夜深人静,常常是妈妈将已睡熟的小宇威抱回家。

小宇威以前是班里的中等生,得法后他与小朋友不打不闹,学习也轻松自如,且学习成绩跃为班里的前3名。每次炼功点组织洪法活动他都积极参加。一次因天太热他不想去,妈妈鼓励他说你是大法小弟子,应该去。就这样人们看到一个小男孩在广场洪法的队伍里在烈日下认真的炼抱轮。

在“4.25”万人上访时,小宇威已是一名初中生了。他不理解这么好的法政府为什么突然不让炼,7.20疯狂镇压时他便和奶奶去了市政府,在静坐的人群中只有他一个小孩。2000年妈妈去北京上访前因各方面阻碍很大,妈妈去北京一事没有让亲友知道,便与小宇威商量,小宇威也要去,由于妈妈没在法上认识没同意。小宇威支持妈妈且默默的承受着与妈妈分离的痛苦和各种压力。妈妈在北京被绑架后被带回当地看守所,他内心的痛苦可想而知,可是公安及亲友还迫使他向妈妈施加压力不让她炼。小宇威在心里支持妈妈,知道妈妈是在做一件好事,所以始终不给妈妈施加任何压力。妈妈不在的日子里,有时爸爸不在家,他就自己做饭,生活自理,坚持修炼,学习和生活不消极颓废,心想:“即使妈妈不在,我也得按法的要求做,不给法丢脸。”每当去看守所探视,亲友们便让他说服妈妈放弃修炼好回家照顾他,可是他看到妈妈时鼓励妈妈要坚持住。由于妈妈不在,亲友又不让同修与小宇威往来,每每孤独寂寞想妈妈的时候,他耳边便能清晰的听到木鱼声,他便有勇气和信心面临生活中的一切。

初中毕业前他在球场上玩时右手挫伤疼痛难忍,紧接着班里化学考试,他忍着疼痛答卷,可是有一填题诬蔑师父和大法,他先是将试题划掉,然后毅然提笔答到:“我的师父不是那么说的,法轮功是好的,不像政府说的那样,我是修炼的人,知道事实真象。”也不知是什么时候他的手不疼了。化学老师批卷时向所有的化学老师念了他的答题,老师还在全年级组各个班级传念他的试卷,当传到他们班时,引起全班师生的嘲笑。下午班主任将妈妈叫去,希望妈妈不要影响孩子,妈妈向班主任讲明真象后,班主任表示:个人信仰不反对。

2002年农历新年前的一天晚上10点多,爸爸值班,他正面临中考,一伙警察突然闯入搜查抄家,强行再次将妈妈带到派出所。小宇威独自深夜去派出所质问警察:“为什么抓妈妈?我还等妈妈回家给我的试卷签字呢。”警察骗他说一会儿就放妈妈回家,便用车将他送回家。妈妈被关押在看守所里,警察想在小宇威身上找到突破口,以他的前途发展为要挟劝他不炼并妄图利用他使妈妈转化。小宇威态度坚决的说:“法轮功是好的,我得炼!你们不应该抓我妈妈,你们说放我妈妈,可是你们骗人!”所有的亲友都在人前人后指责埋怨他,说他不管他妈妈,如果他劝妈妈写保证妈妈就能回家。小宇威马上要中考,矛盾的焦点都集中在小宇威的身上,压力太大。可是他想:“无论多么艰难也要坚持,决不让妈妈骂师父骂大法!压力越大越坚定。”农历新年后爸爸突然心脏病突发住院,一个人在家孤儿一样,有时自己炒点饭,放点盐,放点菜汤,水若放多了像粥似的。面对多方面的精神重压,原本开朗幽默的他变得沉默寡言,同学们欢天喜地的回家都有爸爸妈妈相伴,有时与小朋友唠唠不由自主的就哭了。小宇威心里委屈时便非常想念师父。

虽然春天来了,可是此时妈妈面临劳教,诸方面的压力袭来,在看守所探视时亲友逼迫他劝妈妈回家,可是他见到妈妈不说一句话。离开妈妈后,亲人挥拳头要揍他,将笔和纸硬塞到他手里,逼他再去见妈妈让妈妈写保证。小宇威握着纸和笔立于接见室的门口,酸楚的望着妈妈一言不发!妈妈含泪对他说:“儿子啊,妈妈不能写!”因妈妈身体检查不合格,劳教所拒收妈妈终于获释。

妈妈回来了,带回来了光明与希望,春天真的来了!妈妈回来后带动全家及亲友学法、炼功、精進。

如今,宇威已是一名高中生,出落成一个高高的帅气的小伙子了。在学业紧张的情况下,每天深夜回家坚持学法。高中的班主任是政治老师想从政治角度转化他,他不为其所动。

一日,微机结业考试,同学们来到微机室,宇威手扶玻璃门观望里面的标本,后面的同学开玩笑推了他一把,宇威的右手顿时划伤,鲜血直流,疼痛难当。校医室就在同层楼,同学劝他去校医室上药,他说没事儿,不用去。神奇的是当他双手击打键盘时,手一点不疼了。

今年4月,班里选优秀团员时,老师说班里都是团员吧?宇威举手说:“我不是团员。”老师说:“你怎么不是呢?”宇威回答:“我退了。”老师沉下脸高声说:“团员怎么能随便退呢?”由于担心他讲真象便不再说什么。

他时常利用课间和体育课向同学讲“自焚栽赃案”等真象,很多同学都能接受。

宇威在同学的心目中是个心智高有思想的人,由于他与同学相处能善解人意、体谅他人,同学们都很信赖他。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