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河南开封同修紧急切磋


【明慧网2005年6月10日】最近开封地区同修在张贴真象传单时,连续被邪恶绑架,且多数是才走出来不久的学员。这应该引起开封当地同修的高度重视了。不要以为没迫害着自己就与己无关;或表现麻木。因为我们是一个整体,每个同修都应该在深层次上查找一下自己,同时大家都在整体上看一看有什么漏,找一找自己在这个整体中做得怎么样。下面谈几点个人看法。

1,刚走出来的学员由于过去走了弯路,甚至做了对不起大法和师父的事,认识到了不足,因而把走出来发真象传单作为加倍弥补损失的一种形式,忽视了学好法修好自己这个最关键的基础。也就是说,没能够在稳步的,扎扎实实的学好法修好自己的同时做好讲真象的事。

另外还有做事的心态问题,是真正的为了救度众生,还是怕正法落下自己圆满不了,把做事的多少和树立威德的大小等同起来。

2,怕心重,过份注重常人这一面的安全形式,没有把重点放在心上无漏。讲真象时往往在形式上想的很周全,很安全,其实心中有漏;因为邪恶针对的是人心,所以形式上再怎么周到都不安全。当然这不是说就不注意常人的安全形式,是说我们做什么都要在心上下功夫,尽量堂堂正正,正念正行。真的心性到位,邪恶真的无空可钻。

3,做了一段证实法的事,没出什么事;或认为自己正念强,为证实法做了很多事,生起了欢喜心,认为当地很平静,因此对邪恶掉以轻心;只看到了表面,忽视了背后的邪恶,忘记了师尊的告诫,邪恶时刻都在虎视眈眈。再有,不能做到理智清醒,或认为快结束了,从而掉以轻心。

4,对待讲真象的事不够严肃。时间一长,在心态上象做常人事一样,流于形式或按部就班。要知道,我们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特别是传播真象时,都是神在行事,无比的严肃,众神都在看着,邪恶也在看着,稍不严肃,旧势力就认为不合格,邪恶就要钻空子“考验”。想一想,救度众生是多么大的事,怎敢轻慢?一张传单的随意贴歪或扔弃。别看是小事,他却体现出一个修炼者的心态。

5,学法静不下来,满脑子讲真象的事或同修的事。这样等于白学,也很难用法指导心性,长期停留在一个层次。还自以为对证实法很用心。甚至表现出很强的显示心,做事心。平常做的很好,关键时一塌糊涂。本质上不作改变,人的东西一大堆,再多的机会也很难过去。

6,同修在切磋中,特别在和刚走出来不久的同修切磋中,老学员往往大谈自己的认识,甚至谈得人家心驰神往,自愧不如,有意无意中把学法不深的同修引入自己的认识范畴。不是引导同修如何学好法,在法上提高认识,而是无意中引导认同自己的认识,实际上也是另一种形式的证实自己。不管你自己在某件事上认识得如何正确,也不过是自己所在层次的那点认识,法才是全面无漏的。前不久有个同修被抓,关键时想不起法要求的应该如何做,而想到的尽是经常在一起切磋,她认为修得好的同修让怎么做。当然帮助同修是对的,这里主要是说,平时在切磋中,要把学法不深的学员引导到法上,共同在法上提高,而不要引导到个人认识上。

7,同修间有间隔,特别是一些老学员,不能够正确对待同修的不足,对指责自己的同修,嘴上说宽容,实际上心里放不下,成见很大,甚至大到不把对方当同修的程度。其实不就是一段时间内的摩擦吗,反映出来的不正是人心吗?这样认识别人不也是自己的心性反映吗?他(她)象不象修炼人由师父认可,我们有什么资格否定别人是修炼人呢?争论起来好象都从法中找理由、指责对方,却不能真正的以法为师冷静下来深找一下自己:为什么自己这样?为什么对方老在我面前这样?当然有的同修通过争论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得到提高;而有的却越来越觉得自己“认识正确”。还有的同修老盯着别人的错不放;认识不到是强烈的执著。修炼中的人哪能无过呢,甚至是很严重的。真正在法中修炼的人一定会不断认识到自己的不足,越修越正。为什么就不能面对面的善意的互相沟通呢?为什么总愿意和谈得来的同修或接受自己意见的同修一块交流呢?人家都赞同你,没有矛盾,长此下去你怎么提高呢?为什么别人一说到自己就心中不平呢?你动心了不恰证明你有这个问题吗?当你反过来说善意指责你的人在造业时,是不是在掩盖一种什么心哪?(或心中不平的心)是不是过去在常人中好强好胜的心还在起作用啊?不静心找自己,还反过来用法来反驳别人。以上的种种情况,不都起到了整体间隔作用吗?谁高兴?魔高兴。天天说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而自己被旧势力利用着还浑然不知,还在坚持着自己的“正确”,其实不是已经很不正了吗?这不是在整体上让邪恶有机可乘吗?同修的被迫害你能说你没有责任吗?

8,听到同修被迫害时,否定邪恶的正念不足。表现是麻木,无奈。平时也经常讲整体协调,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可关键时行动不积极,有的互相指望,甚至根本就没有“迫害他就是迫害我”这一念。甚至有的经历过魔难、深知魔难中的痛苦的同修也不甚积极。再加上怕心。还有的只是埋怨同修有漏,无形中加强了迫害的场。如果被迫害的同修不是一个片的或不认识,就不太关心。其实正法修炼中的方方面面都体现着一个人的心性,关键时能不能为法和为别的生命负责,够不够一个新宇宙觉者的标准。当我们遇到一件事,或听到某个同修被迫害,我们首先想到的应该是,我为同修、为证实法这个整体应该做点什么;大家都这样想,都这样努力,不就体现出整体的力量了吗。

最后,建议开封一直走在证实法路上的同修,在走正修好自己的同时,多和刚走出来的同修在法上切磋交流,使每一个同修都走正,走稳最后的路,完成救度众生的使命。

以上只是个人一点认识,难免偏颇,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