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加达少女茹碧的故事


【明慧网2005年6月10日】19岁的青春少女茹碧(Rubby)是印尼外劳,三年前来台湾打工,上个月回雅加达了。临走前的两个星期,茹碧知道了法轮大法,并且她带着《转法轮》,回到阔别三年的出生地洪扬大法。

三年中,茹碧白天在主人家里负担一切家务,晚上再到主人经营的休憩餐饮店帮忙,平日固定可休假之日,主人替她找了几户人家打零工,负责清洁、打扫、洗、烫衣服等差事,赚些额外收入。

我们炼功点一位同修,每星期固定一天请茹碧帮忙整理家务。五月十几号的一个礼拜天,茹碧来了,对这位同修说:“老板(很可爱的腔),你们家三楼,有一天有好亮好亮的光,光都跑到窗户外面。”

同修很好奇,于是慢慢听她说,并一起上到三楼。同修的大法丛书都放在这个房间,茹碧说,去年九月一天,她在此打扫,一阵风把原来在桌上竖着放的《转法轮》吹倒在桌上,一道光从书里冲出来,满屋子好亮好亮,她说她吓一跳,匆忙跑过去拿起书翻开看看,里面没什么呀!这时,同修告诉她,这是一本宝贵的天书,一本修炼的书。同修开始向茹碧介绍大法与慈悲普度众生的师父。

茹碧说她想看看师父,当她看到书中师父照片,直说师父好帅啊!好好看啊!好亮啊!又翻到法轮图形,她说都在转啊,外面的在转,里面的在转,中间也在转。茹碧忽然想起:在看到光的那天晚上,她半夜两点醒来,看到窗户外面,一个大大的东西一直转,一直转。一连三个星期她都看到,原来就是这个法轮!

同修利用茹碧在她家最后三次工作机会,大略的教了她五套功法,并让她一边工作,一边听师父的讲法。茹碧问同修,为什么师父除了说中文还会说英文,她说她都听得懂。

这一下显得时间更紧迫了,同修赶忙到辅导站,看同修能否帮忙,请得到印尼文的《转法轮》。太玄妙了!同修真的拿出一本印尼文版《转法轮》,这位同修太感谢了。

茹碧将她的《转法轮》抱在怀里,高兴莫名。当晚她睡不着,连续几晚都睡不着,就起床读法。她说晚上没有睡,但觉得身体好舒服、好轻松。有一晚茹碧读法时,在书上看到师父在对好多好多人讲话,一下子就没了,但耳朵里却听到师父说了四遍:元贝(译音)。书页上还出现了印尼文“元贝”字样。茹碧问“元贝”这是什么意思?同修可被问住了,不知!后来在一位台北同修的帮助下,发现“元贝”是一个地方,离雅加达不远。这也许是茹碧将来洪法的地方吧。

我们三位女同修安排了一点时间教茹碧炼四套动功。茹碧又告诉,她另一个“老板”王太太的家也有好多这样的书。一天,我们三名同修驱车拜访了王太太。王太太夫妇得法五年了。王太太说:有好几次,在她家,在她车上,茹碧一听到放“普度”“济世”的音乐就说,不要放!她要哭,她好想家,好想家。我想,那是茹碧的主元神知道,离开家已经是多久多久不可数的岁月了。我们正谈着,茹碧从楼上轻巧的跑下来,跟我们打了招呼。

在茹碧最后一次做清洁工作时,我们又挤了二十分钟时间,把“神通加持法”让她尽快学会,她非常用心,静静的看,跟着动作。她的炼功动作非常庄严、漂亮,似乎她的主元神全神投入的学着。我心在感动,当同修教她说“法轮大法好”时,茹碧说:“我知道法轮大法,但不是你们教我的,我早就看到了,眼前就有英文的‘法轮大法’。”

仅有的两三次见面,仅有的一点点时间,我们深怕漏失了哪一样当前最重要的与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有关的一切,“九评”也尽可能的说明给茹碧了解,同修把”小蜜蜂”让她带着,其他同修为她准备了师父教功图卡、各种VCD、DVD……

茹碧临行前的晚上,我们为她送行,将每天发“正念的时间”写好交给她,为她带上一枚法轮章,茹碧的大眼睛闪闪发光,她知道,非常肯定知道,她回去要洪法。她还说,她洪法忙不过来时,叫我们一定要去帮忙。

我们与茹碧互相挥挥手,拥抱了一下。我转身仰望长空,心里涌起了一首师父的诗:

天门已开

佛恩浩荡度众生
再造乾坤大法来
洪愿穹体天地固
正微正洪正三才
世人能醒正念出
万古天门从此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