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救了我

【明慧网2005年5月16日】

* 个性固执、被谎言欺骗

我是大陆的一个农民,今年59岁,日常靠种田和做木工活过日子。我向来个性固执,加上念书少,文化知识很狭窄,不管什么事情,只要自己认为对的,就谁也说服不了我,为此,乡亲们还特给我取了一个外号“檀树桩”,意思是犟起来象树桩一样谁都拉不动。

法轮大法在1999年以前传到我地时,附近有部份人开始学炼,我因为道听途说“炼功后不吃药就可以治病”等说法,根本不了解真实情况,认为历来有病只能靠吃药、打针才能好,更不知道修炼大法要修心重德的道理,所以一直跟着那些不明事理的人瞎谈论。

1999年7.20以后,我更加相信电视上讲的都是对的,同时,还以为自己有远见,就糊涂的跟着反对大法。我堂兄弟几乎全家都修炼大法,我妻子的侄媳妇和内兄也是炼功人,他们都告诉我电视上说的都是谎话,完全是诬蔑。为此,他们去了北京证实大法,却遭到绑架、游街批斗、抄家、罚款、劳教、判刑等迫害。我不但没有安慰他们,反而骂他们傻,不应该跟政府作对,对他们的脸色也是冷若冰霜,他们却耐心的跟我讲大法如何好,坏人反对大法是坏人的恶毒,并且指出江××是出于妒嫉才进行诬蔑法轮功创始人及残酷迫害大法学员的,劝我分清好坏是非,千万不要上当受骗。我却在内心里笑话他们愚蠢。由于自己的固执,在邪恶谎言的欺骗下,充当了帮凶。

* 恶运降临,谁能救我

2004年5月,我感觉到下颌部位有异样感觉,吞水有痛感,医生刚开始说是发炎,经吃药打针仍未见好转,多处就医,结果相同。到了7、8月份后痛感加大,到市医院也未检查出病因,后又到省医院检查确诊为晚期恶性鼻咽癌。这真是晴天霹雳,妻儿子女都惊呆了,但怕我接受不了,强打笑脸和医生合计不对我说实情,只说是炎症,住院治疗就可以好转,但她们那种担心的脸色却遮不住内心的忧愁。

在此期间,本地乡亲、亲戚朋友、甚至平时很少往来的亲戚都来看望我,劝我安心养病,我预感到大事不妙。后又到另外一个省城的军医院检查,结果相同,又返回本省肿瘤医院治疗。期间,病房里住的绝大多数都是医院判了期的“死刑囚”。白天病友们相怜苦笑,黑夜都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泪水涟涟。亲人、家庭、青山绿水、田园住宅等还能留住多长时日,正如“叹空歌”中的“天也空、地也空、人生到老一场空”的哀伤感,更害怕疼痛难当受活罪的折磨。

天哪!谁能救我!

* 佛法无边、普度众生

就在万分痛苦的时候,曾经被我极度冷淡的堂兄弟多次来看望我、安慰我,并说大法师父能救度一切众生,真心修炼大法能神奇般地祛病,并指出由于我的固执、偏见被邪恶利用,虽然说了一些不好的话,只要能从内心真正的明白过来,大法师父会最大慈悲的对待一切。他把大法书念给我听,还讲了一些因修炼大法后身心获得了健康的真实例子。

我的心开始动了,难道以前都是我搞错了?联想到本地的大法弟子,许多以前都是体弱多病的人,又被江氏政府作为“顽固份子”进行残酷迫害,但个个炼功人都身强体壮。五、六十岁的老人都是本地种田收粮万多斤的能手,而且他们在社会上处处做好人,纳粮交税从不拖欠,时时助人为乐、与人为善,其高尚品德由衷的让人敬佩。尤其是本村本组的湘大婶,炼功以前体弱多病,三伏天也要戴个绒帽子挡风。她在2000年3月份因进京上访,回来后在本地被绑在车上进行游街批斗,大冷天被脱得只剩一件内衣遮体,披头散发、风吹雨淋,不但没感冒,反而从这以后,不管什么天气,再也没见她戴帽包头了。邻组一段公路无人管理,她却拿出女儿过年时给她的钱,请人修路辅沙。这些发生在我身边的事实,令人看得见,我再固执也无法否认。但我又想,他们早就修炼有师父管,而我不但没炼,还说了许多抵触的话,大法师父不生我的气就不错了,还能救我吗?因此内心非常矛盾。

堂兄弟看透了我的心,就认真的给我读法。我终于明白,原来师父的洪大慈悲不计我们过去的错,只看我们对大法的真正态度。最后,我下定决心,改变固执偏见的个性,不再受邪恶谎言欺骗,从新认识大法。就这样,我开始走上了修炼的道路。

我患的是绝症,现在世界上都没办法医治,加上自己刚学法,领悟很浅见,而且医院诊断我活不过2005年的2、3月份,所以出院不久,经常疼痛。开始炼功时,我边吃镇痛的药,边学法炼功,只是感觉比医院舒服,其它没什么体会。大约炼功一个星期后的一个晚上,我梦见自己脸上脱了一个壳,拿在手上好象电视上做广告的面具,我左腮上有一颗胎生的黑痣,非常明显,在梦中的面壳上,这颗黑痣的地方是一个黑孔。

我醒来后讲给别人听,都觉得很奇怪。堂兄弟说:这是师父管你了,给你安排了今后人生的修炼道路。他让我自己去看《转法轮》第216页就知道了。当我读到这一段法时,泪流满脸,慈悲的师父真的慈悲众生。我就把镇痛消炎的药丢进泥坑,专心修炼大法。“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个真经,我是深有体会,从此,我的变化非常大,许许多多难以用语言讲得出来的奇妙感觉,我实实在在感受到了,身体日益强壮,连胎生的黑痣也不翼而飞。我又开始重新进行体力劳动,对一个勤劳肯做、刚刚经历过生命中可怕恶梦的人,这是一件多么幸福、喜悦的事啊!还有许多不可言喻的奇妙感受,我不细说了,只有亲身体会,才会知道无边佛法的殊胜、伟大。在此,我非常、非常感谢师父救了我。

我现在修炼大法才三个月的时间,由一个绝症病人重获新生,面对着现实生活中还有许多人依然被谎言欺骗,我怎么能无动于衷呢?我要把亲身感受告诉世人:大法是度人的,师父的慈悲是洪大的!我以前曾经受谎言的欺骗对大法说过不敬的话,真是罪过!我现在真心忏悔,并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世人不要再跟着邪恶诬蔑、诋毁“真、善、忍”大法和伟大的师尊。特别是象我这样固执偏见的人最容易受邪恶欺骗。

有人说你病好了就在家里炼,不要去张扬,免得惹麻烦!看起来挺关心我的。但我想:如果大法弟子得了好处,都偷偷的在家炼,那又谁来告诉我真象呢?我又怎么能因祸得福,修炼大法祛除绝症呢?难道我按真实体会告诉别人,使别人也受益不是应该的吗?比如一个医生、一个医院治好了疑难古怪的病人,别人问那病人你在哪治好的,这个人不应该告诉别人吗?

我平心而论应该将自己的真实情况告诉世上的人,使大家都来得福报,才符合大法善的标准。同时我也稍明白大法弟子为什么身受迫害还要去讲真象的意义,我原来认为“傻”“跟×××作对”是错的,其实傻的不是大法弟子,而是我自己。我现在讲真话,也不是跟谁作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