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艳香被秦皇岛市610、公安和唐山开平劳教所迫害的事实


【明慧网2005年6月12日】河北省秦皇岛市大法弟子李艳香,多次被秦皇岛市610和公安不法人员关押、狠毒的折磨,2000年底,被非法劳教,在唐山市开平劳教所遭受在雪地里吊树上、绑死人床灌食,造成胃粘膜脱落、肚子胀得象大鼓。

李艳香,女,40多岁,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亲身受益,许多不得其解的问题在法轮功中找到了答案,多年的胃病、风湿性关节炎、肩周炎、腰痛、贫血、脑神经痛等多种疾病,通过修炼法轮功,全部消失。她明白了人生的真谛和生存的价值,改掉了许多不良习惯(抽烟、喝酒、赌博等),了解她的人都说她修炼前后判若两人。

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李艳香怀着对国家领导人的信任,先后4次去北京上访、证实大法,4次被超期非法关押, 信访局变成了公安局。有一次在天安门派出所,被五个武警毒打一个多小时后关入了大院子里,后来被当地驻京办事处恶警劫持到办事处,又遭到恶警毒打。恶警打完后强制她戴着手铐,不让她吃饭,把身上仅有的80多元钱搜去,装入自己腰包,然后把她劫持回到秦皇岛第一看守所。

刚一到看守所,李艳香就被关入了小号。那里关押的都是死刑犯、重刑犯,当时的牢头张艳风十分邪恶,在恶警的指使狠毒的折磨大法弟子,犯人们把笤帚、脸盆打坏了好几个,把皮鞋都打坏了好几只。她们拳打脚踢,揪住大法弟子的头发使劲往墙上撞,撞的墙“咚咚”直响;打累了就用冷水往大法弟子身上浇。冬天,她们强迫大法弟子脱掉袜子、鞋子,站在水泥地上,有的冰得手脚抽筋,拉肚子。恶警还给大法弟子戴背铐,两个胳膊反捆,前边一个,后边一个胳膊,好几天也不给放开,胳膊肿胀,鲜血直流,疼痛难忍,有的大法弟子昏死过去。每天不是打就是骂,大法弟子生活在恐怖之中。当问犯人为什么这样对待大法弟子时,犯人们说:因为她们是法轮功,领导指示这样做。

上访是《宪法》赋予公民的基本权利,信仰自由,可是在中国只要是炼法轮功的就被抓。单位怕受牵连,领导给李艳香施加压力,强迫她在工作与修炼法轮功之间做出明确选择。在李艳香被非法关押期间,单位开除了她的公职。

2000年10月27日,李艳香第4次去北京证实大法,在被非法关押了20多天的日子后,被非法判3年劳教,劫持往唐山市开平区劳教所加重迫害。家里剩下两个未成年的孩子和残疾的丈夫,还有一个卧床不起的公爹,使本来就十分困难的家庭雪上加霜,精神上和物质上受到了很大的伤害,本来就有病的公爹听到这消息后,病情急剧恶化,病倒后再未起来,直至去世。

开平劳教所更加残酷,没有一点人身自由,吃喝拉撒都在不足二十平方米的房子里,不许与他人说话,每间屋子里都有包夹看管,洗衣、喝水只有一桶水。屋里吃,屋里拉,气味十分难闻,再加阴暗潮湿,许多大法弟子都染上了疥疮,痛痒难堪,昼夜不能休息。在这种不公证的待遇下,大法弟子绝食抗议,大法弟子们高声喊“法轮大法好”,遭到男恶警强行扒掉衣服在雪地里吊在菜园子的柿子树上,脚不能着地。有的被恶警用电棍电的毁容,然后被藏到一个小屋里,不让与他人接触。抚宁县郝健玲被电的已毁容,关小号不让她见人。有的在柿子树上被吊长达十多个小时,有的手脚冻破了,不能走路。恶警刘丽英拿着电棍挨个电,用竹板打大法弟子的脸,打完后还不让说,说了迫害的比这还残忍。

为了达到不让大法弟子炼功的目的,恶警中队长周俊明指使犯人用束缚带(一种专门用来捆绑、吊大法弟子手脚的长带了,是用帆布做成的)吊打张家口市杨淑兰、高玉珍、闫凤英等多名大法弟子。恶警周俊明指使犯人扒光大法弟子的衣服,侮辱性的毒打大法弟子的屁股,有的被打得皮开肉绽,血迹粘在衣服上,有的被打得呈黑紫色,都不敢坐下,蹲站起来都非常吃力,并且恶警还逼她们写不炼功的保证,如果不写就一直在黑暗潮湿的过道里(怕别人看见)罚站。

在劳教所,有的大法弟子绝食绝水长达半年之久,少则十多天,恶警们强制大法弟子们军训走正步,绝食的大法弟子没有力气走正步,就被关入一间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屋子里反绑在窗户上吊着,然后打开窗户,寒风刺骨,扒掉衣服,脚不着地的这样迫害、毒打、关小号。

对于绝食抗议的大法弟子,恶警用酷刑灌食,绑死人床灌食,让不懂医学的犯人灌。有一次,李艳香不配合邪恶们的灌食,五、六个恶人把她按在椅子上强行灌。当时,李艳香的眼泪直流,呕吐不止,管子插了好多次也未插进去,邪恶之徒叫喊着:我就不信插不进去!捏着鼻子,强行把塑料插了进去。拔出管后管子上带有半尺长的血迹,李艳香当时吐了不少血,从此以后她的胃粘膜脱落,患有胃胀、胃痛,肚子胀得象大鼓,按都按不动。在大法弟子们一再要求下,先后四次唐山市工人医院检查,但劳教所隐瞒病情,不告诉他人,可是就是不放人。

由于劳教所的环境极差,每天还要遭受精神的迫害,李艳香的病情越来越重,全身无力,每天都得用人扶着走路,恶警闫红丽狂叫让人放开她,逼迫她自己走。刚放开,李艳香就昏倒了,全身抽得球状。恶警闫红丽看见后,不但不住手,还连着打了李艳香三个嘴巴子,说她不服管教。找来医生,强行把李艳香绑床上成大字形,她的脸色苍白,汗流满面,加上她身上长满疥疮的她不能抓,不能挠,十分痛苦,生命垂危。可是邪恶的她还说是装的,叫喊着:死了也没事,有什么大惊小怪!

2001年6月里,劳教所办起洗脑班,邪悟者从高阳劳教所里学来了整人的所谓“转化经验”,她们不许学员睡觉,少则四、五个人,多则十多人围着一个人,灌输邪恶毒素,并体罚、毒打不服从的人。在学员神志不清时,邪悟者写好后让学员在上面签了字,按手印,达到他们向上报的目的。李艳香被邪恶钻了空子,做了不该做的事。李艳香郑重声明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要求的全部作废。

在被强制洗脑的日子里李艳香失去了人生的意义,又添加了心脏病,脚痛得不能走路,胃痛、胃胀不能平躺睡觉,每天只能半身躺或半卧式,疥疮也越来越严重,喘不过气来,呼吸困难,身体变得不像人样,痛不堪言,一年之久。本来生活艰苦的她,又花费了7百多元的医药费,解教时,因家里没有钱支付药费,邪恶不放人,没办法只得向别人借的钱,这才放人。

在这里,再次劝告有关不法人员,拿出你们的正义、良心、人性,不要再追随江××之流践踏法律,赶快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犯罪,给自己留条后路。善恶有报是天理,迫害好人的人一定没有好下场。

唐山市开平区劳教所
男恶警:劳教所管理处:陆海存,李强(副处长)、王建忠、赵某(管理处处长)
狱医:王洪利
女恶警:周俊明、闫红丽、王平、张文君、刘立英、李浩一、杨海风、杨艳、葛亚敏、王燕、赵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