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秦皇岛市一个普通家庭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

河北省秦皇岛市一个普通家庭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12月29日】在河北省秦皇岛市有一个普通的家庭,有五人修炼法轮大法。在1999年7.20以前,一家人按“真善忍”做好人,家庭矛盾少了,欢笑多了,老人因为修炼法轮功全身的疾病都不翼而飞。

父亲原来有腰椎盘突出,腰疼起来就瘫在床上不能动;母亲没有工作患老年气管炎,每年的医药费都得几千元,可是多年都医治不好。这给本来就不十分富裕的家庭带来很大的经济负担。

自从修炼了法轮大法,70多岁老两口原来的老年气管炎、腰椎盘突出都好了,近九年来一分钱的药费都没花过,家庭和睦、儿女孝顺,而且没有上过一天学的母亲能够通读《转法轮》

2001年8月,老人突然得了脑血栓,嘴歪了,一只手不灵活,又发烧、又拉肚子,没吃一片药,可是五天后,竟然和孩子们一起去海边了。当时不修炼的女婿就在身边,看到了大法的神奇,他更能理解自己修炼的妻子了。以后老人跟所有的亲朋好友都说:法轮大法太好了。女儿原来体弱多病也神奇的好了,而且脸上的妊娠斑都消失了。大法的神奇在这个家庭中都展现出来,使他们全家对大法更加坚定了。

可是,残酷的镇压给这一家人带来巨大的痛苦和灾难。

小儿子毕久民,男34岁,毕业于石家庄铁道学院。父母含辛茹苦从农村把他供到大学毕业,参加工作。邪恶的镇压开始后,因为毕久民曾当过秦皇岛辅导站的副站长,单位要求他在工作与修炼之间选择其一,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修炼,并在99.7.20去北京为法轮大法上访。1999年8月底,毕久民新婚后几天就和妻子骆志远再一次去北京证实大法。此时家里承受也很大,派出所多次到家里找人、抄家,文化路派出所(原为人民里派出所)、文化路居委会常到家骚扰,老两口担惊受怕,经常在半夜被惊醒。

毕久民和妻子从北京被公安非法抓回来后,都被非法拘留一个月。毕久民在秦皇岛第二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遭受胶皮棒毒打致昏。大约在2001年10月,毕久民再次被邪恶绑架到秦皇岛山海关小湾洗脑班。当天毕久民正念走脱,在外流离失所数月。

女儿毕艳珍,40岁,毕业于河北保定银行学校,是秦皇岛市工商银行的一名会计师,品学兼优。毕艳珍工作出色,曾经给工商银行挽回近20万元的贷款损失。

在这场邪恶的镇压中,毕艳珍是这一家人中遭受迫害最严重的。在1999年7.20 就因为她负责每日教功、拿录音机,被非法跟踪、多次被红旗路派出所、开发区公安分局非法传唤。就在母亲家被抄的时候,毕艳珍因为去市政府上访被非法传唤,每天到开发区公安分局报道,后来因为去北京半路被劫持到秦皇岛某宾馆监视居住(当时她丈夫正出差,年幼的儿子不在家),精神压力很大。1999年10月,毕艳珍因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山海关看守所拘留一个月后又送洗脑班。因为拒绝放弃修炼,毕艳珍被单位停止工作。后来毕艳珍又被秦皇岛市红旗路派出所刘志纯等非法从家中绑架到秦皇岛第一看守所,拘留15天,期间遭受犯人、警察毒打,被戴背扣。

2000年,毕艳珍再次去北京为法轮功陈诉冤情,被非法超期羁押长达4个月,期间遭受第一看守所管教、犯人刘艳、林霞等的毒打。恶警在勒索了一万元后,还要求她写不炼功、不去北京的保证书。由于没有放下执著,毕艳珍写了不去北京的保证。6月后出来,毕艳珍发现自己错了,于2000年7月,毅然走上了天安门广场炼功,之后被非法关押在北京通县看守所、河北香河看守所,期间遭受毒打、电警棍等酷刑折磨,后来被非法关押在秦皇岛第二看守所,10天后被非法送河北省唐山市开平区劳教所劳教三年。在劳教所毕艳珍受尽了残酷迫害,9个多月,她只有3个月吃饭。在2001年1月16日至19日的劳教所对大法弟子的血腥镇压中,毕艳珍正绝食,被吊在柿子树上长达10多个小时。2001年6月,毕艳珍被迫害的心力衰竭,由原来的120斤只剩下大约70斤,奄奄一息时,才被无条件释放。毕艳珍刚从劳教所出来,秦皇岛市610就指使市公安局二处周连国等和秦皇岛市工商银行单慧娥、宋金川等多次来家里骚扰。

2001年12月,毕艳珍身体还没恢复好,又被秦皇岛市一处恶警俞晓军绑架非法关押在秦皇岛第二看守所,家被抄,家里的“爱华牌”录音机被当作所谓的“作案工具”没收,法轮大法师父法像、香炉、香、法轮大法书籍被抄走,皮包里的180元钱和20元的邮票被恶警抢走,恶警因为毕艳珍在唐山开平劳教所写的揭露迫害的文章被明慧网发表报复她。第二天由于毕艳珍父母、丈夫等家人的抗议,没能把她送劳教所,于是恶警在第三天没有通知家人的情况下,第二次非法送毕艳珍到唐山开平区劳教所。在劳教所18天18夜不让睡觉,她再次绝食绝水,100多邪悟的人轮流转化她,为了达到让她吃饭并转化的目地,邪悟的人给她跪一圈。一个月后,被迫害得不行了才让丈夫接回。

2003年6月,只是因为被抓的同修说认识毕艳珍,毕艳珍就被红旗路派出所和海港区一科非法关押在第二看守所,五天后第三次绑架到唐山开平劳教所,因身体不合格,当天被放回家。

2004年11月10日,她再次被秦皇岛海港公安分局吕平、国保大队俞晓军等半路绑架,并抢走了她的皮包手机等,直接到她家非法抄家,几乎所有的屋子都翻遍了,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籍等被非法抢走,把她非法关押到秦皇岛第二看守所。在非法审讯期间,秦皇岛国保大队的俞晓军竟然说:“我不炼法轮功,我可以不说真话……”海港分局的国保大队科长吕平还威胁毕艳珍:如果不交代,她丈夫就是同犯,他的党员、领导工作都受影响。而且还说要到学校找孩子的老师等,让她为家人想一想。在第三天,秦皇岛610国保大队和海港公安分局在没有通知家人的情况下,把她非法送开平劳教所加重迫害。毕艳珍被酷刑输液、野蛮灌食,被迫害的奄奄一息,心脏病、肾功能衰竭,神志不清时,由秦皇岛海港公安分局亲自去人,带其丈夫把她从唐山市开平医院背回。

据说邪恶后来又到她母亲那儿骚扰,而且因为她的情况被明慧网报道,610还给她丈夫打电话,丈夫看到妻子一次次被迫害的生命垂危,岳母因为承受不住打击病倒在床上,自己工作很忙,儿子没人照顾,义正辞严的对恶人说:“人都快被你们迫害死了还不许说话!”恶人说:炼功就违法。他回答说:做好人,哪里违法了?!恶警殴打、酷刑折磨我妻子才违法!

以上是河北秦皇岛市修炼法轮功一个普通的一家人的遭遇,像这样的例子在秦皇岛市还有很多很多,法轮大法弟子和他们的家人都承受了精神和肉体的迫害。在秦皇岛临河里小区于淑云一家有8口人修炼法轮大法,其中有3人(于淑荣、于淑梅和她女儿赵春玲)被非法劳教、1人(余淑荣的丈夫魏起山)判刑、余淑云被多次绑架,当时因为有一个吃奶的孩子才幸免于被劳教,未成年的孩子被警察拘留,70多岁的老太太在天安门广场被恶警当胸踹了一脚,差点背过气去。在中国大陆这样遭受迫害的家庭就更多了,有1000多人被迫害致死,无数人致残、致伤。然而这一切却发生在如今的中国,而且在利用着中国人自己人整自己人的内斗方式在运作着,真是邪恶至极。

同胞们,善良的人、还有良知的中国人,当你们看到自己的同胞只是因为一个信仰、一句真话就遭受如此非人的迫害,您做何感想呢?赶快觉醒吧,快来了解法轮大法真象,你不觉得邪恶的造谣荒唐并且矛盾吗?一会诬蔑法轮功学员都是“自杀升天”,一会又诬蔑法轮功学员有政治目的,要夺政权,60多个国家人都在炼法轮功,怎么从来没有自杀的事,也没有说要夺政权呢?

我们希望更多的可贵的中国人能够觉醒,能够了解法轮大法真象,不要被江氏一伙的邪恶谎言欺骗,那些610和公安人员也不要违心的再充当工具了。五年的迫害,你们应该知道真象了,多听听大法弟子的劝告,他们是为了你们好,要相信人做了坏事一定要偿还的。如果了解了大法弟子都是好人,知道大法好,还在被动的参与迫害就是明知故犯,罪更大,执行公务绝不是理由,更不应该成为迫害好人的借口,作为一个人做事首先应该辨明是非,为什么你们迫害大法弟子不敢公开呢?其实你们非常清楚你们做的事不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