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对法轮功心存疑虑的朋友们


【明慧网2005年6月13日】近日在网上看到某些关心中国的民主和法治的朋友对法轮功的疑虑。这些朋友都反对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我在此深表谢意。本文只想就某些朋友的疑虑简单的谈谈我个人的想法,与各位探讨。

1)以台湾法轮功为例

台湾和中国大陆同属中华文化,目前已步入民主社会,在台湾有大量的法轮功修炼者。他们和社会的互动是非常和谐的。他们曾经向中小学教师介绍法轮功,也曾到监狱向服刑人员介绍法轮功,在各大学也有自己的团体。法轮功修炼团体和政府没有发生过任何冲突,和其他政治和宗教团体也没有发生任何冲突,和媒体也没有任何冲突,和当地的法律也没有任何冲突。

台湾的法轮功修炼者中有引车卖浆的劳工阶层,也不乏商人、专业人士和教授等有影响力的人,但法轮功团体从来没有介入台湾的政党政治。在大选期间,修炼者个人有自己的选择,但是法轮功团体从来没有偏蓝或偏绿。对于统独问题,法轮功团体也完全没有介入。

有理由相信,在将来步入民主社会的中国,法轮功的存在情况应该和目前法轮功在台湾的存在情况相似,和社会、政权、以及其他团体良性互动,互不干涉。

2)尊重法治

法轮功在台湾、欧美、澳洲等法治社会,从来都尊重当地国的法治,和当地国的警察互相尊重,可以说法轮功团体在民主社会是绝对尊重法治的。这是因为在法治社会,公民都有充分的信仰、言论和集会的权利,法轮功学员可以参与创办媒体,可以合法的集会、游行。如果政府高官限制他们的权利,他们可以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己的权利,如近期澳洲法轮功修炼者把外长唐纳告上法庭就是一例。如果他们认为受到媒体诽谤,也可以控告媒体。

可是大陆并不是法治社会,民众被剥夺了信仰、言论、集会的权利。当法轮功被官方媒体攻击的时候,他们没有任何发声的渠道,更不要说创办自己的媒体,控告官方媒体也不可能得到公平的对待。他们只能集体以和平方式到官方媒体去澄清事实,以维护自己的名誉和尊严。99年迫害发生后,他们因行使宪法赋予的权利,被酷刑折磨、被血腥虐杀、被诽谤诬陷,他们不得不地下集会,不得不通过散发传单等方式揭露迫害、澄清事实。这些都不是不尊重法治。

真正不尊重法治的是贪污腐败、残民以逞的中共当权者。中共不遵守自己制定的法律,还制定一些非法之法迫害民众,他们对法律的蔑视和玩弄与纳粹无异。在这种本来就没有法治的情况下,我们无法责备民众不尊重法治。

3)对李洪志先生的尊敬

法轮功修炼者都很尊敬李洪志先生,但是这和专制毫无关系。法轮功没有强迫任何人崇拜李先生,没有强迫任何人修炼法轮功。其他人可以敬仰天主教宗、可以崇拜耶稣基督、可以崇拜释迦牟尼。李先生没有用任何强制的手段约束任何人。法轮功修炼者遍布各阶层,有正常的家庭生活、社会交往和本职工作,自由的获取各种信息,不受任何人身和利益的约束,来去自便。也就是说,即使在修炼法轮功的人群中,也没有任何强制手段。

在民主社会,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信仰和自己所崇敬的精神导师。但是在大陆,中共当权者强迫在校学生学习马列,把法轮功学员绑架进洗脑班进行熬鹰式的洗脑,这才是专制。

宗教一词有多种涵义。法轮功不认为自己是宗教的一个原因是因为历史上很多宗教走入政教合一,法轮功认为这种做法是错误的。

4)媒体的倾向性

大纪元等媒体的员工很多是法轮功修炼者,他们对文章有自己的取舍,这和专制也毫无关系。法轮功没有禁止任何人办媒体,也没有禁止任何人在其它媒体发表自己的言论。任何媒体都有自己的倾向性,美国媒体中,福克斯电视台偏右,而洛杉矶时报偏左,他们的取舍标准也不同,但是在民主社会里,他们可以同时存在。

在民主社会里,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喉舌,可是在中国大陆,只有中共垄断了所有的媒体做为自己的喉舌,这才是专制。

在很多海外中文媒体都受到中共影响甚至操纵的情况下,有大纪元这样不屈服中共压力的媒体是中华之幸。我相信大纪元的编辑们对所有崇尚民主和自由的知识份子都是尊重的,大纪元和各位君子不妨求同存异,造福于中国社会。

5)评价中共和退出中共

中共在大陆的血腥统治造成数千万无辜中国人的非正常死亡。民众有权对中共进行评价和谴责。退出中共是不与罪恶为伍,是不合作的表态,而且退出者可以用化名,也没有被迫害之虞。《九评》和退党没有呼唤流血暴力,没有对中共党员喊打喊杀,没有仇恨和报复。《九评》和退党是对中共的谴责和不合作,是帮助普通的党员了解中共的罪恶,不与中共合作。这对中国应该是件好事。

中共目前还在残杀百姓、贪污盗窃,中共从来没有与任何民间团体和异议人士进行过谈判,只有关押、判刑、摧残、虐杀。与中共妥协是无法进行的,就如同犹太人无法和纳粹妥协一样。

6)和平抗暴的健康力量

法轮功修炼者以血肉之躯不屈不挠的反对这场血腥迫害,这种对自己权利和尊严的维护不同于中国人几千年来的顺民模式。在此过程中他们没有使用任何暴力,也没有被仇恨所驱使,这种和平理性的抗暴不同于揭竿而起的暴力反抗模式。

法轮功不是民运团体或政治团体,他们所做的一切都围绕“反对迫害,讲清真象”这一主题,他们认为明白真象的世人将会有美好的未来。客观的说,如果他们最终争得自己的信仰、言论和集会的权利,那么其他的信仰团体和异议人士也会自动的获得同样的权利。他们向民众讲述遭迫害的真象,揭穿中共炮制的谎言,在客观上维护了民众的知情权,打破了中共一言堂的垄断。他们为突破网络封锁所做出的努力也使很多网络长城之内的中国人能够获得外界的信息。

海内外法轮功修炼者之所以做出巨大的付出,完全是因为超世俗的信仰。假如是为了世间的权势,他们不会走到今天。历史上政教合一的现象已经提供了很多反面教材,李洪志先生对此有明确的批评。所以在将来的中国不会出现政教合一。

中国大陆目前乱象纷呈,可是在这些乱象中找不到法轮功修炼者,贪污腐败没有他们,嫖娼赌博没有他们,商业欺诈没有他们,颓废吸毒没有他们。他们固然有各种缺点,但都在修炼中迁善改过。虽然法轮功无意于改造社会,但是法轮功在中国社会的存在有益于社会道德的回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