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女子监狱疯狂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十二)


【明慧网2005年6月14日】我现在仍然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女子监狱,其原因简单又荒唐,因为我不放弃坚信“真善忍”做好人。监狱本来是改造犯人的场所,而在共产邪党的统治下,却变成了迫害好人、教唆犯人继续犯罪的罪恶魔窟。哈尔滨女子监狱残害大法学员的恶行如果不身临其境,是很难想象的,充满了血腥、暴虐和欺骗,具足了共产邪党的一切习性,在这里我才懂得了什么叫警匪一家。

现在我就把我在哈女监所亲历的残害大法学员的酷刑记录如下,我写这些资料要冒着受酷刑甚至生命的危险,我想到哪儿写到哪儿,可能要零乱些。

哈尔滨的冬天都在零下二、三十度,可以说是滴水成冰,哈女监利用这特有的气候条件,发明了一种残害大法学员的酷刑:冻。

2003年到2004 年是哈女监最黑暗的日子,监狱有计划、有预谋的将各监区的大法学员拉到冰天雪地里冻,监狱不但勾结犯人一起残害大法学员,还动用防暴队迫害各监区大法学员。2003年11 月七监区将大法学员拉到外面冻的同时,还将戴背铐的大法学员关進没有暖气的水房里冻,连 64 岁的老人家宋秀玉也不放过。接着是五监区白天冻,夜晚逼大法学员蹲在雪地里。二监区将 25 名大法学员拉到寒风呼啸的北风中,干警、刑事犯穿得厚厚的,却把大法学员头发剪短,衣袖挽得高高的。8天后大法学员于秀兰双手冻黑,超期押小号4 个月。大法学员王艳被扒去棉衣、棉裤在三九天穿着单衣冻了整整三天。二监区25人被冻完后,又被电棍电。被非法关押在哈女监的大法学员没有没被冻过的,那种在冻、冷中上厕所还要挨骂受斥责的滋味儿,不是常人所能忍受的。

2003年折磨大法学员的主要酷刑是吊铐,5月七监区将李景伟、沈景娥等数名大法学员双手被用手铐子铐上,然后吊在双人床上铺的最高处,脚尖刚刚点地。5月13日上午我去走廊看表回到四组门口,犯人李波大声训斥我,我没动;她又上来使劲的推我,我要去找干部,几名刑事犯上来连推带骂,靠关系干轻活的犯人郭广英还打了同修宋秀玉老人。一会儿巡逻队队长王亚丽、七监区副监长崔艳领一群人進来打大法学员,郑洪丽被打得最重。我站起来要求反映情况,崔艳抬手就是两个耳光,王亚丽等干警将我吊铐起来,怕我和他们讲理用胶带封住我的嘴,王亚丽边在我衣服上擦手边侮辱我的人格。因为我个儿矮,被吊的身体悬空,心软的刑事犯看不下去,让我踩凳子,说我的手都黑紫了,时间长血液不循环双手会残废的,让我说点软话;但我拒绝踩凳子,我没有错反遭迫害,就是被吊死我也不能向不正的东西妥协。

监区干警怕一直吊着出事担责任,让人把我放下,改为背铐,且每天站到午夜12点。我被吊的原因很简单,犯人李波歪曲事实,说我要去二组看同修沈景娥,如果我去看沈景娥,为什么路过二组不進去,回到四组门口干什么?话又说回来,别说我没去看沈景娥,就是真的去看她,干警也没权力吊铐我啊!可在哈女监干警就是法律,就能一手遮天!监狱有许多象李波这样的犯人,靠小恩小贿供养干警,吃人嘴短,拿人手短,她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在这里没有正义,警匪一家。当时不许大法学员去超市购物,李波暗中花掉我们卡上的许多钱,几个月后我们才觉察。

2004年折磨大法学员的主要酷刑是上大挂。一监区给大法学员上大挂多达六、七次。5月7日,七监区集体对大法学员上大挂,也叫苏秦背剑,用手铐将手反扭过来,一手上一手下铐住,然后吊起来,十几分钟就将人吊昏过去,当时手腕就被吊裂。七监区陈云霞、缪晓露、李冬雪、王法娟等人被吊,一连几个月。王法娟被折磨的活动都困难,李冬雪的手被吊裂,胳膊抬不起来,一连几天,走路需人扶。陈云霞因闭眼睛第二次上大挂,两小时后被放下来抢救,医务人员都来了。我从车间回来去看她,她的头部、舌头发木,腿不好使,事后她告诉我:昏死前冷汗都出来了,太惨无人道了。

7月份,七监区又一次给大法学员上大挂,缪晓露、郑金波、郑红丽、李冬雪、孙桂芝、刘亚芹、韩兴丽等人始终没有屈服,又被铐在监舍的地上,一天24小时铐着,达四个月。

后来我被调到一监区,这是监狱树立人性化管理的典型监区,迫害大法学员的手段更残忍、没有人性,而且每次给大法学员上酷刑都是偷偷摸摸的。2004年12月21日、29日连续两次给关淑玲、陈伟君等多名大法学员用酷刑,干警勾结犯人先准备好药物、长针,用酷刑往大法学员的嘴上抹药,这种酷刑对人身心损伤极大。大法学员初庆芬在被上大挂后,行走困难,腰部以下受损严重,医院说她小脑萎缩,现在她去病号监区了。

在哈女监我已经数不清有多少大法学员遭遇酷刑,连六十开外的老人也不放过。2003年底七监区有一名六十多岁姓吕的老人被刑事犯踢得身体悬空后重重摔在地上,口吐鲜血。为掩盖丑闻,第二天就把她转到病号监区,在病号区她被干警打了几十个耳光。每个监区的刑事犯都有权打大法学员,刑事犯自己都没改造好,有什么权力打大法学员?一是有干警勾结,二是迫害大法学员受重用、得高分。刑事犯不但有权打骂大法学员,还有权随时拿铐子吊大法学员、搜大法学员的身。在七监区沈景娥、韩兴丽在办公室被肖林干警等围着打。

2003年初开始,大法学员只要不写“三书”、不转化,就被毒打、剃鬼头,遭受各种迫害。七监区李景伟被打了一天,一拨儿打完又来一拨儿,这一天已经记不清有多少男女干警打过她,直到打得她出现虚脱才罢手。

在哈女监《监规》白纸黑字规定不许骂人,可事实又如何呢?监控大法学员的干警骂大法学员,骂出的话,真让人难以相信那是人的语言,它们稍不顺心就迁怒于大法学员。2003年夏天,七监区几十名大法学员被刑事犯暴骂,犯人杨淑华是道长,“道长”是一个头衔,是干警的心腹。晚上,她挨屋骂,又在走廊破口大骂,足足骂了两个多小时,第二天早晨她又在监舍内一阵暴骂,她骂人的时候,值班干警象没听见似的,习以为常了。大法学员集体绝食抗议后,她才有所收敛。在哈女监,这种骂人的事很盛行。

在哈女监大法学员的地位最低,有时甚至不许购物、不许写信、不许接见,七监区的大法学员王文丽的家人为了见到她一次就给肖林科长送2000元钱。大法学员投進信箱的申诉都石沉大海,死刑犯枪毙前都有上诉和申诉权,而大法学员却没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过是当权者玩弄老百姓的伎俩。王文丽的家属要为其申诉,集训队干部告诉其家属不转化就不能申诉。在共产邪党统治的中国,坏人当道是一大奇观,在哈女监坏人管好人、坏人改造好人是“中国特色”。监狱利用“五人联保”监视大法学员,所谓“五联保”实质是四个刑事犯看管一个大法学员,还有监控笔录,干警还要在监控笔录上签字。干警一旦施加压力或者扣“五人联保”的分,她们就将仇恨集中到大法学员身上。在七监区四名刑事犯当着副监区长崔红梅的面将大法学员从二层床上抬起来扔在水泥地上,险些摔死。

八监区刑事犯在干警的授意下,除了打骂大法学员、踩着大法学员改造外,还残害大法学员。她们用针扎大法学员、用牙签支眼皮、往伤口处喷盐水、捅大法学员阴部。有些被重用的刑事犯留着男人一样的头发,在监狱明目张明的充当假男人搞同性恋。有的刑事犯人脱下裤子,露着屁股,让大法学员看她们那见不得人的地方,闻那地方的脏味。大法学员高秀珍有一次被迫戴械具,一个监控她的人竞无耻地将手伸進她的阴道里,残害她。大法学员将这件事反映到监区长崔红梅那儿,但也不了了之。

大法学员按“真善忍”要求自己,提升道德水准,纯净心灵,为蒙冤的大法说句公道就要入狱承受各种迫害,而执法人员贪赃枉法、私设刑堂动用酷刑却无人过问,在哈女监大法学员一次次被吊、上大挂、背铐等,副狱长刘志强和监控室竟然无动于衷,没有一次为大法学员说句公道话,天理何在,正义何存啊?!

谎言欺骗是共产邪党与生俱来的习性,欺上瞒下又是各级共产邪党组织的看家本事,哈女监更不能例外。2004年上半年因非法生产警服而被要求停产整顿,可监狱仍然在偷偷生产加工警服。在公安部要来验收的前几天才宣读“整改”方案,藏起与警服有关的边角料等,干警在车间公开教唆犯人说假话,欺骗上级部门。他们知道大法学员从不说假话,所以检查那天,他们怕大法学员报告,把大法学员带回六楼监舍不让出来,每次来检查监狱都把大法学员藏起来。

流氓成性也是共产邪党与生俱来的习性,哈女监也具足此品行。2004年在七监区给大法学员上酷刑,我给干部写信,阻止她们用酷刑,从监区长康亚珍到干警及参与迫害的刑事犯口径一致的说:“谁看见了?根本没有这事。” 我绝食要求见狱长,我把信给储狱长,反映大法学员在七监区受酷刑情况,在车间她只看了一半就将信扔在桌子上。储狱长走后,康亚珍罚“五联保”站了一下午,把我带回监舍的水房铐了起来。为了不牵扯别人,我绝食抗议。在干警勾结犯人给我灌食时有人骑到我的脖子上,两腿放在我胸前侮辱并折磨着我。刘狱长过来说:“不吃饭关小号,坐铁椅子上灌。”铁椅子是老虎凳,是哈女监专门为迫害大法学员准备的。下午我被抬進小号,因多次绝食,身体受损严重,绝食期间稍一动,心脏就过速,医务人员说心抽。把我铐在铁椅子上灌食,而且胃管插里不拔。我不停的吐,直到吐净所灌的一切东西。同室的大法学员郑桂芹被关一个月,双手反戴背铐,手肿的象馒头。她说:“刘狱长三天两头来小号,吃饭吧!吃饭你就有力气跟他谈话。”听了郑桂芹的话,我同意吃饭,这才拿下胃管。我的嗓子坏了,吐脓血,发烧,在小号躺了两天两夜,一直戴着背铐。

从2002年10月末到2004年4月小号一直不给大法学员吃饱,关進小号的大法学员历尽非人折磨。在我進小号的第二天,监狱终于让大法学员吃饱饭了,多巧啊!郑桂芹告诉我她已经一个月没换衣服了,还说:“吃饱饭也麻烦,上厕所难啊!”果然不差,从头天晚上7点到第二天9点共计14个小时,在各号大法学员一再争取下才允许上了一次厕所。第三天下午刘狱长来了,问我想说什么?我说嗓子肿了,说话困难,想写信。刘狱长突然改变主意,命七监区把我接回去。约一周后肖林代表刘狱长跟我谈话,说小号洗澡、上厕所的问题都解决了,以后监区内不许打人、骂人。我被调到一监区,2004年7月陈伟君也从七监区调来,她来的第二天,因点名不报数被上大挂,我要求找值班的监区长崔红梅谈话,她不见,当时她在值班时跟几个受宠的刑事犯在办公室打扑克。7月末狱内“五查”检查工作,我反映一监区在监舍私设刑堂用酷刑的事,一听我是大法学员谁也不管了。“五查”走后,一监区“五联保”的分,激化矛盾,刑事犯骂我,当天将我带回监舍,从早6点至晚上7点坐凳子严管长达三个月。刑事犯骂,我也不记不报,为了给她们争取分,不失去减刑机会,我和几名大法学员只好又一次绝食。12月21日、29日监区领导两次带20多名刑事犯回监舍给大法学员上酷刑,又以扣刑事犯的分和不减刑相威胁,谁也不许往外说,怕其他大法学员站出来伸张正义。崔红梅多次骗大法学员梁伟、刘丽萍说日夜铐在地上的关淑玲等人解除械具了,但事实上大法学员王居艳、关淑玲等被单独看管,被刑事犯包夹,我所在的监区仍有30名左右大法学员被严管,一天码坐十几个小时,说话、上厕所都受限制。

修炼“真善忍”哪里不好?如果人人都修“真”,说真话办真事,实实在在做人,浮夸、虚假之风能在全国盛行吗?当官的谎报成绩、鱼肉百姓,经商的造伪劣乳制品、假种子假农药坑人害人,假话、假货充斥中国的大街小巷,假新闻遍布各大媒体报章,共产邪党统治下的中国还有“真”东西了吗?我在鹤岗市工农区政协办公室工作时曾参加全国人口普查,据说这次普查江泽民带头参加,国家投了十几个亿,结果呢?没有一样数字真实准确。摸底调查上面没通过,说人数不够,比上次少1亿,要求下面认真点。但一些普查员根本不下去,坐那乱编一气,只要交差就行。在哈女监我看到各监区就象一个个小朝廷,领导者腐败,奸臣当道。大法学员不贪不占不送礼不搞歪门邪道,而且坚持真理正义,因此也备受迫害。修善可以善解矛盾,善化环境;修忍也是一种境界的体现。在监狱这个道德最败坏的地方,如果大法学员不用“真善忍”要求自己,也象刑事犯一样不真、不善、不忍,张口就骂,抬手就打,互相欺诈,监狱不知要出多少血案呢?!有些本姓恶劣的刑事犯真心修炼法轮大法改掉恶习,许多人都说刘玲玲变了,她以前残忍的杀害了自己丈夫,進监狱后挥霍家里钱财,稍不顺心就站在车间大骂,跟干部也敢动手,学法后她改掉了恶习,真心向善,知道关心弱者,因为想做好人,连得高分减刑的机会都因为做好人失去了。可是她仍任劳任怨的干活,她说:“如果我早点修炼,就不会杀人害命,给婆婆一家造成巨大伤害。”以前因为打架她多次進小号,元旦前她突然调到五监区,当天就被押進小号,元旦前才出来,听说做三天“转化”工作,她仍不动摇,仍坚定实修“真善忍”。

大法弟子王颖、郭美松、王芳、曲杰等被哈女监虐杀;在监狱不许大法学员炼功,长期关小号,粗暴灌食,导致王颖、郭美松肺部感染而死;七监区王芳被野蛮灌食胃管日夜不拔,连续插了许多天,低烧、咳嗽,胃管拔下来时另一端都变成黑色,肺部感染后,她的精神状态还可以。有一次,我们在水房收拾卫生,她还唱歌给我们听,可是2004年4月七监区给大法学员上大挂,把她铐在床上,双手反铐,站不直,蹲不下,整整一天。从那以后,她一天不如一天,同修们看在眼里,疼在心上。我离开七监区不久她就去病号了,后来听说她不行了放回去了,再后来听说她不在人世了;还有我的同乡曲杰,年过50岁,投监前她正在住院,恶警将她从病床上抓走,当时逼她说不炼,说了就可以放人或让她保外就医,但曲杰拒绝,含冤入狱,在哈女监她被冻、罚蹲,还不许她拿自己的卡买东西,逼她“转化”,曲杰很痛苦,在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下,突然发病而死;还有孙桂荣、李海燕等几名大法学员也被哈女监虐杀。

我是在很艰难的情况下揭露这里黑暗内幕的,但我写的只是哈女监迫害大法学员的冰山一角,如有机会,我会把更多的迫害内幕写出来,传出去。

哈女监相关责任人及电话:
哈尔滨女子监狱总机:0451-86684001 ,0451-86684002 ,0451-86684003
监狱医院院长:赵英玲 8053
哈女监监狱长徐龙江 总机转8001
哈女监监狱政委 总机转8002
政委:褚秀华(女)0451--86684001-3003
四大队长:吴艳杰、陶淑萍
八监区区长:郑杰0451—86358314
区长:彦玉华、杨华、崔艳
九监区区长:张秀丽0451—86359539
八监区区长:何松梅、张春华
吕某某:集训队队长
大队长:康×琴、夏某
狱政科科长:杨丽斌
狱侦科科长:肖林: 13845193360(手机)
地址: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哈尔滨市南岗区学府路389号 邮编:150069
(在哈尔滨市火车站乘343路车到新建下车)
打总机0451—86684001、86668488后说人名或职务即可找到。)

周五为监狱长接待日 下午 13.00-15.00 电话:0451-86684002-3009,  0451-86694053

哈女监副监狱长丛新、褚淑华、刘志强(主管保外就医)
哈女监监狱狱政科科长杨丽斌 总机转8142
哈女监监狱教改科科长肖 林 总机转8130

派驻哈尔滨女子监狱检察室电话:0451-82030982
哈尔滨滨江检察院举报电话: 0451-86663178
哈尔滨市滨江地区检察院电话:0451-82359148
哈尔滨市滨江地区检察院驻女子监狱电话:0451-86663178
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地址:哈市南岗区汉广街79号 邮编:150080 电话:0451-6335924
每周三为局长接待日 电话:0451-86316442
0451-86342238
0451-86342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