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大法弟子正念正行反迫害


【明慧网2005年6月15日】97年7月20日通过法轮功学员的介绍,我有缘得大法。得法前我多灾多难,一直与病魔作伴,曾患有先天性腰椎骨风化、胃病、咽喉炎。70年代腰椎有鸡蛋大包块,80年代有鸭蛋般大,到了94年医院检查已有10-12公分大。医生告诉我这是不治之症。可是在我修炼法轮大法仅仅四个月的时候,胃病好了,咽喉炎也没有再发作,半年后,有一天小便时排出了象牛奶一样的液体,持续排了一个星期。腰椎症状也痊愈了,包块也消失了。修炼法轮功使我受益匪浅,我决心一定要坚持修炼下去。

99年7月20日,以江氏为首的邪恶集团打压法轮功,给大法弟子带来了一场空前的大浩劫。我们无辜被剥夺了宪法赋予公民信仰自由的权利,失去了修炼的环境,连平日的生活也常常受到干扰。

居委会和我丈夫单位的领导、派出所的警察几乎天天到我家骚扰,逼迫我写保证书,逼迫我放弃修炼法轮大法。但是我怎能做昧良心的事呢?大法使我身心健康,教我做好人,我怎能背叛大法!所以我坚决不写保证书。

2000年7月13日我刚進货回到家,居委会主任和派出所警察冲進我家,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下非法抄家。下午七点又把我和其他同修送去收容所。

收容所是个人间地狱,在那里每天被强迫干十五、六小时的工作,不但精神上受迫害,身体也被摧残。吃的猪狗食,米饭发黄发霉,青菜里尽是泥沙,很难咽下肚。还要受经济上的盘剥:每个人要交105元的伙食费。伙食如此之差,劳动时间又如此之长。可是我们并不是罪犯,只因为修炼法轮大法做一个好人,就遭到如此的虐待:被象罪犯一样要求背监规、操练,如果不顺从恶警的无理要求,就会遭到恶警的粗言辱骂。如果操练的动作有差错,恶警抬脚就踢过来。

半夜2至3点钟我们起床炼功,被监视的恶警发现后,恶警竟用开水浇我们、用拳头打我们。又把同修关進大约60公分宽的铁笼子里,两个人关在一个铁笼里动弹不得,48小时不准吃、喝、拉、撒。当时气温高达36摄氏度,被关的同修月经来都不准出来。邪恶之徒对待大法弟子的残暴令人发指。

到了过年,家家团聚,可我们却被剥夺了回家过年的权利,被关在监狱里过着非人的生活。

2000年9月29日,为了生计我摆摊做生意,居委会主任带警察开了警车到我摊点,强迫我收摊,要我去派出所“问话”。当我拒绝时,三个警察就对我大打出手。由于我有坚信大法的正念,一点也不觉得痛,恶警强行拉我上车也拉不动。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到了上班的高峰时间,我和警察仍然对峙着,引起了交通堵塞。当时我认为要替别人着想,不应妨碍交通,不想给大法带来负面影响,就同意上车去派出所。(其实当时的想法不符合正法的要求,因为造成交通堵塞的原因是恶警迫害大法弟子,而非大法弟子造成的。)到了派出所后,海城区公安、610人员又押我回家抄家,这一次同样什么也抄不到,但他们不死心,又把我押到海城区610办公室,由恶人队长亲自审讯。

恶警问:你和谁人去发传单?
我答:没有。
恶警:你真善忍哪里去了?为什么不说真话?
我答:你看见我什么时候发传单,有证据吗?抄家抄到了什么?
恶警:我问你还是你问我?审讯那么多人没人象你这样。

我答:你审讯的罪犯,我不是罪犯,我不承认你审讯我。我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公民,你是官,我是平民百姓,但在人权上我们应该是平等的,如果你和我谈话,我可以回答你的问题。

恶警:你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不抓,偏偏抓你吗?

我答:宪法规定: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你们执法人员不要冤枉一个好人,也不要放过一个坏人。我和你素昧平生,无怨无仇,你为何要加害我?难道要重演文革时刘少奇、邓小平被冤屈的历史吗?

恶警:你怎能和人家比?
我答:国家主席都被冤枉,全民共诛之,全党共讨之,何况一个平民百姓呢?被冤枉确实不足为奇。

恶警大发雷霆,怒气冲冲指着我骂道:若不是见你年纪大,我就打你!

我说:你们不是说爱护人民吗?尊老爱幼是中国传统美德。

审讯没有结果,恶警用手机打电话叫我丈夫单位的一位同事来,指着我问他说:她发传单给你了吗?那人说:你问她本人。我对恶警说:证人并没有证明我什么,我应该可以回家吧?恶警说:你休想走,送收容所。就这样我又第二次進了收容所。

2002年农历九月初九凌晨二点半钟,我出去登高旅游,被门卫盘问,我告诉说去登高。可是我刚一上车,就有四面八方的警车涌出来,十几辆车子在后面追赶。我们的车在开出几公里后,被警车截住,并要我们把车开到交通局,之后全车人一个一个审问,从凌晨三点审到五点。而我一直被审到早上七点。

恶警千方百计想从我口中套出是否法轮功集会、车上共有多少法轮功学员、这次活动的目地、组织者是谁等等,我告诉警察我什么也不知道,车上只我一人炼法轮功,我们去旅游登高,若不相信去问司机。我反问他们,我是个中国公民,去旅游是很正常的事,你们干扰我正常生活、剥夺我的自由,还有没有人权?而且因为你们的无理取闹,连累了一车人不能正常活动,公理何在?

这次市公安局、海城公安局、610的人从我口中得不到任何他们想要的东西,不肯罢休,又再次非法抄我家。可是与上两回一样,什么也没找到,就拿走我的身份证、一本电话本、歌书和以前的病历、腰椎拍片等,还把我抓去公安局。

一起出游的旅客们对这些蛮不讲理的恶警非常反感,纷纷打电话到公安局要求放人,大伙说若不放人,我们几十个人一起到公安局去要人。恶警队长搪塞说要问清楚事情原因才放人,结果一直拖到下午三点钟。而整个所谓的问话简直是一场对人格的侮辱。恶警队长用挑逗的方式、下流无耻的流氓语言对我提问题,十足一个无耻之徒!最后审不出什么结果就把我放了。

回家后我越想越不对劲,我是一名大法弟子,邪恶之徒对我的无礼、调戏不只是一个普通公民受污辱的问题,这是对大法的弟子的污辱、对大法的亵渎。于是我决定揭露迫害,他无耻我就给他曝光。我写信给海城区政法委,把恶警队长对我的审讯全过程写出来。这一正念正行起到了震慑邪恶的威力,从那以后,再没人敢抓我去问话,也不敢再抄我的家。

然而邪恶并没有停止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中共邪党“十六大”前夕,邪恶的610把我们非法关在一起办洗脑班,强迫我们看诋毁大法的电视录像,法院的人还以宣传法律为借口進行洗脑,妄图使我们放弃信仰。我们拒绝看录像、拒绝听谎言,恶警们就体罚我们。罚我们在烈日下曝晒。但大法弟子们并没有被邪恶之徒的淫威所吓倒,他们强迫写保证书,我们就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清白!”邪恶的图谋没有得逞,他们就对我们搜身,妄图找到他们想要的东西然后加以迫害,可到底还是白费工夫什么也搜不出来,而在洗脑班里的大法弟子个个正念正行。

恶警抓来一个人,把他铐在床上,说是吸毒的。可是后来我们了解到真象是:这是一位当教师的大法弟子,因進京上访被抓去劳教刚刚放回家,可回家第二天就被劫持進洗脑班。于是大家集体发正念并要求放人,最后在大家正念正行的威力下,恶警把铐开了。这一个洗脑班没有一个同修向邪恶妥协。正如师父所说的:“大法弟子会更加理智,更加清醒,在坚定与修炼的成熟中走向伟大的圆满。”(《强制改变不了人心》)

以上是这五年多来抵制迫害的经过。作为一名大法弟子,我们只要坚信大法、坚信师父,正念正行,“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邪恶就不堪一击。最后让我用师父的话与大家共勉:“共同精進,前程光明。”(《洪吟》)在正法修炼的最后关头,走好每一步,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