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力没有改变我的正念正行

【明慧网2005年5月14日】我是大陆大法弟子,母亲在1997年得法。我是2002年开始修炼的,自迫害开始后,恶警多次上我家骚扰。母亲到北京上访,在当地证实法被恶警抓去过多次。2002年9月她和同修散发真象资料被恶人举报,后来被关进哈尔滨戒毒所。

今年2005年2月13日晚家人接母亲回来时她全身浮肿,已经气息奄奄的了。她在监狱遭受的酷刑有泼冷水、蹲着戴铐过夜、坐水泥地、冷天开前后门窗穿单衣冻她,迫害得她下身直流血,有时一晚上起七八次夜,严重时生活不能自理,就这样还强迫她在地下室劳动……母亲在2005年3月26日含冤死去。

一天下午我回到学校,正当最后一节自习课,没有老师,我就走到讲台前,开口说:“我的妈妈学法轮功被监狱警察给害死了。”她们全都吃惊的呆住了,停下笔来看着我,我十分平静地说:“她是无辜的。因为她是一个好人,因为修真、善、忍得到了升华。我是单亲家庭,妈妈抚养我很不容易,我的小家很温暖,她从不发火、发怒,是一位平易近人的好母亲。我妈却在监狱受到最残酷的迫害……她被抓走后我就没有了生活来源,警察勒索我家的钱,我去要不但不给,还恶狠狠地把我撵出来,一点人性都不讲!”同学们很气愤,也有落泪的。

我接着说天安门自焚是假案,预谋的,凭这些骗人的把戏欺骗民众,迫害死无数人!我妈和他们同修都是特别好的人,他们就修真善忍……大伙说那怎么不告那些人呢?我说我想告可是很多证据都被隐藏了,磁带、录音根本就没有,到医院故意诊断为癌症,其实她的肾脏都损坏得不行了,他们还帮劳教所推脱罪名,身体全肿了还让她戴手铐去医院,手都戴不进了才作罢。“那我们怎么能帮你呢?”我说我们都往劳教所写信吧,要他们立刻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我念他们写,写了六十份。我们是站在人的尊严、权利、法律、良心、道德、正义这些角度去写,把同学们都给感动了。

这些信后来让我们班老师给强行扣压下去,用的是共产邪灵搞恐怖那一套:用考大学威胁、吓唬是违法、给扣大帽子、把我形容成危险人物等……但同学们心里已经知道真象,其中就有一个同学说:能让监狱里那些人不再受苦,让我献出生命都愿意!

公安局造谣说我以自焚逼着同学帮我告状,还吓唬我不让我考大学。老师在办公室忙着说我坏,在党文化的教育下一点同情心也没有,颤抖维护着一点点利益。

在这一段时间里,我照常学法,压力没有改变我的正念正行,压力根本没有让我有任何触动,我修的是“真善忍”,对他们又有什么好惧怕的呢?我会尽量找机会再去讲真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