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我的同修们


【明慧网2005年6月17日】几次拿笔想写我身边的同修,但又放下,原因是她们做的事很多,我知道的却很少,她们都不愿意说自己,然而我一次次被感动着,使我下决心写她们。

一个四十多岁的女同修,原在一个大型商场当营业员,1999年7.20以后,她多次去市、省信访办,说明真象,但毫无结果,她想去北京,正好单位给职工每年一次15天休假,她利用这个时间到了北京,在天安门广场喊出了积压在心中许久的“法轮大法好”,后来被不法人员抓送回当地派出所,被非法拘留15天。她出来的第二天就正常上班了。

后来单位裁员,她被内退,每月140元。为了孩子上大学,把房子卖了,她到处打工,到饭店洗碗、到私人诊所打扫卫生、做饭等等,不管走到哪里,她都证实大法,告诉别人真象。尤其在诊所,医护人员都知道了真象,患者来了,她决不放过讲清真象的机会。有一个妇女腰痛直不起来,看几次也不见好,她告诉那个妇女,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就会出现奇迹。一个月后,那妇女来看她说:“你告诉那法真好,谢谢你。”她说:要谢就谢我师父,希望你把“法轮大法好”告诉其他人。

也有被邪党谎言蒙蔽得很深的人,有一次一男患者来看病,她刚一说,那人就急了:“你别跟我说这事,你要再提,我就报警,让110来抓你。”她笑呵呵的说:“报警对你有什么好处呢?我告诉你的是真言,让你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哪些是真,哪些是假,不要上当受骗,这有什么不好,既然能对你说,就不怕你报警。”那人低下头,不吱声了。

她无论在哪打工,下班都很晚,都要到11点左右,如果早一点,她就出去发真象资料,但到12点准时回来发正念,睡到3点多起床,五套功法一次做完,6点准时发正念,然后开始一天工作,工作中挤时间学法,几年来,很少间断。她还从有限的生活费中挤出一部份给资料点。我不止一次的问过她:“你怕吗?”“只要多学法,正念足,什么也不怕,一正压百邪。”这就是她的回答。

还有一对70多岁的老夫妻,得法较早,1999年7.20以后,曾两次去北京证实大法,两次被非法抓捕,两次出来,但却失去了自由,电话被监听,行动被监视,经常被不法人员抄家、骚扰。尽管这样,我每次去他家,几乎都能看到桌上放着师父的法像,而且学法、炼功、发正念从没间断。尤其是,两人做的资料总是一袋子一袋子的,周围小区基本饱和,他俩就往郊区、农村去。

有一次我看老人换了一双新板鞋,我说:“记得那双鞋才不长时间,坏了吗?”老人笑着说:“这已经是第三双了。”他们每天都在不法人员的监视下做那么多讲真象的事,难度可想而知,可他们从来不说,怎么问,也是那句--“没什么,做的不够,与师父为我们承担的苦难没法比。只有坚定的跟师父走下去,才不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

两老人退休金较低,每人每月不足500元,除生活必需外,都给资料点做真象费用。老人说:“留钱没用,用来证实法、救度众生才是最重要的,我们的生活比流离失所的同修强多了,能帮帮他们也好。”

师父新经文《向世间转轮》发表后,老人给外地亲属写信,给附近的亲属讲真象,晚上到邻居家讲真象、揭露邪党。去理发、洗澡这机会,她都不放过,收到很好的效果。在救度众生中,自己的心性也得到了提高,和老人在一起时总能感到有一股正的力量。

这就是我的同修,普通的大法弟子。在我身边有许多类似的同修,他们所处的环境不同,经历不同,性格各异,但在师父安排的修炼路上都坚实的走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