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春龙被佳木斯劳教所迫害得意识不清


【明慧网2005年6月17日】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大法学员吴春龙是被佳木斯劳教所送回来的,回来时,整个人面无表情,呆呆傻傻,意识不清,话都不会说,家里人非常难过。恢复一个多月后,偶尔能想起点事。

2003年年底,吴春龙再次被当地恶人非法判三年劳教,在佳木斯劳教所遭受了残酷的迫害。吴春龙1999年11月3日第一次被非法劳教三年,是佳木斯首次被非法劳教的17名大法学员其中之一。2002年年底到2003年年底一年之中,为了躲避恶人的跟踪骚扰,吴春龙和父亲搬了五次家。

在佳木斯劳教所,大法学员们被强制劳动。一次在一楼车间挑小豆,教导员杨春龙把吴春龙叫到办公室。杨说:“靠墙站着!知道我找你干什么吗?”吴春龙说:“不知道!”杨吓唬说:“从你的铺上搜出经文来了。”吴春龙理直气壮的说“搜出经文怎么办?”杨说了声“我不知道!”就不吱声了。

这时,大队长刘宏光领着其他干警都进了办公室。刘宏光说:“早上看到你床上有经文。”然后让吴春龙把衣服脱掉搜身。吴春龙脱了又穿上。恶警说:“你不知道,为什么在你床上呢?”边说边用拳头打吴春龙的脸。恶警转了一圈,接着说:“我也没想转化你,你就在班里眯着得了!你口头保证遵守所纪所规就可以回班。”吴春龙说:”我不做任何保证!”刘洪光对干警说:“整到二楼去!”

包班干警照吴春龙的脸上打了一拳,拧着吴春龙的胳膊往外推,吴春龙就用身子往后坐,坐回了几步。7、8个干警把吴春龙围在中间,拳脚相加,吴春龙一下子失去了平衡,倒在地上,喊:“法轮大法好!”

恶警们就来封他的嘴。杨春明拿胶带,杨春龙拽床单,用床单把吴春龙嘴勒上。勒完后7、8个干警扯胳膊扯腿把吴春龙抬到二楼八班空床上扣了起来。刘宏光:“你喊哪!咋不喊了?”杨春龙用什么东西打他的脸。恶警刘洪光拿了一根电棍在他的锁骨上电了一下、在小便上电了一下转身走了。让坐班的赵艳才看着他。

吴春龙绝食抗议迫害,杨春龙来说:“不吃饭,给你灌食!”插管的滋味难受得不知怎样形容,不法人员们把大量的盐加了一点奶粉,用针管注射到胃里。吴春龙开始拉肚子。第三天刘宏光和郭刚都来打吴春龙,干警也轮番的来软磨硬泡,想让他吃饭,吴春龙一律不理睬。一天,郭刚笑嘻嘻的来和他说什么,吴春龙不理他,他就用手搔腋下,又用鹅毛往鼻孔里钻、耳朵里转。过几天,赵艳才用小勺做起子往吴春龙嘴里灌水,都被喷出去了。

几天后,吴春龙昏昏迷迷(经常意识不清)觉得有干警说什么,犯人王福把他背在背上,赵艳才扯他的两腿在走廊里一蹿一蹿的颠了一个来回,把他放在了床上。吴春龙在昏迷中经常便在床上,在绝食7、8天时,膝盖以上至腰部肌肉瘫痪,没有知觉,腿不会迈步;胸痛,发凉;头脑迟钝,没有思维,整个人瘦得皮包骨。几天后吴春龙在昏迷中醒来,见他们把他拖到水房用凉水冲洗,然后又拖了回来。一天,吴春龙突然在疼痛中清醒,见犯人王福用手使劲抠他左侧锁骨头,疼得他非常难受,接着吴春龙正念一出把恶徒的手弹了回去。

吴春龙经常喊:“法轮大法好!”有一次,恶徒王福用毛巾沾上稀屎塞入他的嘴里。昏昏迷迷中,吴春龙经常被口里的毛巾憋醒。一天,吴春龙被拉到一个偏僻的医院的一个小会议厅,几个医生坐在对面,问什么也不清楚。劳教所的干警和医院的医生说了一会,就把吴春龙拉回了劳教所。

第二天下午4、5点钟,杨春龙和杨春明把吴春龙架出大院,用出租车把他拉到了一个地方,告诉吴春龙这是你家,把他交给了他父亲。据说,不法人员们还要勒索5000元,他家里没有钱,最后给了200元。


劳教所所长:姜作奇 办公电话 8891958 宅电:8247690
副所长:姚德斌 8891931
孙德宏 8891932 宅电:8243824
徐利峰 8891933 宅电:8651855 手机:13904547855
劳教所政委:付茂森 8891890
副政委:关德君 8891948
政治处:白金峰 8891935
办公室:徐桂英 8891938
财务科: 王建新 8891937
纪检委: 郑丽岩 8891934
管理科: 徐恒基 8891940
六大队(男队)大 队 长: 刘宏光 男队2楼 办公电话:8891924
副大队长: 郭 刚 张振华(男) 教 导 员: 杨春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