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大法学员被非法关押 丈夫、婆婆相继去世

【明慧网2005年6月17日】我是山东省大法学员,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不长时间,常年犯有的头晕、腰疼、感冒等症状逐渐消失,我从新体会到了身体健康是什么状态,人生观、世界观也得到了积极的改善。

1999年7月,江氏流氓集团在全国以至世界范围内对法轮大法及其信仰者开始了史无前例、灭绝人性的邪恶镇压。在这场充满邪性的镇压中,我们一家也遭到了严重的迫害。

1999年底,我的两个修炼的孩子在天安门广场举起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被恶警非法带走,后又被当地610带回继续迫害,在当地非法拘留15天。此后孩子被送到学校,在学校期间,派出所三天两头的干扰他们。在此期间,我受到了恶警的残酷折磨。

2001年8月份,我与三个孩子晚上散发真象材料时,被不明真象的巡警发现,将我们绑架到派出所,当时它们骗我们说天亮就送我们回家,结果一关就是两天。两天后,我被送到了看守所,孩子被送到了学校,并被监视。在看守所,我被非法关押了47天,之后又被强行送到济南市第一女子劳教所。这时我丈夫重病在床,三个孩子正在上学,参与迫害我的恶警们明明知道这些,却还是强行把我送進了劳教所。

在劳教所那个邪恶的环境里,恶警们每天强迫学员长时间的看诽谤大法的录像,并诬陷我是因为坚持修炼才给家人造成的伤害,利用不让睡觉等高压手段,妄想动摇大法修炼者的正念。

11月24日,一恶警把我叫到办公室,说我丈夫有病想见我,让我先写个保证书,才能回家看一看,当时我在邪悟中,写了个保证书,恶警才把我带到门口。我看见来接我的哥哥正在流泪,我问丈夫的病重不重?哥哥说不重,就是想见你。刚到我家的路口时,我才发现那么多人在我们家前面站着,有的在抹着泪,有的在说:这××党太残忍了,人家炼法轮功有什么不好的?又没做什么坏事!就给劳教三年,弄得家破人亡的。原来丈夫去世已有5天了。当时正值寒冬,可怜三个孩子趴在丈夫的尸体面前,好几天来一口饭也没能吃得下,哭着、喊着……我在巨大的痛苦中办完丈夫丧事的第二天,劳教所就强迫我回去。在我走的头一天晚上,小儿子紧紧的抱着我,生怕我再离开他,他哭着说:“我没有爸爸了,不能再没有妈妈,您走了我怎么办啊?”

在劳教所里,恶警经常强迫我们一天干近20个小时的活,用各种办法在身体和精神上对我们進行迫害。当时陷在对亲情的执著中,为了早日回家,我拼命的干活表现,身体也累垮了。劳教所的恶警假惺惺的说很快就让我回家,可我在劳教所一直被非法关押到两年半,恶警才给我办了个所外执行,临走时还向我家里人要钱。当时,哥哥和儿子带了一千元钱,恶警嫌少,让哥哥再回家拿钱。看到它们的丑恶行径,我心里非常气愤,说不走了。哥哥和儿子硬把我拖走了。

当天,两个当地恶警把我送回家后,它们不顾我被迫害的破碎不堪的家境,以天冷为由,向我们家索要了两件棉衣,后来当地的一个恶警又让我们给它装饰房子。

回家的第二天,我才得知婆婆已于20多天之前去世了。在这场风雨中,我有两位亲人在迫害中去世,在我被劳教迫害期间,三个孩子承受了巨大的精神压力,这都是邪恶的江氏流氓集团对我们一家人的直接迫害造成的。

回到家后,曾经很长时间,我陷在消极无奈中不能自拔。后来在同修的帮助下,通过学法,我认清了这场迫害的实质是旧势力执著于它们变异观念的邪恶安排,师父是不承认的,我们作为修炼的人也要全盘否定,并全面彻底清除旧势力因素。在不断静心学法的过程中,我从新树立了作为一个大法修炼者的正念,学法、炼功、发正念,讲清真象,做好三件事,走师父安排的路,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渐渐的,我更加明确的认识到了自己的使命,明白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神圣内涵与殊胜意义,当我的生命从新溶于法中时,我真切的感受了生命的真正意义。

亲爱的朋友们:自99年7.20江氏流氓集团镇压法轮功以来,无数好人遭魔难,为数众多的家庭被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这一桩桩的事实,可能就在您的身边发生着。我们真切的希望您不再被谎言蒙蔽,清除对法轮功的误解,在明白真象后为早日结束这场迫害做出您正义的选择,这也是为您的家人,为您自己开创一个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