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大法学员自述被恶警和精神病院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5年6月19日】山东大法学员刘大媛2000年到北京上访、说明法轮功真象,刚到信访局就被恶警抓住搜身、拳打脚踢,并被强行送进了山东省济宁市精神病院迫害,遭到医生、护士强行注射中枢神经的药物。这些邪恶人员怕刘大媛死在里面,才让出院。

下面是山东大法学员刘大媛自述被恶警及精神病院迫害的经历。

99年7.20江氏集团开始疯狂镇压迫害法轮功,一开始我就被非法抓起来强行進行转化。邪恶势力利用亲情、恐吓等手段,逼迫我写了保证书。事后我心里非常痛苦,觉得自己对不起师父和大法,于是我去向公安要回自己的保证书,并声明自己在高压下被迫写的一切东西作废,为此邪恶势力再次把我抓起来,一关就是十几天。

我是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以前我的身体多病,为祛病,我练过多种气功,但都无济于事。自从修炼法轮大法后,我身上的病都好了。我主动上门与我那十几年不来往的姐姐和好,在家庭中与家人融洽相处,在工作中我能宽容的待人。如果不修炼,我是根本做不到这些的。修炼之前,我是一个争强好胜,得理不让人的人,总认为别人对不起自己。修大法后,师父教我们碰到矛盾向内找,所以我做事情时开始考虑别人能不能承受。

2000年我到北京证实法,刚到信访局就被恶警抓住并强行脱下衣服搜身。他们非法搜走我身上所有的现金后,恶警们仍然对我拳打脚踢。过后又非法对我罚款2000元,并把我强行送進了山东省济宁市精神病院。

在精神病院的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自己住的房间像一个大厅,满地都是被打碎的蛇的尸体,我就拿扫帚扫。这时我又发现房顶上还藏着几条大蛇,那蛇对我说:“所有公家的房顶上都有我们的同伴,我们的势力很大。”醒来后我悟到:这是慈悲的师父为我清理了我所住的房间里的坏东西。

在精神病院期间,我不配合邪恶的安排,拒绝吃药打针,他们就对我進行了残酷迫害。四五个医生、护士把我强行按在地上打针,当时我心中只有一念:“针打在修炼人的身上不起作用!”结果还真的不疼,过后也没有感觉。当时他们对我采取的是“一级护理”,注射的是進口针,毒性特别大。过后,这些恶人还假惺惺的问我:“感觉怎么样?”我说:“没事儿”。我真的什么事儿也没有,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呵护我走过这一关的。

后来,我又通过绝食的方式抗议他们对我的迫害,他们就给我强行灌食,把我的食管都插破了,吐了一天血。这些恶人给我打吊瓶用的都是些杀伤中枢神经的药物。绝食8天后,我的身体非常虚弱,精神病院的恶人怕出人命,就急忙让我出院了。

2001年我再次去北京证实法,被非法判处三年劳教。在劳教所里,那些邪悟的人和犹大不停地对我散布谎言。在这期间,由于自己一念不正被欺世的谎言所蒙骗,做了修炼人不该做的事,给大法抹了黑。从劳教所回家后,在同修的帮助下,通过学法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决心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坚修大法到底。现讲出我亲身遭受的迫害,揭露、曝光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