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怀孕到坐月子期间的一点修炼体悟


【明慧网2005年6月2日】今天我就自怀孕到坐月子的这段时间中,自己在修炼中的一点正悟、体会和大家交流,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我得法已经一年多了,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我真正的找到了自己,看到了人生的目标。我原先是习惯性流产,得法后我再次怀孕。

从怀孕的那天起,我就知道师父的法身就一直在看护着我,因为有几次我在家里厨房的地上滑倒,当时我整个身体重重的摔倒在地上,把家里人都吓坏了,可我当时并没害怕,我心里在想:我是李老师的弟子,我没事。

因为有师父法身的保护,我产生了欢喜心和执著心。首先从怀孕的那天起我就一直在说这孩子有福,是大法小弟子,一切正常什么问题都没有,我还每天炼静功时让孩子和我一块炼,有时故意炼静功是为了让孩子听静功音乐。后来我悟到,我的这种做法就好象“有个人手里拿着我的书,在大街上一边走一边大叫:有李老师保护不怕汽车撞。”(《转法轮》

家里人为我买来了补品和钙片,我知道这些东西对修炼人不起作用,所以开始并没有吃。后来因为家人总说,我就吃了几天钙片,结果越吃腿越抽筋,当时就意识到我是炼功人,我们炼功人身体是有能量的,身体缺什么补什么,根本就不用这些补品。

在孩子出生的第五天,我被旧势力钻了空子,那天我妈对我说:坐月子要多出点汗,这样好,在床上躺着要盖好被子,别受风。我按她说的做,认为坐月子就应该那样。那几天我每天都不能睡觉,只要把被子盖上,就全身出汗,每天晚上要换上四五件内衣,而且全身都象往外冒风,伴有疼痛。就我当时的这种状态,常人都不会出现,更何况我是个炼功人,可我当时竟然还没有意识到。我把棉衣棉裤全穿上了,也不管用,就是难受,还全身发冷,我就找出棉花,又把胸前、肩上、腿上全都塞上棉花。

我婆婆看在眼里有说不出的难受,婆婆也是炼功人,知道我的状态不对,可又不知道怎么对我说。于是婆婆就去找同修商量,同修建议把近期的文章《把握自己的一思一念,否定旧势力的任何安排》拿给我看看,然后让我自己悟。于是婆婆当天晚上把这篇文章拿来让我看,这已经是邪恶迫害我的第五天了。当我看到这篇文章后,开始认真的查找自己这几天来的不足。这几天来,我的一思一念严重的背离了法,所以邪恶旧势力就利用我妈的嘴说让我多出点汗好。我就把被盖的严严的,让自己出汗,有两天汗出得自己都虚脱了,被盖得再严,可还是觉得全身冒风。

当我意识到这是旧势力钻空子的时候,当天晚上我就每小时发一次正念,“邪恶旧势力强加给我的一切,我都不承认,虽然在坐月子,但是那些黑手烂鬼也不配迫害我,因为我是李老师的弟子,身体是超常的”。就这样我多次发正念,身体的一切状态好多了。

当晚我做了两个梦,第一个梦,梦见自己在我妈家里,屋子当时有好几个人,这时不知为什么米箱子里的米散了出来,而且散在屋子里的人身上都是,可是看着是米,但是散在身上就变成了小白虫,我身上也是,不只是白色的,还有绿色的虫子,当时把我给吓醒了。我马上意识到这就是黏在我身上的邪灵。这是师父的法身在点悟我,“米”的谐音是“迷”,这几天我完全迷在常人的状态中,竟然忘了自己是炼功人。于是我立掌铲除它,瞬间感觉全身轻松了,汗也不那么多了。

第二个梦,梦见自己好象在公园里一样,公园里有很多人,我站在桥上,桥的下边有很多人,有站着的,有坐着的,说是在等船来,好坐船回家。这条河并不宽,而泥沙特别多,船要过来是很费劲的。在这群人的前面,有一个象泉水一样特别清澈的水池,而且从水下游过去就能到船那。这时我看到有五个人,一头栽進水池里,向船那边游去,醒来后我悟到这是师父在点悟我,按师父的要求勇猛精進的直奔法船,而修得不精進的就在岸上等着法船的开来,还有一些在桥上观望。

就这样,在这五天来迫害我的邪恶因素都在师父的点悟下被我清除了,我把身上穿的棉衣全都换下去了,我又象过去一样起来和婆婆一块炼功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