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师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明慧网2005年6月20日】2003年7月份,我腹痛、腹泻到医院检查,结果是白血球、血小板比正常人高出近8倍。又到外地大医院查,确诊为“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血癌)。顿时,全家人犹如晴天霹雳,仿佛天要塌下来一样,我自己也想:这下坏了,我生命的路走到尽头了,这种病在医学这么发达的今天也是不可能治好的,从此,死亡的阴影罩上了我的心头。

不管病得怎样,还得看。家人领我天南地北四处求医,中药、西药、偏方吃了无数,路跑了不少,钱也花了不少,可收效甚微。药吃的太多,毒副作用很大,后来还出现了骨髓纤维化(不造血了)。

刚得病的时候,我妹妹(大法弟子)来看我,介绍我炼法轮功,由于我受党文化毒害非常深,加之又听信恶党的舆论宣传,认为全世界对这种病都无能为力,炼功就能炼好?何况政府又不让炼。妹妹多次劝说,碍于面子,我勉强说试试吧,一边炼功一边吃药,炼功如做体操,看书纯属走过场,根本看不进去。

近两年来,每天喝两碗苦药汤子,药片、胶囊、丸子、保健品每顿一大把,还得忌口,吃药后多次出现腹痛、腹泻、拉血,实在受不了就停药,药一停症状就消失,然后再吃,再出现以上症状,再停药。今年2月份,病情又加重了,第二次住院化疗,一疗程下来浑身无力,面色苍白,不思饮食,身体消瘦,皮肤过敏。9天药费5千多,不到两年药费就花了几万元,给我的家庭造成了沉重的经济负担。

为了活着,出院后接着喝苦药汤子。有一天,端着药碗发呆,心想:这样受罪又花钱,什么时候是个头呀?到头来,不也和其他得这种病的人一样,人财两空吗?反正也是个死,不吃药了。

这时我又想起了《转法轮》,拿起书认认真真的学起来,细细领会书中每句话的含义。当我看到师父在第二讲上说:“唯一真正要寻找你舒舒服服的没有病,能够达到真正解脱的目地,就唯有修炼!”。哦!我明白了,我要想和正常人一样,修炼是我唯一的选择。

后来妹妹又给我送来了《绝处逢生》,一个个从大法中获得新生的真实故事让我激动不已。学法没几天开始出现腹痛、腹泻,十几分钟,最多半小时拉一次带血的黑便。孩子们很害怕,让我赶紧吃药、打针,可是不管用,又让我输液,平时都是一针就扎上,可这回几次都扎不进去。因当时学法不深,不知是怎么回事,就又换了一个人扎。一天拉几十次,怕有危险,家人又把我送进医院。到医院灌肠也没止住。做了化验结果一切正常。拉了六天(四天厉害,两天较轻),不但没有脱水,浑身也不酸,反而轻松了。这时我才豁然明白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

悟到后,我就把剩下的药、保健品都处理了。现在我终于体会到了身体没病、一身轻的滋味。那种感觉难以用语言表达。是师父,我的恩师,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救了我和我的全家,我的感激无以言表,唯有用实际行动报答恩师的慈悲救度。我每天都按恩师的要求,认真做好三件事,争取早日圆满随师把家还。

在此,我还想说的是通过我的切身经历告诉那些被江氏流氓集团蒙蔽的人们,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他使人身体健康,人心向善,道德回升;告诉那些在死亡线上挣扎的病人们,只有真心相信法轮大法,按“真、善、忍”的要求去做,才有重生的可能;告诉那些紧随江氏、被恶党邪灵控制的警察们,大法弟子都是好人,天网恢恢,善恶分明,苦海有边,生死一念。为了你和你家人的未来,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选择光明和永生。

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