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自己溶入正法中


【明慧网2005年6月21日】

简森:每一件事都是那么奇妙,难以用语言描述。每天都有新学员来学,他们都有奇妙的故事。

我叫简森,来自土耳其,但我在澳大利亚与我的澳洲丈夫和儿子米歇尔住了10年。现在我住在位于土耳其南部的我可爱的家乡麦森。我于2001年9月28日开始修炼法轮大法,随后我住在澳大利亚。在得法的第一个星期,我就步行8公里去墨尔本讲真象。我的丈夫感到震惊,隔着一段距离跟着我,因为我过去有很严重的心脏病,连1公里都走不了。这次步行后,师父马上就净化了我的身体,疾病全没有了。

我站在土耳其的土地上,但我的每一步都是师父安排的。在麦森的人不仅炼功,而且庆祝法轮大法。我们在很短时间内成立了土耳其法轮大法协会,并给负责批准的市长和其他官员讲真象。在麦森我们每天炼功都在庆祝法轮大法,庆祝我们能有幸成为师父的弟子。

在我工作的大学,我教很多老师炼功,告诉每一个人真象。我在英语系的学生还在大学里成立了法轮大法俱乐部,在学校的墙上张贴炼功的海报。我向我的学院院长--一位法学教授和其他的教授和指导教师讲真象,其中一个教授和他的妻子现在已在修炼。

每一件事都是那么奇妙,难以用语言描述。每天都有新学员来学,他们都有奇妙的故事。

还有一件事,我们在准备一个讲真象的文件,想送给市长和市政厅里相关的人。几个小时后,我们坐在市长为我们批准的炼功点上,一辆黑色轿车停了下来,市长下来走向我们。我们立即把真象传单和新的有关发生在中国的迫害的资料交给他。他记得我们,并跟我们说:“我希望能与你们一起炼功。”我真为他高兴,这种对大法的想法对任何一个生命都是非常珍贵的。

我们意识到这只是开始,我们伟大的使命刚刚开始,师父时时刻刻都在帮助我们。我们真心的感到师父与我们在一起。我们需要做大量的讲清真象的工作,我们在计划。

师父,我怎样感谢您,怎样做,才能配上您为我和我们大家所做的一切啊!人类的语言无法表达我的心情。

连怡:当自己真正的放弃人心之后,发现做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事是那么的容易。

我的名字叫连怡,现住在土耳其。我是1997年8月回国时得法的;亲身经历了1999年7.22哈尔滨省政府门前上访;又于2000年底回到土耳其居住,同时开始在这里洪法讲真象。

我曾经于2001年7月到土耳其大国民议会人权委员会讲法轮大法真象,并获得人权委员会主席的支持,在第二天的《国民日报》上发表了题为《法轮大法的真象》的报道,讲解了大法有益于身心健康,受众多国家欢迎,还提到在中国受到迫害;同时他善意的告诉我要注意个人安全。

如何做好助师在人间正法的事,救度众生的事,我深深的体会到,就是很简单的一个“无我”,要真能做到忘却自己的执著,也就是真正的放下人心,是很不容易的。

在修炼中我深深体会到:当自己真正的放弃人心之后,发现做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事是那么的容易。然而这个过程则是艰苦的,我感到自己有时也是磨磨蹭蹭的走在回家的路上的。

我曾一度陷在个人感情的旋涡中。那时有悔恨,有不甘心,有情,虽说自己也在看书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象,可是那个隐藏很深的执著心迟迟不去。由于那时土耳其的大法弟子很少,没有大法弟子在一起比学比修的环境。加之我又不工作,别人给我提供的修炼心性的机会也不多,加之自己对自己要求的标准有限,所以提高的很慢。当时自己还认识不到;自己的这个心态也影响了周围。

我于2004年10月参加了莫斯科法会,见到了很多同修。我在那个大熔炉里,暴露了自己的不足。同修们鼓励我,修正我。我提高了认识,修正了自己。

回来后,与其它城市的弟子悉心合作,但有时却得到误解,又因为自己土语不太好,我就有依赖心理,这些都是障碍,也是自己修的不够好。后来想起莫斯科同修的话:“你悟到了,你自己就做到;不要等,不要靠。”后来我就清楚的悟到:我此生来人世的最大幸事就是得法了,其它什么都不是重要的。邪恶旧势力企图把我困在情中,我想什么都不能毁了要返本归真、助师正法的大愿,此生都已经赶上了与师尊同在世上,这个千载万载难逢的机会难道就在为自己小小的人情漩涡中毁灭吗?

一个声音不断的告诉我:放弃执著,放弃!我明白了,我什么都不应该执著,让生命在正法修炼中锤炼成一个伟大的神!在锤炼的过程中,我发现自己的心性在不断的提高,定力、耐力和心的容量也在增加。同时,我的身体也在发生着神奇的变化。没修炼前,我每天都得躺下几次休息,否则感到心脏下沉,疼痛,虚,无力;甚至曾失去了生的愿望,常常想到写个遗书吧,想把一点积蓄和房子留给那时才6岁的女儿。修炼后的我,即使不睡觉,第二天仍能精力充沛。

为了让更多的土耳其人民了解大法和帮助那些走入修炼的土耳其新学员,我一个地方接着一个地方的跑,在每个地方都耐心的教功,告诉他们看书学法的重要性;给他们讲一些病例痊愈的同时也讲真象;我耐心的帮助他们,使他们终于在身体产生了变化之后感到了佛法的超常力量而认同了大法!而从根本上否定了一些怀疑。

有一些人开始很依赖我与他们一起炼功,觉得我的能量场强,而且又不愿意马上读书。我累点倒没什么,重要的是他们不明白如何在大法中修炼。为了帮助他们能明白修炼的意义,一天我对他们说:“法轮大法这一门的修炼方法的长功是靠你自己炼功和看书学法修心性才长功的;你炼功就直接从宇宙中获得能量,而不是我给你发功,而且我们法轮大法是禁止给别人发功治病的;我只是师父的老学生而已,你们是新学生,没有区别。”

我将我在土耳其各炼功点拍的照片给他们看,我还给他们讲别的炼功点上学员修炼后心性提高,袪病健身的例子。他们看后得到鼓励,互相比较。从他们每个人的不同反映中,我发现一些有趣的事情,有的人只炼了两个月的功,虽然还没有看书,40多年的腿疼病就好了;有的人开始读书后老病才开始翻出来了,疼了一些日子,又加紧学法,明白了法理,病就自然好了。我耐心告诉他们学法如何重要,并告诉他们为了让更多的人得法,我一天要跑好几个地方,并鼓励他们自己主动组织炼功。听我这么讲,他们很理解,纷纷都自己带录音机,组织了一个大组。有6位新学员共同组织和教功。由于都不懂汉语,开始时听录音带有困难,我就耐心教他们简单的炼功用的汉语,再加上动作。慢慢他们就记住了,学会了,也逐渐成熟起来。

我丈夫对我帮助很大。他放弃了一家高薪聘用他的石油公司的固定时间的工作,而选择了不定时的收入较少的工作,他说这样可以有大部份时间翻译大法书和资料,还可抽出时间跟随我到处洪法讲真象。他开车拉着我跑长路,每到一个地方我们一起教功,一起与大家炼功;许多土耳其人都想学功。他告诉人们:这个功法太好了,有益身心健康,适合各年龄,消除紧张,所以你们得到了应该珍惜,我们跑了这么远的路来教你们,你们应该尽快学,既对你们有益,也让我们省点油费和时间,我们俩还得翻译大法书呢。

人们听后很感动,也很接受,于是看到他们比以前学的更认真。渐渐的发现他们开始读书了,并且交流心得、切磋法理,有人说法轮大法是靠你自己修才长功,而不是依赖别人,还要向内找,修心;有的带着惊喜的说血压降下去了,情绪好多了,脑袋不疼了。有的说这样了,那样了,又如何了,最后又好了。有的说现在感觉多么的安静,健康,就象看小孩子们学走路似的。听着他们的交流,为他们庆幸,我默默的发正念鼓励他们继续走好。

我这样忙东忙西的,觉得自己好象一个人顶10个人,怎么忙都头脑清晰。我每天都要出去教功,还要自己学法炼功,还要去一些地方讲真象。走到哪就讲到哪,有时去哪里办事就与他们聊天由此谈到法轮大法和真象;同时给他们两个小册子(1)如何开始修炼法轮大法?(2)《绝处逢生》前8个小故事;还有真象传单,CD和各地炼功点联系人电话等。在讲真象的时候,我保持沉静的头脑和祥和的态度;不执著他学不学。往往我在无为的状态下做事就非常成功。

我在讲真象的同时,也不断的修正自己。我告诫自己:要品行端正,人格高尚,安静祥和,目光端正,高尚圣洁,穿着要得体干净,头发要梳好,整洁。

因我不工作,所以没有更多的人际环境。别的大法弟子是在一边工作,同时洪法讲真象。为了能接触更多的人,让更多的人了解大法,我同时参加了6个学习班,两个语言学习班和4个画画班,并积极参加各种妇女活动。从中我结识了很多人。土耳其有个特殊的民族习惯,不工作的妇女自由组织、团体、聚会特别多。于是我积极参加我能去的活动,又因为我是个外国人,他们很好奇,所以有什么活动都愿意邀请我参加。同时我与他们交往成朋友,同时向他们洪法讲真象。

其实说实话我愿意远离人群,远离喧嚣,后来发现这也是自己的一个个性的执著。我这个好静的个性却隐藏的很深,好久没意识到;后来发现了这是障碍我救度众生的因素,邪恶利用我这个个性远离人群,这就是不让我救度众生。我突破了这个因素,一改以前的执著,放下所有的人心,什么情啊,孤独啊,都放下了。

念一正过来,在洪法,讲真象,教功的效果上也好;发现无私是那么的美好,有许多感受是没有语言能够表达的。比如自己的很难的长期问题,自己的心一放下,师父就给我解决了,改变了我周围人的思想和看法;是那么的光明;我都惊讶我周围的变化。

我还发现,只要你的念正,师父就会给你安排好;比如我们去年年底去商场洪法,由于一个朋友认识商场的经理,在我还没有充分准备的情况下就联系成了;第二天就开始,因为那时安卡拉在外面洪法讲真象的只有我一个人。虽然有几位土耳其人和台湾人也炼功,但他们还没有走到正法修炼中来。我苦于第二天我一个人该怎么办,我走到师尊的像前闭上眼睛心想:师父啊,我明天该怎么办呢?眼前就出现了一个藏蓝色的海面,左边是5个弟子在那闭目打坐,每位头上顶着一个莲花灯;我也没明白什么意思;就过去了。果然第二天加上我共有5位新老学员一起到商场洪法,而且每个人都象安排好了似的都知道自己干什么。我知道是师父安排的。那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站在一个山上,山上到处长满了幼苗;我悟到师父这是告诉我洪法就是播种啊!

我准备通过办画展让更多的人了解大法、大法弟子和大法弟子在中国遭受的迫害。这时阻力也相继来了,但我不退缩。让人们了解大法的美好是非常正的一件事,哪怕只有我一个人,我也要办画展来讲真象。非常出奇,一位刚得法两个星期的新学员,主动前来帮我一起做。很多事都是他联系成功的。第二天就有学员告诉我她有时间,如果我需要做什么就叫她。我明白都是师父在帮我们圆容,只要你做的事是正的。什么事情心一放下,师父就会帮你做到。

大法在土耳其传播的越来越广。现在很多大法弟子主动在证实法。在MERSIN市的一位女大法弟子,2002年在澳大利亚MERBEN得法后,心性提高很快。本来她与丈夫孩子生活在那里,有工作,生活条件很好,但她在2003年7月法会见到师尊后,毅然决定回土耳其洪法救度众生!夫妻双双带着孩子于去年6月回到了土耳其的MERSIN市。在他们的带动下,那里由没有人炼功发展到现在在公园炼功的有近百位法轮功学员。土耳其法轮大法协会也终于在今年4月10日得到正式批准。该市的市长在明白真象后说:我要让MERSIN市的人们都学法轮大法;我还要给你们炼功的地方种上鲜花!

在土耳其的大法弟子中,生动的故事很多。以后有机会还是让他们自己来与大家分享他们的修炼体会吧。总之,其他各城市弟子都在尽自己的专长和所能,在助师正法和救度众生。越来越多的土耳其人在修炼法轮大法。我们在正法修炼的路上越来越成熟。法轮大法已经在土耳其这片土地和这个民族的人心中牢牢的扎下了根。

谢谢大家!

(2005年欧洲斯德哥尔摩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