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上天梯 永不回头(下)


【明慧网2005年6月22日】(接前)

必须要用正念清除邪魔

去年有一天,我去外边地取资料时,正在乘车途中,我的头顶一下裂开淌着鲜血(另外空间的我)一下蹦出一个奇丑的邪魔,跳到眼前晃着,让我头痛。我立即意识到这是魔的干扰,马上用心念出正法口诀。瞬间,邪魔被护法神清理了。而后,一路顺利。我悟到:那是自己头脑里还自封着一种怕心的魔,在考验面前它会暴露出来。实际那天早上我是有点顾虑,想到老母亲为我担心,又想到自己是公安局的重点关注对象,总之是怕心。当自己正念一出,那魔自败。

有一天早上,我和老妈正在发正念,突然接到一个不知姓名的电话,问完我的姓名就挂断了。老妈害怕是公安局在监控,突然老人不会说话了,右侧身体也失灵不好使了,象似脑血栓的症状,老妈掉泪哭了。我说:“妈,别怕,你心性上来就没事”。可是老妈的心里把它当作病,身体不见好转。我对老妈的情放不下来,又怕弟妹们对我不满,只好把老人送医院打针,可是两个星期下来,老人的身体毫无起色。这时,我向老妈讲了好多消业的事,并说:“妈呀,我们是炼功人,那打针吃药是给常人看的,好象在治病,其实它对炼功人一点都不好使,这些天下来劳民伤财的忙一顿啥也不是。对你这80多岁的老人用什么提高心性?也就只有放下情和消身体上的业力。现在我们只有放下有病的心,加快提高心性,好好学法,师父才管,那业才能消下去”。听到这,老妈好象一下明白了,立即说:“我好好学法”。就这样老妈立刻精神好多了,马上拿起《转法轮》学起来。但说是不想吃饭,给我愁的不知如何是好。

师父说:“那个修炼过程就是消业,就是吃苦。你不吃苦那业它消不下去,所以身体上的那个痛苦,它并不一定是坏事。”(《法轮大法义解》)此时,我真诚的请师父加持,让我老母亲的消业快点结束。这时,我看到一个魔在老妈面前来回跳动,就是不让我妈起来,我立刻打出一念:请师父加持,立即铲除邪魔。瞬间,另外空间的护法神一剑劈死邪魔。这时正是吃早饭时间,我马上把饭菜往桌子上一放,问老妈:“想吃饭吗?”老人很爽快的答应“想吃”。说话也清楚了,身体也恢复正常了。这件事实说明炼功人真的没有病,在消业过程提高自己的心性,那关就能过去。


“法轮大法好!”

去年有一天深夜,我躺在床上想:这法轮大法多好啊!要尽快让宇宙众生都知道,要站在最高的山上大喊“法轮大法好!”一边想着一边心里不断的喊着,就这样睡着了。

第二天上午,去同修家送资料,走在路上心里不停的喊“法轮大法好!”时刻都想破口而出。我去了一位同修家,又转上另一个同修家。当走到公路的十字路口,在大道的右侧,地势较高的一家小卖店前,有十几个退休老职工在那坐着聊天,看我过来都笑着瞅我,他们都了解我因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也都知道我人品好,他们笑着议论着,这时站在他们旁边有两个20多岁的小伙子,也在听他们说我的事。突然,其中一个小伙子一边笑着,象逗趣的样子大喊“法轮大法好!”我也大声的喊出“对!法轮大法好!”那些人听了都善意的笑着。那么祥和的场,没有一个动邪念去举报。这是师父慈悲用这种形式来了我的心愿。

不断的讲真象,师父不断的给以鼓励

每天安排半天学法,半天出去讲真象撒传单等。每次出去前,都想好去哪里讲,想好找某人,但有时又不知此人在哪里住,但在师父的加持下都能见到这个人。碰到生人就从身体健康上慢慢引入正题。有时电视播了什么破坏大法的谎言,或者哪里又有同修出点事了,有人就慌慌的说:“现在可紧了,可得小心点”。我认为“越紧”我们就越应该出去,抓紧救度那些不明真象的人。师父说:“讲清真象是对邪恶揭露的同时抑制邪恶、减少迫害;揭露邪恶的同时是清除民众头脑中被邪恶的造谣与假象的毒害,是在挽救人。这是最大的慈悲。”(《精進要旨(二)·致词》)

一天,我顶着大雪去讲,而对方还是个信某教的。经我讲真象,并告诉她修炼要找正法修,千万别误了自己的路,他们夫妻听后都很接受,也明白真象。我继续天天出去。有一天,我在路旁碰到四名妇女在闲聊,我认识其中一人,就凑过去,象唠家常一样让她们明白我们为什么坚持修炼法轮功,那个邪恶之首为什么迫害我们大法,我们为什么向世人讲清真象,最后她们都愿意记、念“法轮大法好”。一天,我向八个人讲真象。

讲真象做的好时,我经常能够感受到师父对我的鼓励。我还要继续往前不懈的做好,为那些不明真象的有缘人加快自己的脚步。

“间隔”是魔障

我撒真象传单与小册子时,如果数量较多,就去空白点的农村,如果少就在本地。在我们周边的远近村庄基本都去了,一切顺利。就在一个多月前经历一次让我深记。那也是师父讲的“间隔”起的魔障,让我吃了不曾有过的苦。

一天,同修建议要去一个偏远不通车的村子撒传单。单程是70多里,来回要走150里路,而且路特别不好走,到处是石头、水坑。我们带上传单、小册子、粘贴上路了,到那时已经是黑夜了。做的过程很顺利,但最后走散了,我找她,她找我(据说她喊我的地方离我只有30多米远)最后她先离开村子。我没有带手电筒,走出村子一片漆黑。那天是阴天,又是深夜,一边是大山庄稼地,野草树丛,还有一个地边的空窝棚;另一边是一片江水,真的很阴森恐怖。当时我真的有些束手无策,无路可走的茫然,但必须往前走。我一边快走加跑,一边拼命的喊她。在那夜深人静的旷野,象死一般的没有回音,那深一脚浅一脚的踢石头,脚痛也顾不上停息,一路上我请师父加持快点找到同修。在走到三分之一的路程,发现远处有手电筒的光亮,于是我一声接一声的大喊她,可是毫无回应,一直快到了,她打着手电都找不到路的情况下,我们才汇合。我累得浑身是汗,两脚踢得很痛,两腿也疼,走路也很艰难。她说在分手的地方不远处喊过我,我找她把那段路走三个来回,按说好象都离不远,可是旧势力看我们太顺利了,加“间隔”来迫害。

按当时的情形真是一种生死的考验,能不能把自己当做修炼人,能不能在关键时刻放下生死,放下自我。师父说“考验面前见真性”(《洪吟(二)·见真性》),不但是在邪恶的人面前,而是任何困境都是修炼人要过的关。那天到最后,我真的走不动了,真都要爬回来,進家快到12点了,发完正念没吃饭就躺下了。一看脚趾踢坏四个,有一个几天就整个趾盖全掉下来了。她也踢坏三个。

沉着应对恶警

前不久,有个星期天早上七点刚过,就听到有人敲门,我想谁能来这么早呢?也许是同修有事来,那些恶警今天休息,于是我没多想,床上的书还有些资料也没及时收起来,就轻易的把门打开,结果真是没想到是公安局那个恶警科长和一个退休了又返聘回来的老警察(也是原公安局的科长)。我冷静的笑着说;“这一大早上来干啥?”那个年轻的恶警说:“来看看你。”我立即说;“真对不起,我才起来,得收拾收拾。”随即,我哐的一下把门关死,回屋立刻开了电视并把声音放大些,让他们听不清我去另一个房间走动的声音,迅速的把大法书等藏好,而后把床上东西弄得乱一点,床单也没放上,一切都显得仓促不整。一切都就绪了,我也拖着不给开门,外边的等不耐烦焦急敲门,我慢慢的走去开门,他们直往里闯,眼睛到处乱看,我也不理他们照样收拾床上的东西,一边堵上他们的嘴不让他们有喘息的时间,就大吵大嚷的说:“看啥看!把我的抵押金还我,你们那是违法的压钱,(我被非法劳教时,被公安局非法从工资中扣去7000元)再说我丈夫身体不好,长期在外医治需要钱,现在家里生活很困难,赶快把我的钱退还给我!”那个恶警忙说;“这事我说了不算,得局里研究决定。”我说:“研究什么研究,就是推托不想给。”他们明知不占理,再没说什么就走了。

通过这件事,我想也提醒同修是要谨慎行事。

学好法,才能走好修炼路

有一段时间,我和母亲在一起学法,时间安排的比较紧,早晨4点多起来炼动功,6点发完正念接着炼静功,简单的吃点饭,就开始一上午或者是一下午学法,(因用半天出去讲真象或做真象资料等)。学法时,我们娘俩都用双盘至结束。老妈学法后大法书都能念了,可速度太慢,所以就由我一人念,念着学法很好,使人精神越来越好,越念越爱念。有一天,我念《转法轮》一连气念了五讲,真是不舍得放下。那天我在梦中:去市里一座最高的大厦,乘电梯直达楼顶。这是师父点化给我的鼓励。

在整个修炼过程,中间有很长一段时间里,表面东奔西跑的做点证实法的事,就用“忙”做理由忽略学法,就是学法心也静不下来,胡思乱想的装个样子,要不然就打不起精神困的不行,根本学不進去。慈悲的师父看到学员存在问题,就不断的从各方面讲法,让我们快些明白过来好精進实修。师父说:“再艰苦的环境、再忙的情况下,都不能忘了学法,一定要学法,因为那是你们提高最根本最根本的保证。”师父又说:“所以学法的时候,大家不要拘于形式,但是一定要放下心去看,真正的去学,不要思想溜号,一走神儿啊,那就等于白学。从另外一方面讲,如果学法时思想不在法上,不只是个形式问题,实际上是等于学法者对法也不太尊敬,那么法能显露出来吗?从这一点上讲,我想,大家一定要放下心去学法,注意在忙的情况下学法要稳住思想。”(《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师父的话让我醒悟,必须救度那些等待你的众生。

我深感自己的责任重大,时间紧迫的不容再迟疑。对大法的认识由“浮”到“实”,从心灵的深处起了质的变化。我首先静下心来学法,打破以往的学法时间(以前晚9:30分就睡觉),现在从中午发完正念开始学法,(除去晚饭时间)到午夜发正念后。学法时头脑清晰,心无杂念,越学越爱学,字字入心,心静到象炼静功一样,而且还有一种不动心的兴奋感,发完正念,接着学到12点30分结束。在休息睡眠时,我不脱衣服,不用电褥子(我家比较冷)甚至有时厕所都不去,不让自己贪欲“舒适”而贪睡,总保持一种清醒的头脑,早晨4点多起来炼动功。

我在继续努力,每天都学到半夜,学《转法轮》两天一遍,中间有时学点经文,连着学二遍《转法轮》后,换学其他讲法一遍,再转回来,上午看些明慧文章,而后出去讲真象,下午整个坐下来学法,以前学法要坚持多长时间,现在学法总有一种新鲜感,让你如饥似渴的放不下。为此,有时不知不觉中,时间很快滑到近2点。这时,我看到:另外空间的我在跑步。这是师尊再一次鼓励,加快前進的速度。

在学法中,我体会到:要修炼,要跟师父走,就不能有一丝怠慢,法是严肃的。一旦思想上微有松懈,求安逸、懒惰、怕心及各种执著心露头,那层层邪魔瞬间侵占你那颗心,它让你无心学法,无心炼功,更无心发正念铲除它,甚至讲真象时,头脑不清,讲不出到底怎样才能使人家接受,或者说使人家明白真象的意义,它操控着你失去理智,甚至把你整个人都给毁了。

师父说:“如果你们表面人的一面执著心不去,师父与护法神就不好办。如果正念强,师父与护法神什么都可为你们做。”(《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我在整个修炼过程中,慈悲的师父一直用点化的方式来鼓励我走好每一步。可我还没有把整个身心无漏的溶于法中,还缺乏向内修,以及整体提高的意识,这是我今后必须修正,提高的,而且必须做好三件事。再一个,可以说被师父选定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多么殊荣而神圣的。今天,我懂得珍惜时间,懂得紧紧抓住这次千古机缘的救命绳索,攀上天梯,永不回头!

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