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信仰宗教的人士讲真象的一点体会

【明慧网2005年6月25日】由于我在旅游区工作,在我的工作环境中,有寺庙和道观,和信仰宗教的人士有接触,主要是佛教、道教的。我看到,在庙里,那些信佛的人,靠卖佛像、香、及一些流通物,去嫌钱,又弄出还阴债这种形式来赚钱;而道观里呢,是靠算命,给人看驱邪什么的来赚钱,一切都是围着钱转,根本就谈不上什么修的问题了。正象师尊在《洪吟》中写到的“利用古庙发黑财”,真的是这样的。但是,确有一些想修的宗教人士,看不透这种景象,他们认为:这就是他们修的形式,这样做就能修成,到极乐世界中去。当然一个人能信仰神佛,也是很了不起的,至少他们相信神的存在。我知道,能跟这些人接触,也说明我们有很大的缘份。同时,我也体会到,师尊的慈悲,不放弃这些愚迷宗教之人。当我得知我的工作被调到旅游区的时候,我就意识到了这点,同时也深感自己责任的重大而不敢怠慢。

现就和信仰宗教人士讲真象,谈谈自己的体会和经验,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1、讲真象时一定要语气平和

信仰宗教的人,不论是哪一门宗教,都对信仰别的宗教人有排斥。当然这是宗教给他们定的规矩吧,当时定这些规矩的时候,是要保证他们的弟子能够修成的,但是到了末法时期,这显出他的弊端了,也是障碍他们得法的因素。在谈话之中,他们可能会非常的排斥,出言不逊,因为他们已经不知道什么是修了,这些也就不足以为怪了。在这当中,我们一定要做到语气平和,做到善,这样有可能和他们能够沟通。我记得一个信佛教的年轻人,一个偶然的机会见面,只因为我说我是修法轮大法的,他很不礼貌的说:“我不跟你谈。”但我的心根本就为其所动,仍是用平和的语气跟他讲,后来他不作声了。同时发正念,更重要的是不为其所动。语气中的善在打动他们的心。

2、不要陷入一个问题中的争论

因为在宗教的信仰中,他们在一些问题,非常的固守宗教中的东西。而在具体的一问题中,很难去跟他讲清楚。那么讲不清楚,就会影响讲真象的效果。我有这样一个经历:我和一个道士讲的时候,这个道士已经修了26年了,我跟他讲,你在定中修,那不是修你,修的是副元神,而他根本不承认,你跟他讲又很难让他接受。如果争论下去,就很难让他们信服。于是,我从中跳出来,说:“在世间,你对名、利、情都看的很淡,什么也动不了你的心,这样你的心是不是象你在入定中心不动的那种状态呢?你在打坐入定中心不动,而你一入世间,就被世间的名、利、情所动,你自己是不是没有提高呢?而修炼,你也知道要提高自己的心性的,那你说谁修的更快呢?”这位道长不吱声,他觉得很有道理。这样我从具体的问题中跳出来去讲,他觉得我讲的很有道理,接下来,我又给他讲大法被迫害的真象,及抹去兽记的问题,他也接受,同意抹去兽记了。

3、从他们能够认识的方面,切入讲真象的主题

⑴、对信仰佛教的人讲

“在佛教中有一个句话,叫‘昙花一现’,讲述的佛教中优昙婆罗花,三千年开一回。佛教中记载,优昙婆罗花,再开的时候,将有‘转轮圣王’下世传法。而现在韩国有两所寺院的佛像惊现出优昙婆罗花盛开。那么你想想‘转轮圣王’和《转法轮》这本书有没有联系呢?”接着引出讲真象的话题。有必要再引述释迦在世讲法时,有个弟子问能不能不脱离世缘而修如来?释迦告诉他的弟子那就等“转轮圣王”下世吧。因为他们在看经书中,能看到这些记载,只是他们对记载理解的太少和太浅。之后,再结合“文革”对他们的迫害引出,恶党对宗教的迫害及对整个社会、人伦道德的破坏,“善恶有报”,天要灭恶党,提醒其抹去兽记,如果表态,就给其声明。之后,讲大法弟子被迫害,依然坚信“真、善、忍”的信仰。往往佛教的人,只认识他们信仰的佛教是对的,对大法不能理解,所以在讲时要注意策略。如果他不能接受,就不要强为的讲下去,这样起不到好的效果。

⑵、对信仰道教人讲

对道教的人士讲的时候,你看他是不是真正的在修。我所接触的道观,他们都是在给人家算命呀、驱个邪什么的。他们搞算命,推八字什么的,我就从人的遭难讲起:现在的人为什么来算命呀,都是害怕自己有灾难,我说这些,那么道士还比较理解。瘟疫、海啸、地震等灾难,从算命的角度说就是人的劫难。你们不是经常给人算命吗?这一点你们肯定能理解的。人类面临这样的劫难,应该怎样的避之呢?他们往往都是摇摇头。接着我又讲,不管是自然选择人也好;自然淘汰人也好。淘汰的是什么样的人呢?不够做人标准的人,也就说淘汰的坏人,能不能把好人淘汰掉呢?不能。你听说“真、善、忍”三个字了吗?这三个字是不是叫人做好人呢?人按照这三个字去做,能被淘汰掉吗?肯定不能。道士也点头,是这样的。

讲到这的时候,我说我再给你们讲个故事:有一个红色的恶兽,为害人间一百多年了,它所到之处,给人民带来灾难──谎言、欺骗和斗争。它强迫人打上兽记,怎么打上兽记呢?从小的时候,你入过少先队吗?道士回答入过。你入队时,一宣誓的时候,就给你的右手打上兽记了,之后,给你的脖子套上红布条。套上红布条啥意思呢?就是要带你走吗?你说一人要跟一个兽走了,会好吗?那个兽不断的制造谎言,迫害善良。多少年,它迫害的好人,尸骨成堆,血流成河,神愤怒了,要清除这个恶兽,对曾经被打的兽记的人,发出警报抹去兽记。所有被打上兽记的人在人类即将面临的劫难中,在劫难逃。你如果被打上了兽记,你是否想抹去呢?道士往往都会点点头。

我告诉这两条,你将会在人类面临的劫难中走过去。道士听到这就会说:“谢谢你!”这时你给他们讲大法被迫害的真象,往往比较容易接受。

如果道士是真正修炼的,有些事还好讲了,你从修炼的角度引入,就更好讲了吗!

⑶、对信仰基督教的人讲

对信仰基督的人讲真象时,我主要从以下话题切入:

从基督教的《圣经启示录》中预言的红色恶兽讲起,人类经历一次大审判之后,所有被打上兽记的人,将喝上帝愤怒的烈酒打入地狱之中,在烈火与硫磺中烧烤,万劫不复。之后,问:“你是否入过少先队呢?入过。你举手向血旗宣誓的时候,你的右手就被打上兽记了。你想不想抹去兽记呢?”往往回答都是“想”,或是点点头。接着再讲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对于阶级的划分。被“地、富、反、坏、右”的,即使是夫妻、父子、母子、兄弟之间都要划清界线。你的母亲犯错误了,她就不是你的母亲了吗?是不是把人性割没了呢?而这种人性被党性代替了呢?因为是党给划分的阶级,党让划清界线的。那么你看这个党性有人性吗?完全是兽性。那么,人说共产党就是《圣经启示录》里描述的红色恶兽。抹去兽记就是退出共产党的“少先队、共青团、共产党员”及恶党的一切组织。

从古罗马皇帝尼禄在宫廷放火嫁祸给基督教徒,从而对其迫害,之后古罗马帝国遭受三次瘟疫的清算。引出大法被迫害的主题,而讲真象。

最后说的是,无论是什么宗教的信仰,对于“善恶有报”这一条天理,都是能认为可。看听真象人的态度,采用相应的讲真象的方式去讲。

当然讲真象的时候,没有什么定式,大家根据情况讲清真象。而总结这些经验,只是给同修一个借鉴,更好的完成史前救度众生的大愿。不当之处,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