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被迫害中走入修炼


【明慧网2005年6月26日】我从一个为大法做一点事的常人,成为一名法轮大法弟子。我把这段从人走向神圣修炼的过程讲出来与同修共勉,同时也希望通过我亲身经历惊醒世人,认清江氏流氓集团的邪恶害世之心。

2002年新春之夜,当人们都还沉浸在农历新年的欢乐当中,伴随着一阵敲门声,一帮恶警和610分子闯入我家,進行了非法的抄家,并洗劫了财物,强行绑架了我妻子。因我不配合邪恶的行为也被强行绑架,扔下了8岁的孩子和70多岁的老母相依为命。

我和妻子被关進了当地看守所。又因我不配合邪恶对善良修炼人的迫害,和不服从邪恶的歪理邪说,被认定思想不开窍,同妻子一起被送往河北保定高阳劳教所。在劳教所我亲身经历和目睹那有华丽词句所谓“教育、感化、挽救”的非人待遇。在善与恶事实面前更让我感到师父的慈悲救度的真实涵义。我也为自己庆幸,我能同坚修大法,正念正行为了证实大法扔下个人利益的大法弟子在一起感到幸运。我得法了,我修炼了,我从一个大法弟子的家属,成为大法弟子。通过他们的言行形成了一个与邪恶的对应场。善良对待人的大法修炼者,他们用平静的心态对待着不明真象对他们施暴者,讲着他们自己在大法中受益的事实,他们讲述着一个共同的事实,那就是——法轮大法好。这是多么好的一个善良的群体。法轮大法真是一块净土,他净化人的心灵,也净化人的行为。有时间、有机遇我就请会背《转法轮》一书的同修背给我听,虽然环境险恶,但听到师父的法理倍感亲切。我明白了法理,也更加理解修炼人无私无我是学法后的行为体现,环境虽苦,可修炼者心中装着法,有师在,心却是很甜。这让我更進一步看清江氏集团的害世之心。在劳教所,恶警想利用我做他们要做的事,找我谈话,叫我骂大法,骂师父,让我恨我妻子,并挑动说:“你看都是法轮功和师父害了你。”我说,我是被谁劳教的,又是谁抄了我的家,今天又是谁这样对待我的,我又犯了那一条,你说我该骂谁?再说,我这么大,从小爸妈没教过骂人,上学老师、书本里也没有教骂人,今年40多岁在劳教所,反倒有人教我骂人了,这倒是件新鲜事。当时把恶警顶的无言可对,一计不行又施毒计。恶警找来他们认为能助他们做我工作的人来同我谈。当时我想起师父讲的法,我心里一下明白,这是旧势力在找我的漏吧。他们来了,说咱们谈谈,我说咱们谈什么呢?谈法轮功,你们都转化了,不是大法弟子,师父的法是讲给修炼人的,不是讲给常人的。常人也不配谈,所以咱们也没有必要谈。(当时我真的不想听他们对师父对法不敬的话)那咱们就聊聊家常吧?(我知道,他们最终的目地还是要让我对大法的表态。)我说,我真的想同人聊一聊家常。可惜,这里没有丝毫聊家常的情趣,也不是聊家常的地方。想聊,待我自由了,我请你到我家聊。我可不想在这里聊出事来。就这样旧势力的安排全被我给否定了,旧势力再施毒招,旧势力没有抓住我的把柄还不死心,一天恶警把我叫去问话:你说“法轮功”是不是什么组织。我心里明白,这又是旧势力干的,我必须给它否定了。我说,做为一个组织就会有处罚规定。这么多年我没有听说过有谁受到过法轮功的处罚。我今天倒是被劳教了,可这并不是法轮功对我的处罚,所以,我认为法轮功没有组织。那你说是什么?我说是一个有着强有效的自我约束心的善良群体。就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用智慧回答彻底的破除了旧势力。由于我的事情特殊,恶警常把我喊去介绍给其他恶警。我也开始在最邪恶的地方讲法轮大法好的真象,并在劳工点上同外面弟子取得联系,能够看上师父的近期讲法。经历了磨难,使我成熟了很多。一年后我又被调回,见到一名恶警同他谈了话,他说,我没有想到,这一年没有把你转变了。我说:变了,我只有越变越好了。

在劳教所这两年多来,我和同修们一起,默背大法和师父的经文,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条件,震慑邪恶,发正念消除邪灵烂鬼,向劳教所里的管教和有良知的干警洪法讲真象。在师父洪大慈悲的关怀下,同修们以法为师,闯过一道道魔难,也经受了一次次熔炼,也再一次证实了师父的慈悲洪大,和大法的圆容不破。

当我们从劳教所回到家,家已被洗劫一空,因水管漏水,房子也快浸倒了,孩子被当年抄家时的惊吓,至今心有余悸,现在敲门声稍大一点,就精神紧张。回单位上班只给生活费,面对一切丝毫动摇不了我们坚修大法的正念,做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做的“三件事”,紧跟师父正法進程,走正自己回家的路,不负师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