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重庆潼南卧佛镇政府人大副主任张兴超遭迫害事实


【明慧网2005年6月28日】原重庆潼南卧佛镇政府人大副主任张兴超,女,64岁,户口在重庆市潼南县正兴街派出所,原住潼南邪党党校后面,已经退休。以前有多种疾病:腰椎骨质增生、肾盂肾炎、解大便困难,吃了很多药无效,医生说:此病无法治,只有一死。1997年1月12日张兴超开始修炼大法后全部疾病消失,一身轻松。

99年12月9日,张兴超、谭芳、沈刚芬去北京上访,在火车上给乘客讲真象。便衣检票,知道了他们是上北京,就把他们绑架了,强制在襄樊下车后,押到铁路派出所,关进小间,强制说出了姓名、住址。潼南县公安局一科张良、李恒毅、李永红过来给他们戴上手铐,把他们劫持走。在重庆候车室,大法学员们给世人讲真象,张良对学员们很凶。旅客和乘警都说大法学员们好,叫恶警不要给学员们戴手铐,但恶警张良把大法学员们带上警车就上了铐。

第二天晚10点多,张兴超等大法学员被非法关押到潼南公安局,李永红进行强制搜身,抢走张兴超的350元钱(无任何收据),抢走另外两个学员每人100多元。当晚三名大法学员被劫持到党校小黑屋关了一夜,第二天被劫持到潼南看守所关押。刘姓管教搜身,说:“把钱拿出来,我给你上到账上。”大法学员的钱被迫入了账(在看守所卖东西时就下账),当时恶警李永红在场看见,回去便告诉张良账上有钱,张良就开个白条上来逼迫张兴超签字,强行提走1200元。张兴超被关在17号舍房,一个大床睡20几个人,其中有一个死刑犯,一个无期。

在看守所不准学法炼功,几天后李恒毅开始非法审问张兴超。张兴超坚持修炼大法,张良便威胁她丈夫和儿子,说要判劳教,敲诈保证金4000元,说一个月内“转化”就退回。 2000年1月2日张兴超被放出。一个月后,张良指使李恒毅到家把张兴超叫去。张良亲自问:“你还炼不炼?”我回答:“这么好的功法,当然炼。”张说:“要炼,就没收保证金。”张叫她丈夫把收据拿来,她丈夫说收据不见了。张说:“不见了好办,来签字就是。”于是把2000元作没收,2000元作接送费(没开收据)给吃掉了。

2000年2月27日晚6点,恶警李恒毅到家来叫张兴超去公安局,说张良要找她。李恒毅问她还炼不炼,她说:“我坚决炼。”张良威胁说:“这样说考虑后果哟。”于是他们两个把张兴超绑架到拘留所,进行非法“监视居住”,并要她签字。张兴超不签,恶警张良对李恒毅说:“她不签算了,你给她签。”李恒毅就给我签了。

6月16日,张兴超丈夫找到张良说:“你把张兴超要关到什么时候?我去重庆打工了,也不管她了,看你们关多久。”张良说:“你交点钱,把她接回去,到重庆去,不准在潼南住。”张兴超丈夫说:“你把她关着,没有工资,上次(被敲诈)都是借的,没有钱。”张良说,交生活费,5元一天。张兴超丈夫表示去借,随后交了550元生活费后,张兴超才回到家。

2000年7月1日,张兴超和张华等7人去北京上访。3日到北京,信访办不准上访,不接待法轮功。5日上午20多大法学员(有其他地区的)在天安门广场打“法轮佛法”横幅,拉开之后,恶警扑来,把大法学员全部绑架到广场公安分局,大家都不说地址、姓名。下午5点多钟,被拖到大兴县公安局(包括潼南6人),后把大法弟子全部分散,张华被劫持到孙村派出所,张兴超被劫持到离大兴县120里的一个派出所,其他几个不知什么地方。恶警对张兴超谩骂,并骂大法师父,到深夜2点多。6日下午张兴超被转到大兴县看守所。

7月19日不法人员又把不说姓名、住址的大法弟子用几辆警车转到天津五青县一个看守所(靠近北京),每天强制奴工劳动,完不成数量,恶警便指使“牢头”打。

23日,一个头发都全白的老警察对张兴超说:“你说地方我把你送回去。”张兴超:“你们骗人。”老警察:“不会,我亲自送你。”“你看我头发都白了,还骗人吗?”

张兴超被伪善欺骗,说出了姓名住址。此恶警马上打电话到潼南对证,并说:“她要自己回来。”潼南公安局不同意,叫不要放人。

恶警张良接到消息后,立即就打电话到卧佛财政所,叫从张兴超的工资中给他提5000元“接送费”(所长李立)。提了钱,25日张良和潼南610头目蔡聘坐飞机到天津。25日晚,恶警张良和李恒毅把张兴超送看守所17号舍房。

2000年8月25日,张良做材料非法判张兴超劳教1年,叫她签字。张兴超说:“我做好人,为什么要签字”。张良又对李恒毅说:“她不签算了,你给她签。”李恒毅就又给签了。到了重庆劳教转运站,检查了身体,又叫张兴超签字,张兴超不签。张良又说:“她不签算了,你给她签。”李恒毅就第三次给签了。

张兴超被劫持到茅家山女子劳教所三中队。一进去就被强制背司法局定的23条,她不背,就被罚站,从早上8点站到晚上9点,除吃饭外,全站。3天后,罚站的同时被强制听23条的录音。张兴超还是不背,不法人员们就指使劳教犯人读,强制大法学员们听。

劳教所前3个月,全是强制在太阳下坐小凳子。3个月后被迫到三中队制鞋车间打杂,每天工作13小时。

2001年1月,大法学员们集体抵制奴工劳动。恶警就强制看诽谤大法的录像,大法学员们发正念,念正法口诀,2天后,就停止了。后就把大法学员们关在屋里,吃喝拉撒都在一个小屋,不许出门,不准接见。

2001年8月17日卧佛镇潘XX和妇女主任来接张兴超,当时接她去重庆儿子那儿。刚出茅家山,政法委书记蔡聘打电话来要求接回潼南,不许回家。晚上8点在610办公室,蔡问我:“通过1年的劳教怎么样?”有余勇在场。张兴超就给他讲真象。他说:“象你这样顽固,上面有指示,劳教不转化就送洗脑班。”它们的企图未得逞,17日晚张兴超回到家。

张兴超被不法人员敲诈钱财合计:350+1200+4000+550+5000=11,100元。

相关单位和个人电话(区号:023)

*潼南县公安局 地址 :潼南县正兴街。
值班室:44551762
办公室:44551138
总机电话:44551129,44551432,44551743,44551330。
公安局局长:殷建中,办44582001(也有提供44555178),宅44556679,手机13908348968。
公安局副局长:文勇(主管迫害法轮功),办44582006,宅44551228(也有提供44552773,44551399),手机13709428263

*潼南国安大队
[注]:2000年时一般被称为“公安局一科”,那时科长是钟明,张良居他之下。
国安大队电话:44582011,44552429。
国安大队队长:张良,办44582011,44552429,宅44553568,手机13709428300(13709428301)。
张良在餐厅的电话:44569059,小灵通44900206。
张良,男,41岁,借迫害法轮功往上爬,挤下钟明,夺取“科长”,后来变为国安大队队长,其人罪恶滔天。
李恒毅,男,约40岁,有络腮胡子,从99年到现在一直是国安大队迫害法轮功的“主力”。
李永红,女,约35岁,99年到现在一直在国安大队参与迫害法轮功。
国安大队恶警:罗永洪、张世茂、刘勇 、袁学平。2005年又增加舒林、高翔(副大队长)。

*潼南看守所
地址:潼南县新生巷18号(常称“豆芽儿湾”),与县中队、拘留所、戒毒所在一个地方。
看守所电话:44551213,44571988。
原看守所所长:黎子贵,男,50多岁,已退休,其儿子不务正业,99年前被判几年刑,后由刘仲明到永川监狱通过关系保出。
现看守所所长:周钧(正), 徐向阳(副),44551213、44571988,手机13709428783。
周钧,男,原古溪镇派出所所长,参与绑架唐德良等,2002年下半年调潼南看守所任所长。
潼南县看守所狱警:陈健、杨盛华、何华、岩密、刘勇等(更多名单待查)。
潼南看守所狱医: 刘光海,男,约50多岁,潼南县医院门诊部副院长,99年到现在一直兼职于看守所(得双面工资)。办44563155,宅023-44554793,手机13500318508。

*潼南拘留所
地址:与看守所共用一面围墙
电话44582026。
[注]:在拘留所被关押人员的伙食吃看守所煮的(与看守所被关押人员吃的一样),却强制交生活费,在这里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强制交过5-10元/天的生活费(实在诈不出钱的也要打欠条),而且很多都是以“监视居住”的借口被非法关押的,一关就是几个月,甚至半年。
原任所长:刘仲明(99年-2001年),男,约50岁,原任看守所所长,99年前因出了事(整死了或放跑了犯人),被降职到拘留所当所长,曾是空军转业,现退休。
原副所长:李军华(2000年-2001年),男,约50多岁,当兵转业。
拘留所所长:黄全晟(现任) 44582026, 44555345,手机13709428631。
潼南拘留所历任干警:代廷银、龚福春、陈健、廖所长、刘干事、邓国兴、陆光友、张XX,等。(拘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突出迫害主要是强制灌食、敲诈生活费等)

政法委办公室:44551812。
政法委书记:蔡聘,男,县委常委,610头目,潼迫害大法的主要凶手之一。办44568968(44551812,也有提供44582005)、44566068,宅44553887,手机13808337398(13908354919)。
政法委副书记:蒋道义,男,分管法轮功,办44558113、宅44552668,手机13908391668。
潼610办公室头目:李龙荣,男,亲自到拘留所迫害大法弟子,灌食。(有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犯罪材料)
潼南纪委书记:李平,兼县委副书记。曾经不法之徒说:潼南的法轮功既挂横幅又挂喇叭,因此特派李平来专“管”此事,在各乡镇有挂喇叭的地方,凡是炼法轮功的都被抄家,若发现大法书籍就抓人。办44551729、宅44551653,手机13709428529。
纪委黄XX:迫害过张兴超。
潼南卧佛镇财政所:所长李立

重庆市女子劳动教养管理所(茅家山):67851863
地址:重庆江北区五江路21号,邮编:400024
涂德语──重庆市劳教局政委,男,约50岁,常来督促加重迫害。
刁XX──所部恶人,可能刁效兰就是她,常到中队查看。
胡 宏──男,30岁多岁,原西山坪劳教所教育大队大队长,后调重庆茅家山女子劳教所,一张“苦瓜脸”。
高 定──男,30岁左右,曾是西山坪劳教所办公室秘书,七大队教育干事,后提升为茅家山女子劳教所的。 大队长。头发卷曲,鼠眼,说话声调异常、阴怪,擅讲歪理邪说,曾亲手打大法学员,并且狠毒。
二中队恶警:余庆华(队长)、刘雪利、李皖渝、何宗玲、谢XX、杨明、胡梅(脸黑,对眼)等。
三中队恶警:范培培、许芳、杨莉、陈X、余队长、王队长、丁红娟、王芳、王志涛、罗川梅、陈永利(药教员)等。
重庆市女子劳教所四队:67861870

参与迫害的还有:火车上的便衣、襄樊铁路派出所、广场公安分局、大兴县公安局、大兴县看守所、离大兴县120里的一个派出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