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杀

高蓉蓉“失踪”的三个月和被“救治”的十天

【明慧网2005年6月29日】高蓉蓉,一个令人广为知晓的名字,一个因坚持信仰而遭毁容的纤弱女子,在越来越多的目光集中到她所修炼法轮功和正在中国发生的灭绝性迫害的时候,悄然去世了。

有心人注意到,高蓉蓉案中的一些事实细节,虽因迫害环境的暴戾残酷、邪恶中共的严密封锁和掩盖,以及许多相关当事人被非法抓捕并正在遭受迫害等因素而显得不够完整,比如导致高蓉蓉死亡的直接原因,她是如何被再次绑架的,被绑架以后遭受迫害的细节情况等等,但随着此案更多案情经民间秘密渠道传到海外,一个鲜明的结论浮现在人们眼前:高蓉蓉死于“610”的谋杀。

* 急于灭口

2004年10月从邪恶监控中成功走脱,并向世界曝光被电击毁容的迫害真象,被“610”视为眼中钉,欲拔之而后快,“610”头目罗干亲自布置报复迫害,称“这事国际影响太大”,命令手下要“处理好”,并亲自布置迫害,公安部定为26号大案,沈阳市安全局成立了“专案组”,沈阳市司法局曾发出抓捕高蓉蓉的“协查通报”。

“处理好”,一个直白且微妙的谋杀令。据知情人透露,高蓉蓉2005年3月6日不幸被再次绑架后,一直被秘密关押在马三家劳教院,直至6月6日因生命垂危而送到医大医院急救。在这三个月中,她经历了什么,如何导致生命垂危,外界无人知晓。曾经营救高蓉蓉的大法弟子多人亦被非法抓捕关押,遭受迫害。

她的父母曾多次到马三家询问情况和要求见面,马三家院长苏境谎称高蓉蓉人不在马三家,有关方面对高蓉蓉在进行审查,连她也见不到;欺骗高蓉蓉父母说高蓉蓉“现在很好,吃饭吃的挺好。”对家属合理合法的见面要求,马三家始终无理拒绝。一王姓院长在6月10日高蓉蓉送医大急救的第四天声称:“一开始我们就不想收高蓉蓉,是‘上边’压的。现在‘上边’什么时候让见让放我们听‘上边’的。”

高蓉蓉原所在单位沈阳鲁迅美术学院在3月下旬传达文件时,还谎称高蓉蓉在国外。

“610”用刻意封锁消息,人为的使高蓉蓉在人们的眼中消失了,从沈阳市张士劳教院、马三家劳教院,到辽宁省司法厅、省劳教局、沈阳鲁迅美术学院等部门的人都统一口径,没有任何部门、任何人提及高蓉蓉的下落和真实情况。

一个险恶的谋杀被刻意掩盖着。在不为人知的黑暗中,高蓉蓉经受了和平环境中的人们难以想象的摧残和折磨。在这个过程中,高蓉蓉被推向生命垂危的境地。

* 送医急救只是表面文章

高蓉蓉再次出现在人们的视线里,是6月6日。

医大急诊室高蓉蓉的抢救医生曾说:“(高蓉蓉)来时(6月6日)就是危重。”

从6月6日到6月16日高蓉蓉去世的十天里,“610”是否允许对高蓉蓉实施实质的救治了呢?

高精度图片
高蓉蓉的医学死亡证明书

高蓉蓉的亲属中有一人懂医,当时就看出给高蓉蓉的营养药不够量、不对症,并诊断高蓉蓉是长期不得进食而身体衰竭。

据知情人透露,在她去世前,医院根本没有提供应有的治疗,甚至不给一点食物。医院不能对一个危重病人施行切实有效的救治,不能不令人相信,一定是有特定的“必须服从”的指令,或是迫于巨大的压力。那么,这个“指令”和压力除了罗干极其“610”系统,又能来自于谁呢?

6月12日上午9点多钟,高蓉蓉的父母得到通知后赶到医院,见到高蓉蓉已是命若游丝,嘴里含着呼吸器、骨瘦如柴、完全没有意识、全身各器官衰竭,没有生理反应。脸上特别是左脸布满电击毁容后的疤痕,触目惊心。

即使这样,其间仍有20名左右的监视人员对高蓉蓉进行监视。甚至当着高蓉蓉母亲的面,多次问医生高蓉蓉什么时候(能)死。

另据医生反映,通过医疗仪器显示,高蓉蓉的头内有异样;医生并怀疑高的脑部异样是因为曾被注射过破坏性药物。

高蓉蓉家人曾要求索取高蓉蓉从马三家到医大的相关病历及诊断资料,均被无理拒绝。这背后掩盖的又会是什么呢?

尤其令人惊讶的是,在高蓉蓉去世的几天前,邪恶之徒已经到处对周围百姓放风,说高蓉蓉绝食“自杀”。

高精度图片
高蓉蓉遗体的委托存放协议书

在高蓉蓉被迫害致死之后,沈阳“610”和公安禁止家属察看遗体,逼迫家属同意由警察监视、操控。甚至想抢得“遗体存放委托协议书”和“遗体冷藏入/出柜通知单”等手续单据,以便在沈阳市殡仪馆对遗体强行火化。公安在高家附近安排特务监视的基础上,又安装了监控设施,并且在殡仪馆、高家住宅附近,如便利店和市场等处安排了许多便衣,对高家实行封锁和严密盘查。“610”害人夺命之后的恐惧和逃脱罪责之妄想,昭然若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