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二婶的教训


【明慧网2005年6月4日】我村张二婶一生勤劳,是一个老实淳朴的农家妇女,一生有五个女儿一个儿子,98年儿女们相继成家,本想过个舒心的晚年生活,每天打打麻将、串串门,感觉挺好,98年底,突然腰腿疼得受不了,连炕都下不来了,经医院初步诊断为:腰椎间盘突出,得做手术,99年春季经人介绍学了法轮功,只两周时间腰腿不疼了,而且鼻子、耳朵也都通气了,她本人和全家人都感受到大法的神奇,从此以后张二婶烟不抽了,牌不打了,一心修大法了,每天总是头一二名到炼功点。

99年7.20风云突变,江泽民与共产邪灵相互勾结镇压法轮功,当时邪恶真是铺天盖地,家人都吓坏了,全都不让她炼了,还告诉她:“有病宁可上医院,也不炼了。”她由于学法时间不长,怕心很重,在压力下不炼了,把书藏起来了,幻想着什么时候让炼再炼吧,每天又去打牌抽烟了。到99年底,病又犯了,连续去了五次医院,诊断为“脊髓增生(内长骨刺)”,直接影响造血机能,多则一年少则一二个月就可能去世,这下全家都傻了眼,为她准备了后事。

在最后一次去医院检查,在车站等车时,上午10点左右,陪老伴到附近商场买表时,猛抬头,看见一个20岁左右的年轻和尚,皮肤又白又亮,身穿鹅黄袈裟,浑身金光闪闪,单手立掌,微笑向她走来,她很惊讶,一看商场这么多人,都没看见,对老伴说:“快看,有个和尚上我跟前来了。”老伴也没抬头就说:“没有的事,商场哪来的和尚,别胡思乱想了,快帮我挑表吧。”她非叫老伴看,老伴不看,僵持了2分钟,和尚擦身而过,还回过头来冲她一笑,这时老伴也抬起来了,和尚也不见了,老伴说她眼离了,可她确实看得真真切切。

回家后,同修去看她,她把此事一说,同修是老学员,就叫她把《转法轮》请出来,翻开师父照片一看,呀,这不是师父吗,同修说:“你才得法两三个月,动作不熟,双盘都不会,师父都不忍心丢下你,还不赶快接着修,谁也救不了你,只有师父、只有大法能救你。”她当时掉下了眼泪,感到愧对师父。(此时她全身已多处出现拳头大小的青包,就是癌块,医生背着她告诉家人,只能活一两个月)。在师父的呵护下,在同修的鼓励下,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只半个月身体恢复正常,浑身有劲,脸色红润,癌块全部消失,她和家人再次感到大法的神奇。

因她每天吃的都是以毒攻毒的药,这时师父给她清理肠胃,她只吃清淡食品,家人都让她吃大鱼大肉,增加营养,此时电视台、电台每天邪恶攻击大法,诬陷师父,她本人和家人对大法又产生了怀疑,又动摇了,家人趁机请来了附体功给看病,被家人强行灌下了附体功的药(蚂蚁、蝼蛄、地蚕等),三天后去世。

临终前叫儿子扶着打了会坐,说:“自己是孬种,不争气,不坚定,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

后给同修托梦,捂着脸痛哭:“你们炼功带着我吧,我后悔当时为什么不坚定呀。”后来她的老伴看见同修说:“你们活得多好,欢蹦乱跳的,我后悔当初不应该干扰她,都是听了江泽民的鬼话,我后悔死了,我恨死了共产党搞运动这一套,不然她也死不了。”

望那些过病业关的同修们引以为戒,对师对法要坚信不移,师父不想丢下一个弟子,可是我们自己不争气也不行,师父就要我们这颗心哪。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