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证实法中的一些教训


【明慧网2005年4月29日】近一段时间以来,本地区不断有大法弟子被绑架,针对发生的事,我向内找,找到了一系列问题。

2002年初由于同修出卖,(实际是自身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邪恶要抓我并送洗脑班,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提前得知消息,机智走脱,一段时间过后,我又回到家中,由于怕被恶人得知消息,很长一段时间不敢出门,更不敢堂堂正正的去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同修们都在抓紧时间讲真象,而我却躲在家里不敢出门,当时感到非常痛苦,通过学习师父《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当然了,我们大法弟子每个人都说我们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那不是嘴上说说的,就是按照大法、正法的要求去做,就不承认你历史上安排的那一切,我包括你旧势力的本身我都不承认。正念很足就能排斥它,就能否定它的安排。因为我们绝对不能承认它的。”师父的话点醒了我,我整天在家不敢出门,怕被坏人知道,怕被公安抓捕,这不就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吗?既然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就应该去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

认识到这一点,我心里非常亮堂,有说不出的喜悦和兴奋,又从新回到证实法的洪流中,并担任一部份大法的工作,但是,一段时间后,我在个人修炼方面表现出不精進状态,学法流于形式,对法的认识和实际修炼相差甚远,加上显示心的作用,和同修切磋时夸夸其谈,说的头头是道,以至于给同修造成误解,认为我法学的好,修的好,并对我产生了依赖心理,我本人在这样的环境中,显示心和求名的心也被加强,做大法的工作时执著自我,甚至和同修配合时,象领导一样发号施令,行为上已经脱离了大法。再加上事情多,学法时间相对减少,炼功和发正念都很懈怠,求安逸心随之滋生,情欲也被邪恶因素加强,自己也想精進,但总感到被一种物质包围着突破不了。

这时,由于恶人举报,当地公安再一次对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進行迫害,把20多名大法弟子的姓名在电视上公布,并用金钱悬赏捉拿,其中就有我的名字。这时,我的怕心又上来了,整天想着万一有人举报怎么办,于是,便躲回娘家,过几天没什么消息就回家中,刚到家,就有一位和我一样情况的同修被绑架,并送劳教,听说后我怕的更厉害,仿佛同样的灾难就要降临到我的头上,也没了正念,完全用人的思维推理,于是把自己手上所有的大法的工作都推给了同修,再一次的躲起来,并想起要离开本地到外地定居。

这时,同修为了帮助我,送来了明慧网上的材料,通过学习师父的讲法和明慧网同修的体会,我找到了自己的差距,走出了心性的误区。同修在证实大法的路上做的堂堂正正,无私无我,而自己总是磕磕绊绊,平时也经常想坚决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一切由师父说了算,邪恶不配考验我,可一遇到问题人的一面就占了上风,正念不强,究其原因,还是因为自己对大法不坚定,怕心重,放不下自我,虽然也做一些大法的工作,但总是在执著自我保护自己的小圈子里跳不出来。遇到干扰时,不是用正念去破除旧势力的安排,而是采取了逃避的办法,心性没有得到提高,人为的滋养了自己的怕心和各种执著,让邪恶抓到了迫害的把柄,以此为借口進行干扰,以至于为了保护自己置大法的工作于不顾,无形中给大法带来损失。

通过向内找,我看清了问题的所在,心态也渐渐平稳下来,最近学习师父2005年的《美西国际法会讲法》,我更加认识到了自身存在的问题的严重性,在此,我把自己这一过程写下来,一方面给邪恶曝光,另一面,希望同修以我为戒,堂堂正正的做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不要再被邪恶干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