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父、坚信大法 踏实的实践着自己的史前大愿


【明慧网2005年6月7日】我的大嫂是一位朴实的农家妇女,她为人纯朴正直,人缘非常好。大嫂是96年得法的,在师父的呵护下,在正法修炼的道路上坚定的走到了今天。由于大嫂不识字,不能把自己正法中正念正行的事情写出来,我觉得有责任帮她写出来与同修共享,由于自己文化有限,层次不高,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大嫂虽不识字,但能说会道,办事踏实大方,又愿意帮助别人。自得法后,在师父法身引导下,使很多有缘人得了大法,并且一直负责全镇的资料传递工作,在精力上和经济上付出了很多。但是她总是不满足自己,觉得自己做得离师父与大法的要求相差太远。所以她总是努力的学法,对自己的要求非常严格,大嫂在得法前是不识字的,她硬是凭自己对大法的坚信和用心,认识了所有大法书籍的字,使她在正法修炼的道路上走正了每一步,在邪恶迫害下没有给自己的正法修炼留下污点。其实大嫂一直都是邪恶迫害的重点目标,每次都是在师父的呵护和自己的正念正行中有惊无险。下面就是她堂堂正正走在修炼路上的几件事。

2000年——2002年是邪恶迫害最为疯狂的时候,但是大嫂并没有被邪恶所吓倒,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踏实的实践着自己的史前大愿,经常一人骑车十几里路到没有大法弟子的村庄发放真象资料,每次带的都很多。而且每次都能顺利按照自己事先布置的计划完成,并且安全回家。她告诉我,她在发放资料时心里一直很坦然,一点怕心都没有。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让所有收到真象资料的人明白真象得救。

有一次,我回家带去很多不干胶真象贴,她一个人在深夜二点左右到离我村三、四里地的村子贴(因为第二天是大集),当贴到一半时,突然有一个人骑车过来,她马上顺电杆蹲下,那人从身边而过也没发现她。她当时心里想到我是大法弟子,有师父法身保护,谁也看不到,那人过去后她又继续贴,没有半点怕的感觉。顺利贴完所有真象贴,安全返回家中。每当她做完后就说其实都是师父在保护我们,我们做证实法的事情时,才有那么大的胆量和智慧,每做一次也是修炼我们自己,提高对大法认识的最好机会,也只有你在努力做的时候,才能充分的体会师父为度我们是多么的不容易,也深感自己的责任重大,没有理由不做好我们应该做的事情。听完这些话我都非常感动。

2000年11月30日,大嫂跟我说:她这几天心里总是不踏实,坐立不安,真想到北京去为师父和大法说句公道话,可我没有出过远门,又不识字,有点犯愁。我说那我跟你一起去。她说好,我们决定星期五走,因为我孩子上学没人做饭,那天是星期三,需隔一日,可当晚大嫂老也睡不着觉,刚刚睡着,师父就在梦中点化她,修炼路上没有榜样,学法修炼要靠自己,要走自己的路。她猛然悟到不能再等了,她必须一个人先走,她想我是大法弟子,我还怕什么困难?师父会帮我的。她当即起来穿好衣服跟我大哥(也是修炼人)说我不能再等了,现在马上就走。趁天不亮步行十几里路坐车,当时去北京都不能直接去汽车站坐车,得中途转车,因为邪恶对大法弟子進京上访控制非常严格。大嫂到车站后先实了一张到济南的火车票,再转北京。

作为第一次出远门,肯定是有困难的。但是大嫂就是凭着对大法的坚定信念,并求师父帮忙,晚10点多钟火车就要开了,人们开始准备检票上车,当时不知为什么大嫂仍然一个坐那里不动,好象没发现人们在忙着上车,直到人们都走出候车室,她还木然坐那里不动,这时不知从什么地方过来一位小伙子,热情的招呼说:“大姨你去北京嘛!车快要开了”大嫂好象一下子清醒过来,发现周围没有人了,急忙说“是啊,我怎么没发现呢”,小伙子说:“你跟我来吧”大嫂起身跟小伙子走出了候车室,直奔進京列车,上车后,刚找好座位,列车就开动了,这才想起谢谢那位好心的小伙子,可小伙子早已不知去向。大嫂心里想这又是师父在帮她,不然真的就要误车了,她在心里直喊:师父啊!您放心,弟子一定要好好做,把我要说的告诉众生。

上车后,车上查票查的很严,大嫂心里想,我是来京证实大法的,谁也不配查我!果然查票时没有细问就过去了,顺利到达北京。下车后她不知道怎么走去天安门,还是乘出租车吧,可是找了几辆车,司机一听说是去天安门,关上车门就跑。怎么办呢?那我就多给他们钱吧,或者先上车再说去哪里。这招还真灵,出价后司机很快就把她送到了天安门。

刚到天安门广场,大嫂就看到不远处有同修在打横幅,就赶紧跑过去,一边跑一边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清白,我师父是好人”,还没等靠近那些同修,就被两个恶警拳打脚踢的拖到了警车上。上车后大嫂质问:“我们只是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们凭什么打人、抓人?”恶警上去又将她按倒。不多时车上就抓满了大法弟子,随后就将他们拉到了已关押了很多大法弟子的地方(大嫂不识字不知是什么地方),紧接着就开始了非法审问。大嫂除了向他们讲真象,高喊“法轮大法好”外,其余一概拒绝回答,只是微笑着看着他们。恼羞成怒的恶警就狠毒的打她,罚站,搜身,结果大嫂身上的一张火车票没有及时扔掉,被她们搜去,根据这一点,恶警就打电话通知驻京办恶警接人。被恶警接走以后,又是不停的审问。在大嫂身上他们同样没有得到他们需要的东西,他们便气急败坏的说:“你再不说就送你去大西北劳教。”大嫂平静的告诉他们,这些在我来之前就想好了,我要是惧怕这些就不来了,我该告诉你们的都告诉了,我不想说的你们连半个字也休想得到!这样在北京关押了四天,邪恶始终没有得到大嫂的任何情况。第五天,天还不亮,邪恶又开始提审大嫂,并且说,如果今天还不说,就真的要送大西北了,大嫂只是微笑着没有作任何回答,这时恶警便摇摇头说:“我真是服了你们了,那你就等着吧。”

接着恶警们就把其他几位青岛的同修叫来,当着大嫂的面说:“你们几位今天就可以回家了,现在就上车吧。”并且狡诈的对大嫂说:“你就在这等吧。”大嫂没有理睬他们,心里只有一个强大的正念,我是师父的弟子,我的事只有我的恩师说了算,邪恶不配管我们大法弟子的事,它们也管不了,这不是我待的地方,家乡的证实法工作在等着我,我要回家,请师父帮我。在强大正念的威力和伟大恩师的加持下,过了不长时间,一个恶警来到大嫂跟前说:“你也上车吧”。上车后看到同修都在车上,便知道这就要回家了,同修们都高兴的祝贺大嫂用坚信恩师、坚信大法的强大正念战胜了邪恶,后悔自己没有做好,并鼓励大嫂坚持到底。大嫂说放心吧,我会按师父的要求做好的。

车子很快启动,经过一天的颠簸,汽车终于驶出高速公路,向市里驶去。在一个前不着村后不靠店的地方,汽车突然停住,恶警指着大嫂说:“你下车吧,愿去哪去哪,我们不管你了”。下车后,大嫂一看已经快到晚上10点了,回家的车已经没有了,怎么办,刚想往前走,这时一辆出租车停在跟前,司机说,去哪里?坐车吗?大嫂说了家乡地址,问道你去吗?司机说钱多点,大嫂说行。经过六天的正邪较量,在慈悲伟大的师父呵护下,大嫂堂堂正正的回到家中,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

2003年5月至6月间,盘踞在我镇另外空间的邪恶旧势力,不甘心自己的灭亡和失败,操纵着那些人世间的坏人和恶警,对我镇大法弟子進行了大肆的抓捕和疯狂镇压,全镇笼罩在邪恶的恐怖之中,恶警车似狼嗥一样响彻在我镇的日日夜夜,那些失去理智的恶警见大法弟子就抓,非法抄大法弟子的家,完全没有了人性,短短几天的时间就绑架、关押、劳教大法弟子二十多人,被逼流离失所多人,破了本地的最高纪录。它们对这些手无寸铁的善良百姓,严刑拷打、吊打、塑料袋套头、死人床老虎凳等,其手段之残忍,骇人听闻,令人不寒而栗,恶警使用逼供、诱供的流氓手段,使有的学员承受不住,在邪恶的引导下,说出了大嫂和大哥等人。恶警和坏人如获至宝,组织了大量的警力,不顾社会治安恶化,对一心向善的大法弟子进行了重点抓捕和到处追捕。当时因事外出的大嫂和大哥在伟大的恩师慈悲呵护和安排下,使邪恶的几次蹲坑和抓捕都落了空。有时大嫂刚离家,邪恶就来了,有时恶警刚撤离,大嫂就回到了家中。一次次的扑空使邪恶之徒恼羞成怒。黔驴技穷的邪恶把魔爪伸向了大嫂的亲属,以查“非典”为名到亲戚家搜捕。并且到儿子的单位对儿子威逼恐吓,让其说出母亲的下落,遭到了明白真象的儿子的怒斥和严词拒绝。使这些气急败坏的恶警气势汹汹的来了,灰溜溜的走了。为摆脱恶警的迫害,大嫂和大哥被迫害离开了自己的家乡,过上了流离失所的日子。

在那黑云压城,恶浪翻滚的日子里,使大嫂的有些亲属害怕了,劝大嫂妥协。这一现象使大嫂清醒的认识到,这是另外空间的邪恶黑手害怕了,从而操纵这些常人以达到它们的邪恶目地。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有法在有师在,我们怕什么,决不能让邪恶的阴谋得逞。大嫂以师父的“一个不动就制万动”(《在美国中部法会上讲法》)的教诲,对亲属讲的一切毫不心动,并耐心慈悲的向他们讲真象,我们大法弟子按照真善忍做人,善待他人,做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我们讲真象救度世人是神圣而伟大的壮举,是功德无量的善事,做好人何罪之有?该自首的,该交待的,该遭报应的是那些作恶多端,天良丧尽,不惜一切手段迫害助师正法的大法徒的恶警和坏人。

宇宙中的一切都是大法开创的,造就的,一切世人和众生是靠大法弟子去讲真象救度的。大嫂没有消极对待,走到哪都证实大法,讲清真象。不承认邪恶强加给我们的一切迫害,心中只有证法讲真象的光明大道。凭着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的坚定正念,决不承认邪恶强加的什么流离失所,在伟大恩师的呵护和安排下,大嫂又找到了新的工作,继续完成大法弟子的史前大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