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字一句记住法 跟谁讲真象都不愁


【明慧网2005年3月20日】我是山东农村大法弟子,过年63岁了,是在99年农历新年期间开始修炼大法的。

我得法前是个百病缠身、双目几乎完全失明的残疾人。我25岁时右眼因病完全失明,35岁时左眼底出血,后又加上白内障,只剩下一点光感了。医院确定为二级盲残疾,领个残疾证。同时我全身都有病,胃病、风湿病、风湿关节炎、妇科病等,妇科长了两个瘤子,做手术后又得了肠粘连,便秘,满肚子又痛又胀,有时痛得满炕打滚,经常说犯就犯,98年又突发心脏病心口堵得喘不上气。一个农村人哪来那么多钱住院吃药啊?我一个人有病遭罪不说,还连累家人也跟着受累,丈夫孩子省吃俭用的钱,全让我花光了,整天躺在炕上身体发虚无力,什么活儿也不能干,还得人伺候,那种痛苦没法说,真是生不如死啊!

99年农历新年前三天腊月27日,我因病去医院看病,又去看眼睛,大夫说要住院做手术。就过大年了,哪有钱哪,只好回家了。回家后,村里有人对我说,她有气管炎哮喘病,一犯病就憋得上不来气,炼法轮功炼好了。我说我也想学。我永远忘不了那天,我手扯着老伴的后衣襟来到炼功点听师父讲法录像,听着听着,我就听师父说“我这里不讲治病,我们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净化身体只局限在真正来学功的人,真正来学法的人。”我就在心里暗下决心,坚决修炼法轮大法,没想到第二天师父就给我净化身体,全身有病的地方都有难受的反应,两天过去全身轻松,师父的慈悲使我流下了眼泪。几天录像听下来,我就成了完全健康的人了。是师父救了我,给了我新生,我永远感谢师父,跟师父走到底。

从那天开始,我就天天拽着老伴的衣服到炼功点去听同修读法。听了些日子,心里说不出的痛苦,就哭着想,我要自己能看大法书多好啊!夜里就做了一个梦:一个人拿一只眼睛给我看,黑眼球上一层白东西,我想我一定能看书。第二天一位同修就给我一本《转法轮》。我双手接过宝书十分高兴,抱着宝书赶忙回家看。

开始怎么也看不清楚,看不清楚我也要看。农村屋里电灯高,我就站在炕上,把书凑近灯泡,一个字一个字的认,我想:什么也挡不住我学大法。这样不知不觉越看越清楚。有时看书什么都忘了,在炕上一站就是几个小时。天好了就在太阳光下看,也顾不上太阳晒。我看书时,总是边看边流泪,有时不由得都哭出了声。当我看完第一遍《转法轮》时,抱着书放声大哭。我想:“这么好的法我怎么得这么晚呀!”当我看第二遍时,字看得清楚多了。看第三遍时,看得更清楚,但还是流泪,从头流到尾。看了三遍书,我的眼睛恢复了视力,再也不用扯着老伴的衣服去炼功点了。

99年7月,邪恶镇压开始,压力很大,老伴因害怕不学了,可我不怕,仍然坚持学法,一天至少两讲。镇上派出所所长和村治安主任来我家要书,我说:“刚学,没买。”他们走了。又过两天,村治安又来要书,我说:“没有!给你什么?”他走了。镇上的什么长又来了,拿着师父的像逼我打,我不从。他说是上边的命令,不打不行。我说:“以真善忍做好人有什么不对!枪毙也不打!”他火了。村上人说:“她看不见,不能打。”他这才走。我想:我的生命、我的一切都是师父给的,我不能做一点对不起大法和师父的事。

我老伴由于怕心不学法了,于2000年9月份得了严重的脑血管出血症,差点丢了生命,先后两次住院治疗,生命虽然保住了,可落下严重偏瘫后遗症,说话不流畅,生活不能自理了。过去是我长生病,老伴伺候我多,现在反过来了。老伴住院期间,我在医院陪床照顾他,虽然医院里条件很差,我仍然每天夜里坚持炼完五套功法,在床上打坐,在走廊上炼功站桩。有一次我正抱轮,有个人问我:“炼什么功?”我理直气壮的答:法轮功!那人不吱声走了。

由于担心环境对大法书不安全,我没敢把书带医院去学。于是心里就想:要是能把法背下来装心里多好呀。想是这样想了,可做起来真难哪。老伴出院好长时间,我才下决心开始背法。由于老伴不能离开人照顾,我的负担一下子增加了几倍,但再难也挡不住我学法、背法。我每天保证学一讲法,再背法。我学一讲得三个小时,晚上坐着困,我站在炕上学,我站累了再坐一会。白天有点空就背法,开始太难了,连一句都背不下来。我想个办法:脑子一个字一个字想,想一个字就用手指一个字,一字一字连成句;一句一句背下来,再句句连成段背下来。有时那一段太长背不下。我就流泪,流着泪去背。夜间睡觉时,我总是把书放在头顶上,夜里一醒就背书,忘了就打开灯看一看,接着再背。干家务活时,我手里干活,脑子里就在背法,能背多少背多少。就这样我一字字、一句句、一段段的不断积累,坚持不懈,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终于把一本《转法轮》背下来了。通过背法,以前记不住的法理记牢了,对法有了新的认识,正象师父讲的:“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

由于几十年眼睛不好,加上各种疾病折磨,过去我是个不出大门的人,不认识人,也不爱说话。是大法给了我健康的身体,现在大法遭迫害了,我在家里呆不住,听着村里广播的谎言,我心里急的都哭了,于是我买了笔,一笔一划写些“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等标语,还写些简单真象资料送给乡亲们看。

我过去连白天都不能出去,更不用说晚上了。现在我晚上出去发资料一点也不害怕,每次出去路上都有亮。我利用一切机会走出来讲真象。开始跟亲戚邻居讲,后来遇上人就讲,每逢赶大集,我就到集上去跟人讲。老伴住院的时候,我就跟医生、护士、同房的病人及家属讲,用我以前的亲身体会向世人证实“法轮大法好”。我觉得心里装满了法,自己简直象变了个人,变得能说会道了,跟什么样的人讲真象都不愁,这是大法的威力呀!

师父教导我们不要落下一个同修。村里有位同修因怕心不修炼了。我就找她交流,终于打开她心结,开始从新走入修炼,她有怕心不敢出来讲真象,我就拉着她去讲真象,在我的影响下,我老伴也去掉了怕心,于2003年从新走入修炼。他因病大脑失去记忆,开始从新看大法书时,连一句都读不下来,我就帮他从头学,现在他每天能读二讲或三讲,炼功后身体恢复了,说话清楚了,生活也能自理了。他说这是师父慈悲救了他。现在他也能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跟别人讲真象了,我们俩决心互相帮助,共同精進,做好三件事,走好最后的路。

文化有限,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