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锤敲醒了我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六月八日】我是莱西城区的大法弟子,我们学法小组最近发生了一件事,经过是这样的。同修A给同修B写了一封信,本来同修A去给同修B送信,同修B又不在家。正好这天晚上又是小组学法时间,学完法后,同修A接着把给同修B写的信在小组公开读了。读完信后,同修们开始扮演起了不同的角色,几乎都把自己当作一个局外人士,没有把自己摆在其中向内找,最接受不了的就是同修B了。因为信中有谈到她的不足之处,在这种环境下同修B也没把握好机会向内找,而是愤愤不平的走了。

这件事看起来不大,但对我来说触动却很大,就像重锤一样敲醒了在睡梦中的我。下面是我的一点粗浅认识,不足之处请指正。

通过这次小组学法交流,我深深的感受到,如果我们不改变一下学法交流方式,始终是现在这个模式,真的就会误入歧途。多亏师父的慈悲呵护我们才蹒跚着向前走着。

通过这次学法交流,促使我不得不静下心来向内找自己了,不找还觉得自己挺好的,这一找,真的给我当头一棒,自己都有吓出一身冷汗的感觉。我非常感谢师父利用这种学法交流形式点醒了我。就拿这次学法交流为例:晚上回到家后使我久久不能入睡,开始有点迷糊,今晚为什么会这样?这样促使我又拿起师父的讲法边学边向内找,终于找到了一点最关键的原因:是因为自心与空间场不正,有滋养邪恶的恶党因素藏身之地,本来事情发生后,我还认为与我没有太大的关系,是她们之间的事。只知道自己这一阶段不精進,状态时好时坏,法理有时模糊,发正念时打瞌睡或走神等,在做大法的事时遇到各方面的干扰,在与同修之间配合不太协调,没有认识到是邪恶的共产邪灵干的干扰。认为自己平时发正念时就把共产邪灵清除了。

通过这事我向内找,不是矛盾让第三者看见第三者都得向内找吗?何况我还在其中呢?这一找,发现问题还真的在我身上,因为我的思想中、身体里、空间场有恶党的因素在。也就是说,如果我自身空间场很正,没有符合恶党的因素,它也就钻不了空子。所以当大法弟子发正念清除恶党邪灵时,它就跑到我空间场躲藏,借机对我進行干扰与迫害,使我迷失方向,等到那边平静了,它再离开我的空间场出去对大法和其他大法弟子行恶,当恶党邪灵离开我时,我又清醒了,这也是我状态时好时坏的原因。当恶党邪灵躲在我的身体里及空间场迫害我时,我没有从根本上认清,而是被恶党邪灵造的假象迷惑,并怀疑自己的正念,误认为正念不足,发正念不起作用,所以发正念清除恶党邪灵时效果不佳。今天我真正认识到了,为了不给恶党邪灵躲藏的空间及不被它干扰,我必须严格要求自己,多学法,增加发正念次数,加强正念,纯正自心及空间场。从今天开始,我彻底清除、解体共产恶党及变异观念组成的假我,我不承认也不要这些,我就走师父给我安排的路,我就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我个人认为,通过这事我从中得出一个教训,每当与学员发生“矛盾”时,要把“矛盾”摆在桌面上,及时给邪恶曝光(因为邪恶最怕曝光的)。不再和同修私下交流了(特殊情况除外),私下交流(我个人认识,私下交流同修不一定从内心认识到“矛盾”的根源,而是“矛盾”怕曝光,只好不了了之了,这样更有力的滋养了“矛盾”背后的根源。)这时邪恶又会去找藏身之地。就这次小组交流来说吧,我个人认为,我们当时都没有向内找,被这件事情带动着,为自己的那一小块“舍不得”放下的东西,都在扮演着不同的角色。就拿我来说吧,我真的扮演了一个很不光彩的角色,不能堂堂正正的把自己的认识谈出来,还在顾虑自己的那点“面子”,怕这怕那的。我和同修B很少接触,但我感到我俩之间有一种无形的间隔,不知道什么原因(不向内找了),也就不当回事了。通过这事,我才真正认识到应深挖自心,开始找到了自身很多的问题及不足,后来有些“不舍得”也“不好意思”使劲挖自己了“怕”伤害“我”。当我想跳出恶党框框,不想做一个“惊悔与急恨自己太差劲”的大法弟子时的正念一出,慈悲的师父又给了我一次机会,不断的在点悟着我,使我终于有了勇气和胆量再向内找自己了。本来,我和同修B虽不常接触,但在短时间内的接触交谈中我尝到了同修B施舍给我的“恩惠”,慢慢的在我心中形成一种观念,这种观念时间长了就在我空间场形成了一个不正的场,在同修B面前我有点不敢多说话似的,特别与同修B之间,我能少说句就少说句,就“怕”说话多了或说错了话再得到她的“恩惠”等等。

就是我这颗维护“自我”和“爱面子”的私心,被恶党邪灵钻了空子,就如小组交流来说吧,当同修A读完信后,当时我真的感受到同修A写的信是发自内心的话,当时我就谈了点自己的认识,谈着谈着,“自我”和“面子”都出来挡着我,接着,我的表现就是我谈出来就“怕”同修B不愿意,我“害怕”同修B说我,我只好说,我心里挺明白的,只是谈不出来。用这句话掩盖过去了。在那时恶党邪灵即将被灭尽时,我就这样顺水推舟似的给了残余的恶党邪灵一个藏身之地,使残余的恶党邪灵又从我空间场溜了。事后,我边学法边向内找,及时与同修交流。我也认识到了,昨天的表现真的不是真正的我所想所做的,是因为受体内恶党因素的干扰造成的。前几天我真的表现出不修自己的样子了,两只眼睛总爱看别人的不足,梦中梦见手机掉在地上了也不要了,光顾和别人说什么,等等。导致被恶党邪灵钻了一个大空子,回想起来真是后悔。

我记得师父告诉我们:“你们在修炼中,不能眼睛总是看着别人。要看自己,修自己,有问题就看自己,怎么样能够发现自己的问题。”《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的讲法》。通过学法交流我认识到,昨天的这种表现形式也正是恶党邪灵在间隔我们,使我们都陷在这个假象当中被迷惑,如果当时都能冷静下来向内找自己,就会很容易分清,识破恶党的阴谋。这不是人与人之间的矛盾,而是恶党想从整体上瓦解我们,我们只要抓住它,彻底清除它就好了,这样就会有另一番景象了。

修炼就修自己,我再决不会错过每一个机会了。最后让我们一起发出强大的正念,彻底清除、解体间隔我们整体的所有一切恶党邪灵及迫害同修的所有一切恶党邪恶因素。让我们携手共同精進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