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大法弟子崔凤岐生前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2005年6月8日】大法弟子崔凤岐和姚秀荣夫妇多次遭到唐山钢铁公司不法人员的迫害,崔凤岐于2004年10月16日含冤离世。以下是崔凤岐和姚秀荣遭迫害经历。

大法弟子崔凤岐和姚秀荣都是唐山钢铁公司炼焦制气厂的职工,只因坚信“真、善、忍”,否定“天安门自焚案”是大法弟子所为,于2001年3月初被该厂党委书记肖鸿礼强迫下岗学习,并带人非法抄其家,一天连续两次将他们家翻个底朝天。恶徒们抄走大法书籍、大小法像、香炉、香、音响、录放机、随身听、耳机、磁带、坐垫、布头等纯属私人物品,并非法将他们扣留在单位拘审。二人被逼无奈半夜从单位出走,单位领导怕担责任,将他们非法除名。后来又派人到崔凤岐亲戚家将他放置在那的复印机和纸、墨等物品全部非法抄走,并全国通缉追捕他们。

2001年4月他们回家照看年幼的孩子和年迈的老母,其单位竟派人到其亲戚家四处骚扰,他们被迫只好继续流离失所。后因老母无力继续照看孩子,二人于2001年7月再次回唐山照顾孩子,8月20日被单位绑架。他们在单位被非法拘审半个月后,又被转送到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一个多月。10月10日其单位派人将他们接出直接送到市洗脑班。崔凤岐被迫害得双眼看不清被洗脑班拒收,当天下午被送回家交给其老母。两个月后姚秀荣在洗脑班又被非法迫害成心肌缺血、心律过速,高血压等症,其单位又派人将她送到唐钢医院继续迫害。到医院两天后,当炼焦制气厂保卫科长张建中和干警赵生正准备等大夫给姚秀荣输完液后送回洗脑班时,崔凤岐闻讯赶到医院阻止,张建中打电话,一会儿唐钢610主任马国力带一群公安赶到医院病房准备强行派两名大夫带药陪姚秀荣到洗脑班继续非法迫害。经过一番僵持,最后邪恶才同意崔凤岐把患病的姚秀荣接回家。

他们回家后,多次给厂领导打电话讲真象,要求归还非法抄扣的所有财物和身份证,并恢复他们的工作。哪知单位不但不予解决,却又派人到他们家非法骚扰。2004年7月中共邪党恶人指定的所谓“敏感日”那几天,竟派厂干警蔡志强带人在他家楼下昼夜围困了四、五天,22日半夜2-3点钟左右到他们家不断扒门缝叫:“小崔开门!”骚扰的大人孩子都无法入睡,致使崔凤岐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最终于2004年10月16日离世。

崔凤岐被迫害致死后,姚秀荣和家人曾多次找单位领导,领导都一直避而不见。当她和家人又一次找到单位时,却听到值班副厂长褚和吩咐保卫科长张建中联系当地公安局,派人去骚扰崔凤岐的丧事。第三天出殡时,竟然有两车公安便衣跟随到太平间,给崔凤岐的亲人在悲愤中又增添了许多恐惧。

姚秀荣在悲痛之中不断给单位领导打电话,写信讲真象,而单位领导从未出面过问她们母子的生死,她又到劳动仲裁、市政府信访办、市公安局信访办,市路北区检察院信访办逐级上访讲真象,检察院信访办用电话联系到唐钢信访办,让唐山钢铁公司解决崔凤岐被迫害致死一案。姚秀荣到唐山钢铁公司信访办后,马国力让她把上访信放下先回家,等一个星期后炼焦制气厂给答复,但过后问题却一直没有解决。姚秀荣又不断给厂、公司、市、省、直到中央各级部门写信讲真象,至今石沉大海,姚秀荣的身份证一直被非法扣押,公民权和生存权被剥夺,而她还要供养自己的刚上中学的儿子。

目前,在恶党统治下的中国如同姚秀荣母子这样没有任何生活来源、在生命的死亡线上挣扎的人比比皆是,而造成这样的局面却仅仅是因为这些人信仰“真、善、忍”,做好人。

在中国,法轮大法遭到中共邪党近六年的流氓非法残酷镇压,不但没有被恶党打垮、消灭,反而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走入大法。目前法轮大法洪传世界七十多个国家、受到全球两千多项褒奖。邪党恶徒在法轮大法的问题上,彻底暴露了它的流氓本性,也使越来越多的被谎言蒙蔽之人觉醒。

在此,大法弟子再次奉劝那些紧跟恶党助纣为虐之徒,赶快悬崖勒马,否则就会成为邪党的殉葬品。为自己和亲人选择一个光明的未来,尽力弥补过去,机不可失啊!

相关电话:

唐钢炼焦制气厂总机号: 0315-3087777
唐钢炼焦制气厂610办公室: 0315-3087503

原厂长:李文芝 家庭住址:唐山市路北区钓鱼台北楼801楼9门903室
现厂长:谢海深 家庭住址:唐山市路北区祥和里503楼1门301、302、303室
电话:0315-3990999
原厂党委书记:肖鸿礼 家庭住址:唐山市路北区钢丰楼1楼1门304(305)室
现厂党委书记:张全利 家庭住址:唐山市路北区钓鱼台北楼804楼1门805(806)
室 电话:0315-2086288
副厂长:褚和 家庭住址:唐山市路北区祥和里505楼1门302(304)室
电话:0315-3997618
厂保卫科长:张建中 电话:0315-3997503
厂工会主席:张怀明 电话:0315-3997658
厂610办公室主任:姜凯峰 电话:0315-39977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