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修炼路

【明慧网2005年7月11日】我是98年得法的。我们有姊妹五个,小时候家里有干不完的活,总是又苦又累的,还经常挨打、挨骂。我会想我的妈妈是不是后妈,用常人的理怎能想明白。得法后,我明白了,这不是还业吗?记得每次妈妈打完我,我都感觉身体非常舒服,不知这是为了什么?现在我明白了,这是在消业。可喜的是我们姊妹五个都在大法中修炼

我记得在得法的第三天,浑身都是红疙瘩和红包,叫人难以忍受,家人领我去看病,说是如果你供了保家仙,就好,当时我有一念非常强,我不能供它,我要得大法,我要修炼,这是我等了多少年、等了多少世了。就这么一念,晚上,我梦见一个好大的卍字符在我胸前呼呼转,早晨起来一看,红疙瘩和红包不见了,我感到非常奇怪,同修告诉我这是师父给你清理身体呢,我说大法真的好神奇啊!在以后不断的修炼中,妇科病,产后风,还有许多的病都好了。

在2000年正月,我一人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一个月。回到家里,家人都看着我,不让学、不让炼,看见书就撕,看见炼就打。有一次,我正在看书被婆婆看见了,告诉我丈夫。他把我打得遍体鳞伤,问我还炼不炼了,我说“炼”,他拿了一个大木头棒子,问我还炼不炼,我说你打不死我,我就炼。他举起大木棒子,照我头部打来,我用胳膊一搪,当时就感觉胳膊断了一样痛,好半天也不敢动。我想胳膊打断了吧?结果动一动没事儿!心里直说谢谢师父,这是师父保护我呢!

在江泽民这伙流氓集团迫害下,我要把真象告诉世人,法轮功是受迫害的,是被诬陷的。那时我没有传单,我想我可以写呀。就在我写的时候丈夫看见了,他拿起气管子就打我,打得我身上青一块紫一块,说“走,去离婚”,我说不去。他把我一下扔到外面的土地上,身上都摔破了,然后用脚猛劲的踢我的脑袋,眼看大包往起长,眼睛直冒金星。他看不见的时候,我还写,写完我就去贴,婆婆一看也管不住我,就往派出所打电话。恶警来了,把我强行带走,我不停的发正念,无论他怎么骂,就是发正念,中午恶警都去吃饭了,把我关一个屋子里。我已经四五天没吃东西了,不知怎么就晕过去了,它们怕出事,让家人把我带回家。

没隔多久恶警又来了,说办“学习班”,让我去,我说不去,你们为什么盯着我们修炼真善忍的好人,那么多杀人、放火、抢劫的你们不去管,为什么专抓修大法的。他哑口无言。我又被它们强行的带上了车,在车里我发着正念,心里想我的路师父早已给安排好了,坚决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在送往“学习班”的路上,我的腿也麻,脚也麻,手也麻,嘴也麻,连舌头也麻,就象常人说的抽了。恶警们怕担责任,只好把我送回家,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安然无恙。

在开十六大之前,又是一次大搜捕,他们干的事见不得人,就在晚上抓人了。来了好多警车,好多恶警,把我家团团围住,也来了好多围观的群众,它们把门撞开,进来不由分说就给我丈夫一顿打,恶警冲我说,走,去派出所,我说: 我们修大法的是修炼真善忍,也没触犯法律,凭什么去派出所!它们在我家搜了一遍也没找到。在它们一进来的时候,我就用强大的正念,铲除这一切邪恶,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这时好多邻居说:她什么也没干,凭什么抓人?恶警看这么多人,也不敢太嚣张,只好走了。

我离开了家,找份工作,是公安局长家。他爱人是一名教师,人很善良,我就向她讲真象,告诉她电视上演的都是骗人的,是江泽民流氓集团栽赃陷害。她很快就接受了,因为她经历过“文化大革命”,知道共产邪灵会干出来的。局长在家的时候,我就给他讲真象,他静静的听着。他在党务工作了一辈子,深知共产邪灵的卑鄙,我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他明白了一切,也给自己奠定了一个美好的未来。

我一直走在修炼真善忍的大道上,谨听师父的教诲,勇往直前,直至圆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