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认识的姚玉花


【明慧网2005年7月13日】惊闻姚玉花、柏根娣阿姨一起被抓,非常感慨。一个号称“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连这么好的人民都要抓,天理何在!

改革开放后,姚玉花作为上海市千千万万个下岗工人中的一员,是悲哀的。可作为法轮大法中的一员,她又是幸运的。1998年,她曾用女儿的一个梦来形容自己的处境:她盘腿坐在一口大锅里,锅下是熊熊烈火——干烤。她的幸运在于有师父教给她的法理,能够平静对待遇到的一切艰难困苦。在两次上岗机会被别人“狸猫换太子”后,她说:“谁能上岗都是一件好事,别怪她们。”99年她曾有机会去做稳定的宾馆客房工作,只因为当时正做着的家政脱不开身,替东家着想,就毅然放弃了相对比较好的待遇。事事替他人着想,是姚阿姨的风格。

99年7.20后,由于中共的谎言宣传,她的就业之路历经坎坷。她曾在一家日本料理做活,她的勤奋、诚实赢得了店主的信任,很快就将整个店托给了她,可一听说她炼法轮功,店主便战战兢兢,在压力下辞退了她。在大的商厦,在小的店面,在送报点,……没有一次是因为她的过失而离开,每一次都有一只无形的手,让人害怕她炼法轮功的身份。每一次,她都坦然面对,去告诉人们,真善忍是最美好的。

一次店里几条中华烟被骗子众目睽睽下调了包,当下最兴的是“假货真卖”,店里、个人都不损失。可姚阿姨说:“骗子骗了我们,我们再骗顾客,我们也成了骗子,这种事不能做。”人们不理解,她便主动承担了几千元损失。家里人不干了,“你累死累活得几个钱?一家伙多少个月白干了。不如别干了。”

她耐心的跟家人说:“我在场,我也有责任。不能转嫁危机给买主。”家人毕竟有长期的熏陶,很快理解了她。

姚玉花的幸运还在于修炼后她拥有同龄人所难以拥有的健康体魄。精力充沛,干劲冲天,不知疲劳为何物。通宵夜班下来,有时还要替班,同事称她是“铁人”。帮助体力弱的同事是她不言而喻的事;店里的商品破损了、过期了,洗洁精、草纸用完了,她总是默默的,用自己微薄的收入买下、替换好,从不张扬。可店长知道:“姚玉花,晓得又是侬买咯,咯种事体只有侬做。”在她的带动下,小环境你谦我让,和睦常在。

在一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中,官儿们忙着捞钱,许多人为些许利益鸡争狗斗,而姚玉花们这些人,担当起了社会的脊梁。

可这样的人,99年7.20后,“党”国认为“太多”了,不允许他们立足和生存,甚至要他们噤声。一次又一次上门滋扰,逼得她只能进京上访,从警署被逼跳楼致多根肋骨骨折、骨盆骨折、血气胸。抬回家后,本就抹不开身的家里多了俩24小时监视居住的联防队员——联防队为官害民,耗去的,正是庞大财政开支中最应用于民众治安的那一部份。本末倒置。——(姚玉花曾这样形容她家的“门”:补丁落补丁,一踹就开;省了带钥匙,不须防盗。)当时家人的承受可想而知,两个陌生大男人与这一家男男女女共居一室,这样的屈辱,在自由国度里生活的人们,是不能理解的。受伤的身躯,经北京的医院简单处理,仅靠大法的神奇和自己的正信,很快恢复了健康。一个月后,她已经能够双盘打坐一小时;血气胸、骨折不治而愈,没落下任何后遗症。

这一次,据说因为她和柏阿姨与人在街上说说话就被抓、被抄家,真是悲从中来,这样的国家还有救吗?我相信,姚阿姨所讲的,一定是对这个国家、社会、人民最好的道理。语言,是一种天赋人权,众口难堵。以言治罪,是不能长久的!迫害一个如此纯洁、善良、美好的生命,是人的耻辱。希望正义的人们,关注她们的命运,使她们早日恢复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