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6年来的腥风血雨

【明慧网2005年7月15日】我是大连市大法弟子,是1998年开始修炼的。回顾6年来的腥风血雨,我因为坚持信仰,曾多次被抓关、遭酷刑折磨,两次被关入邪恶的马三家劳教所迫害。

99年10月,我第一次踏上了上北京上访的列车,我们一行四个人,在车上相互叮嘱,我们一定要跟随师父走好正法之路。在北京我们在人民大会堂向世人背诵“法轮大法好”、“论语”,被警察抓捕,拉到昌平派出所,把我们关入精神病院迫害,后来我们被当地公安局警察带回当地看守所。

2000年6月,我第二次進京,我和同修在天安门桥上炼功,警察把我们拉進警车,关入北京监狱,遭狱警拳脚相加,体罚、刑罚。2000年7月我被大连庄河市派出所判处一年劳教,关入马三家劳教所。

马三家的环境非常邪恶,因为法轮功学员人数众多,狱警把我们集中在一起,让普犯和邪悟者监管,当时的环境很残酷,大法弟子喊一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狱警与犯人就冲上来暴打,打的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每晚只睡4个小时就得被迫起床,面黄肌瘦……。真是比“文革”还残酷。

2001年10月,我从马三家魔窟出来。第二年三月,我到大连找工作,谁知4月12日在朋友家又被大连中山区刑警大队恶警非法抓捕。他们把我关押在大连看守所,用暴力逼迫我说出我与同修的联系方式,名字等,他们不让我睡觉,几个男警察,对我拳脚相加,还说要给我判刑,我在看守所绝食,他们把我手脚铐在一起,往嘴里灌苞米糊。

2002年6月我又被他们绑架到马三家劳教所,被视为重点关在到女二所一大队五分队。我开始绝食,四天后恶警强行進行灌食迫害,我不配合他们,身体被折磨的极其虚弱。后来经学员的一再劝说,我吃饭了。

马三家劳教所强迫大法学员做繁重的劳役,春秋两季扒苞米,到豆地里扒草,挖土,栽树。有的同修不配合,恶警就把大法弟子扔進小号,用加期来威胁。恶警为了领取奖金,用酷刑逼迫学员“转化” ,打、吊罚、电棍电、绳子捆,大法弟子被打伤、打残、四肢不能动、精神失常等,还有很多大法弟子被关進小号,押往外地监狱。我曾多次被关進小号,被刑罚、电棍电,被凌辱过。

我在马三家整整被非法关押了2年零10个月。出来后,当地村里,邪恶之徒还时刻监视我的行踪。

2005年6月13日,我与母亲在路上被当地的大队书记 队长和610女干部劫持,他们企图逼我写四书,我不配合,他们就把我拉到大连洗脑班。大连洗脑班位于大连星海湾大医二院后面,租的是宾馆五楼,我从被抓就一直喊“法轮大法好”,背师父的正法口诀,请师父加持弟子正念正行冲出魔窟,最后在师父的保护下,我被无条件释放了。现在我又重新加入到正法洪流中来。

我把这几年的迫害经历讲给家人乡亲们听,他们都觉得中共邪党残暴,邪恶无比,我把传单、护身符送到他们手里时,他们都很愿意接受,很愿意听我跟他们讲大法真象。他们还说:祝大法修炼者幸福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