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马三家的罪恶

【明慧网2005年7月8日】我早就想把我在马三家的三年的受迫害经历写出来,可每次拿起笔来都被邪恶干扰,总也写不下去,今天我下决心要把它写下去,身体开始不舒服,打了几个字就头晕恶心,于是我就口述,叫丈夫打字打出来。

我是于2001年被劫持在马三家教养院的。2001年5月份,马三家教养院开始了一次对大法学员的大规模酷刑迫害,对不放弃真善忍信仰的大约近百名大法学员进行了持续一个月的疯狂折磨。

当时大法学员都被强制在走廊里,面朝墙长时间蹲着,不许起来,有的被恶警强行拖到办公室用电棍电击,有的被恶警唆使帮凶们抠眼睛、掐大腿,严重的被掐烂,有的学员被强行抬着两只胳膊不许放下来,有的学员被强行盘上双腿后用绳子绑上……在恶警和帮凶们的吼叫声中,大法学员忍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身体及精神上的痛苦,漫漫长夜每分每秒都是那么的难熬,这里时刻被恐怖笼罩着。

这次以苏静和王乃民为首的恶警所发动的残酷迫害整整持续了一个月,我在这期间瘦了十斤多,帮凶们抠我的眼睛,把我的头发剪的乱七八糟,两个恶警的帮凶每天包夹我,经常把我弄到厕所里,用污言秽语进行诬蔑,一个叫李淑琴(音)的帮凶还恐吓我“再不转化,就扒光衣服送入男牢房”云云,但我就是不放弃修炼

那个漫长的一个月,其迫害的凶残程度,远远超过我以上所述,可是我却在这样的环境里度过了三年多,走了一批被迫害的大法学员,又被非法关入一批,邪恶之徒就是这样循环往复阶段性的惨无人道的实施迫害。

2001年7月份,恶警逼迫大法学员开始大量的户外劳动,大法学员每天在膝盖深的水田里拔杂草,既不能蹲下,又不让直腰,天气特别炎热,还不让有片刻的休息,有的人中暑晕倒了,挂吊瓶的人一天比一天多起来,而所有的医药费都得由个人承担。恶警在在逼迫大法学员进行高强度体力劳动后,还进行强制洗脑迫害。

由于漫长的折磨和恐怖的压力,致使有些学员违心的向邪恶妥协。看着他们流着眼泪违心的读所谓“三书”,我的心也在淌血。

在这里,我要特别揭露的是最邪恶的凶残恶警之一邱平,其人五十多岁,小眼睛,圆脸,曾两次因迫害法轮功学员而露脸“焦点访谈”,被“焦点访谈”造谣粉饰成“邱妈妈”,其实是内藏阴毒,迫害大法学员从不手软。她除了自己用电棍电击大法学员外,还强迫已被迫害妥协的学员去迫害还没有妥协的学员,这是中共迫害手段中最邪恶的一面,不但迫害你,还强迫你去迫害别人,稍有不从,又重新加重对你的迫害。几年来,直接或间接受到邱平迫害的少说能有千八百人。

第二次“焦点访谈”的造假记者来劳教所时,恶警们叫了十多个已经被其迫害妥协的人诽谤大法、掩盖迫害事实。当天就发生着一个身患心脏病的大法学员被大头儿朝下拖出去迫害,而在“焦点访谈”里却唱着‘母亲’的歌流着眼泪‘歌颂’这位披人皮的恶魔‘邱妈妈’。“焦点访谈”是真正的“焦点谎谈”。

以下是众多被严重迫害的学员中的几个:

杜素花,凌源人,50多岁,曾被邱平用电棍电击;

董晓燕,凌源人,被强制长期蹲罚,腿已坏了;

林萍(大),大连人,被体罚做‘小燕飞机’;

王慧,大连人,三十五岁左右,是1999年最早一批被劫持马三家来的学员,度过三年非人生活,一度头发变白,还遭到恶警邱萍的嘲笑。王慧曾被恶警电击脚心,痛得惨叫。

张淑芬,大连人,五十多岁,被长期罚蹲、面壁,对其心理造成了极大的摧残。

王海英,大连人,三十岁左右,遭罚蹲、面壁,曾被迫害得十分憔悴。

刘秀玉,二十多岁,大连人,遭邱平用电棍电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