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乡给父亲讲三退的体会

【明慧网2005年7月19日】通过明慧网,我看到同修和身边的同修修的都非常好,自己做的根本不值一提。可如今我也动了一念,也想把最近所做的事讲出来,希望能对象我一样没走出来或做的不好的同修有一点启发。

在师父发表《向世间转轮》以后,同修让我写了三退,这容易,可是要给常人讲三退对我来说思想障碍很大。我们大法弟子都知道我们是不参与政治的,可常人你一提恶党就说你参与政治,三退更难了(这是自己的障碍)。在中国人的思想中,政治是碰不得的,为什么?因为政治这个词只能当权者去说才不是搞政治,无论你是什么人,你都不能去碰它,否则它会把一大堆的大帽子扣在你的头上。政治一词仿佛成了当权者的专利、一个随意打人的棍子,中国人已被它打怕了,无论它正与不正,所以人人避之。

看了几遍《向世间转轮》,我体会到我们必须去讲三退,众生才会得救。这样想的时候机会也来了,我老家在农村,父亲病重让我回去照顾他,我想都是认识的能讲好三退。我父亲得的是肺癌,我一边照顾他,一边在讲三退。一开始有很大的干扰,有的人自己不接受不说,还到人多的地方什么都说,影响很大。我也知道是邪恶在干扰,我没有因为父亲有病和别人的非议影响我讲三退。我父亲是老党员,他以前受了无神论的毒害又加上邪恶破坏大法的谎言所骗,对大法的印象不太好。

我一边给他讲真象一边照顾他,由于我的身体的变化和给他讲了大法的神奇(学法前身体有很多种病),我又给我母亲念《转法轮》同时也是给他听。他的思想改变了,身体也好多了,这时我就把师父的《洪吟》给他看,后来又给他《九评》看,让他学法他不学,可是天天给他念法他也不反对。现在他身体已恢复健康了,别人觉得神奇,我知道这是师父的慈悲。当我提出让他退出恶党时他说什么都不退,他说自己都90多岁的人退它干啥,我和他争论起来了。后来和同修切磋时,我才知道自己带着情和急于求成的心。我把那些心放下了,他也退了。

现在我再讲三退时都很顺利。我要出去讲三退时一边走一边背法和发正念。我希望还没有走出来的同修走出来吧,我们要做的事并不难,我做的很不够,希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