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心中装着法 一切邪恶定破除

【明慧网2005年7月19日】2005年5月,由于同修不注意安全,家中保存的学员证实大法文章的底稿被恶人搜走,邪恶根据名单把我抓到洗脑班,妄图以此破坏资料点。

在洗脑班里,一开始由于法理不明,再加上犹大伪善的诱导,我的思想中产生了不学了的念头,对法产生怀疑,但理性告诉我这个状态非常不好。我知道这不是我,我努力排斥,但当时好象无济于事。后来,我想起师父的法,“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于是我把能背过的师父讲法反复背,就这样,法越学,心越静,心态越稳。不知不觉中,我的怕心、对法怀疑的念头,都烟消云散了。

师父说:“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别哀》)。我静心向内找,发现自己近来光忙于常人的事务,忽视了大法弟子应做的三件事,被邪恶钻了空子。

师父说:“抓来了我就没有想到过回去,到这儿来了我就是来证实法来了,那邪恶它就害怕。”(《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师父还说:“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法上明白了后,我的心态更稳了,我增加了发正念的次数,对邪恶的各种要求,我绝不配合,而且利用一切机会揭露它们的恶行。

在洗脑班,有个叫郭学英的犹大,此人非常邪恶,帮610干了不少坏事,毁了很多同修。针对此人,我首先发正念铲除操控郭学英背后的邪恶,然后揭露她的恶行,郭学英几乎天天守着我,骚扰我,这天她又伪善的对我说:“你别学了,再学就家破人亡了。”我严肃的对她说:“不学了?我学法前有高血压,心律不齐,学法后全好了。今天你劝我不学了,出了问题你能负责吗?我学大法按大法的要求做人,对社会有好处,可共产恶党昏了头,放着杀人、放火不管,专门迫害好人,我二姐、小妹,因修大法被抓進监狱,她们都是快60岁的人了。今天你们害人还嫌不够,又来抓我,害得我有家不能回,孙女没人照看。不让学了?俺师父都说学不学是个人的事。你郭学英今天逼我不学,明天逼我不学,你居心何在?你出卖师父、出卖大法、出卖大法弟子,为了几个臭钱,替共产恶党卖命,你还有脸站在我面前吗?”

郭学英听后,脸色苍白,哑口无言,好一阵子郭学英才回过神来,挤出一点笑:“别生气了,咱再谈谈。”“你不配。”“咱交流交流吧。”“你不配。”“你口口声声喊着救世人,你不救我吗?”“你不配。”因为我非常清楚郭学英的邪恶用意,所以我的三个“你不配”使邪恶无法再钻我的漏洞。郭学英在我的正念场中,只是木呆呆的看着我,任由我揭露她的恶行。我一边揭露她,一边发正念。我声音越来越大,郭学英慌了:“你别声音那么大,你怕别人不知道。”我一听邪恶害怕了。你不让我说,我偏说,我放开嗓子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共产党迫害好人!”郭学英气急败坏的说:“你等着劳教吧。”我心里一点不动,对郭学英说:“你说了不算。”郭学英见状灰溜溜的走了。从此以后,郭学英一见着我就躲着走。

洗脑班的保安也很邪恶,他们有的用伪善的语言劝我放弃大法,有的表现很粗野,但任其诡计千条,我有一定之规。保安无计可施,便凶相毕露,开始踢我、打我。

师父说:“如果恶警、坏人不听劝阻,还在一味行恶,可以用正念制止。”“正念强会使其拳脚打在自己身上,或使恶警、坏人互相行恶,也可以使痛伤全部转到行凶的恶人、恶警那去”(《正念制止行恶》)我按照师父在法中讲得动了真念,结果他们踢我,我一点不痛,而且他们不敢再踢了;连续两天,保安和保安之间打了起来,有个保安被打走了,扬言不干了。我亲眼见证了大法的威力与无所不能,信心大增,此时的我脑中全是三件事,根本没有回家的念头,慢慢的,保安不骚扰我了,犹大不找我了,好象都怕我,躲着我。

一天,儿子和丈夫来看我,问我:“好吗?”我一看正好打我的一个保安在场,我说:“不好,他们打我。”儿子一听,急问:“谁打你?”我一指保安:“他。”保安吓坏了:“我没打,我没打。”我说:“你没打,那我腿上的伤怎么回事?”保安小声辩解:“不是我干的。”“不是你干的,谁干的?说!”保安说:“我不知道。”然后飞也似的逃了。

又有一天,来了一些公安说找我有事。他们看我是一个农村老太太,对我说:“我们也学过大法,我们也是大法学员。××因为资料已经進去了,我们想帮帮他,你能不能告诉我资料点在哪?”我看着他们笨拙的表演,心里真好笑。我心平气和的对他们说:“出卖同修的事,我不会干。至于问资料点在那里,等法轮功平反了我再告诉你。”

恶警气坏了,还说:“你们口口声声救人,干吗参与政治,叫人退党?”我说:“共产党如果真是好的话谁会退呢?”于是我又开始给他们讲真象。我正念越来越强,声音越来越大,我感到了自己的身体庞大无比。恶警问我上过几年学,我说没上过学。他们说没上学谁信,看你这水平,最少是大专。

他们看我硬软不吃,晚上便用各种怪声吓唬我,放毒气呛我。我不为所动,同时发正念也帮助别的被抓来的同修。他们对我无计可施,泄气了。说:“你是咱们市最顽固的一个,我们从来没碰到,对你真是没办法,算我们败了!”

他们怕我影响别的同修,要放我走。我说:“我不走。你们对我说抓就抓,说放就放。现在我被你们迫害的心律不齐,又有高血压怎么办?不走!”邪恶没招了,偷偷的找到我儿子(常人)说:“快把你妈弄回去吧,她不走别人都要学了,连我们都要听她的了。”

我出来时,正好遇到犹大郭学英,郭学英狠狠的说:“你就这么走了,走吧,这可战胜邪恶了。”我望着理智不清的郭学英,心中感到非常悲哀。

回来的路上,儿子从我身上看到了大法的伟大,赞叹的对我说:“妈,你做对了,腰杆可挺直了,就这样!”另一位亲人也说:“姨,你真行。”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洪大的慈悲以及大法威力的展现。同时我也明白了世人不会像我们那样去深入了解大法,但他们会通过大法弟子的表现去见证大法的伟大,殊胜与美好,同时我们也是世人获得拯救的希望啊,我们唯有做好才能救度更多的众生!

我做的还有很多不足,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会更加精進的,不多说了。唯有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才能报答师父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