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容大法 走正助师正法的路


【明慧网2005年7月3日】师尊在《转法轮》第七讲中说:“不能因为有虫子,我们澡也不洗了;也不能因为有蚊子,我们都得上外面找地方去住;也不能因为粮食也有生命,蔬菜也有生命,我们把脖子扎起来,不吃也不喝了。不是这样的,我们应该摆正这个关系,堂堂正正的去修炼,我们不去有意伤害生灵就行了。同样人要有人生活的空间和生存的条件,也是要维护的,人还要维持生命和正常生活的。”

2005年初,我们本地大法弟子们发挥整体作用,齐心协力给我单位领导讲真象,很快我不再流离失所了,堂堂正正的回单位上班了。也有的同修担心,怕我再遭迫害。我决心象师尊所说的那样“摆正这个关系,堂堂正正的去修炼”。

大约两个月时间,一天,六、七个不法公安闯進我家,给我强行铐上手铐,并抄了家。当时我一点怕心都没了,大声对公安说:你们用恶劣手法对待信仰真善忍的好人,不维护社会安定,打击违法犯罪,保护民众,上这犯罪来了,心里不愧吗,还配当人民警察吗?它们还无耻的录像、照像,并回答:“是,是。”我讲着真象,喊着大法好,被它们推上警车,绑架到当地公安局。

分局长、刑警队主办,警察轮流跟我谈,我除了讲清真象,就发正念,它们任何目地都别想达到。我善意的讲清真象,揭露谎言,耐心劝善。他们自知理亏,都纷纷推责任,紧张、说谎、心虚,掩盖罪恶与迫害真象。一恶警理屈词穷的说:“上边说敌我矛盾。”我问:什么是敌我?它答不上来,它是鹦鹉学舌,哪有人的素质呀。第三天它们非法把我送進了看守所。

师尊说:“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别哀”),我静下心来找自己的执著,上班前后,经常出现怕心,讲真象常有争斗心,加上求名、求利、求情的心日渐强盛。虽说三件事都做,与同修配合少了,为别人着想的少了,为自己着想多了,心离法远了,信师信法根子上出了问题。那段时间,左膝疼,严重时伸直盘上都困难,向内找没找准,师尊点我三次,都没醒悟。现在自责、惭愧都没用,应把自己当成一个炼功人、大法弟子。身在牢笼的大法弟子,必须在法理上明确,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的迫害是旧势力强加的,是黑手烂鬼及共产邪灵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师尊不承认,弟子同样不承认,全盘否定并彻底消除它们。

在给看守所干警讲真象时,我严正指出:你们是公安的隶属,非法迫害法轮功,罪责难逃。你们知道大法弟子个个是好人,我们在这里生命出现危险,你们就得承担责任,希望你们善待所有被关押的大法弟子,我要求无条件释放。他们最后问我:还想找谁?答:局长。

在号里,我有机会就给犯人讲清真象,谈信仰自由,谈信访和公民的权利,最后,谈到这场强加的迫害。一死刑犯说:“信仰自由,再炼功随便,法轮功是好人,共产党把我害苦了,从小坑到大,不是它们我能犯这么大的罪吗。”一个经济犯看我绝食,经常问:“你能行吗?”我告诉他们,我有师父,有世界各地大法弟子和善良人士的关心与支持,我不孤立。我给他背《洪吟》,他听了高兴的说:“你师父真行,什么都知道”。只要心里想着师父,心里装着法,想着救度众生,什么事都能做好。一次我炼功,一警察问:“你还得炼多长时间?”我说:“还得一会”。不一会他又来问我,我说,我师父告诉了:“五套功法一步到位”(《转法轮》)。以后,他再也没来过。

如果一个修炼人,不能时刻以法为师,心不正就会做错事。我第一次绝食绝水抗议迫害的第三天,我不穿马褂了,这事惊动了全所上下。一个温和的干部找我谈了一上午,我讲的多,他说的少,我觉得我在救他,欢喜心、显示心都出来了。午睡时,一黑物拳头状,击在我脸上。下午全所最恶的一个甲管教找我,我知道他,心里有点怕。先对它发正念,再求师父加持我除他背后的邪恶。电话找甲管教,他不走,这时我心就没底了,一会败下阵来,不但穿上了马褂,又吃了两顿饭。当我再次静下心来找自己,背法。当背到:“虽言修炼事 得去心中执 割舍非自己 都是迷中痴”(《洪吟(二)》“去执”),又从新绝食绝水抗议迫害。

绝食又到了第三天,那个温和的干警、狱医劝我進食,我就给他们讲真象、劝善。下午,狱医气急败坏的把我叫出去(大厅),出门就踢我一脚,我马上发正念。他问:“为什么不吃饭?”答:我不应该被关押在这里,我没有违法犯罪。他叫刑事犯冲了一小盆奶粉,劝我喝了,我坚持不配合。他一反常态,拿着鼻管强行给我插,几个刑事犯,在狱医指挥下,有按头的,有按腮的。它插的又急又猛,管儿存在嘴里两次,被我咬住并拽出来,拽成三段。它象疯了一样,拿小勺、针管强行灌,还没成功。突然狱医象皮球泄气,一下蔫了。以后他们再不给我灌食了。刑事犯乱按一气,把我牙都给按坏了。

绝食的第五天,所里找来我的朋友,他们再三劝我吃饭喝水。我看到旧势力的用意,不被情所动。在难面前,想到了师尊;想到了法“意不坚 关似山 咋出凡”(《洪吟(二)》“断”)、“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

第六天,所里派干警用车把我拉到医院。见到大夫、护士、患者,我就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按真善忍做好人,它们却迫害,你们不要帮助迫害,灌食出了问题得负责。护士们都溜了。大夫对警察们说:“住院正规治疗,报纸什么都报导,形势复杂不能随便来。”干警听了再没说话,他们只好把我拉回看守所。看守所怕担责任,紧急催促分局。当晚他们就把我接回家。

我前后在看守所共十三天。当地同修为营救我,发挥了大法弟子整体的作用,发出强大的正念。正是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大法弟子整体圆容,我才能尽快堂堂正正回到大法弟子这个整体中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