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弟子打电话讲真象的心得(三)


【明慧网2005年7月2日】电话讲真象,好象是师父早就安排好了,不然我觉得我不可能去打电话,因为听人家在讲心得,他们都讲的很好,而且口齿要很伶俐,而我国语又不标准,要讲真象本不可能。可是就是会安排这个机会,当我的心被打动,一定要把电话讲好,而且要把打电话的心得告诉炼功点的同修,带他们一起讲真象,我的心那时候真的很强烈,可是就是讲不出话来。

有一次交流的时候,有同修上去讲心得,他说电话可以讲两分钟、三分钟的真象,那时候我真的很触动:喔,这个两三分钟,那我有可能了,我有希望了,心里真的很触动。结束后我就去拿了一张电话稿回来,可是回来一看,上面只写了两句话:我是法轮功学员……,后面要自己发挥,心想不可能打电话讲真象了,要让我自己发挥又不可能。

一天我跟小姑坐在客厅,另外一位同修,他就写了一张稿子,几个字,大概也是三分钟。他开始拿电话起来念一念,他说:来来,你们两个来打电话。我说打什么电话,怕的要命咧。他说:不会不会啦,你看我打的对方都有听。他的电话内容是:你好,我是海外打的,请给我一点时间,我报告你一个好消息,有一种功法能使人很快身体健康,人心向善,海外有70几个国家在炼,都是合法的,那就是法轮功,法轮功不是×教,李洪志师父才是真正的好人,在海外已得了1000多个奖,你不要被你们电视或媒体骗了,请大家告诉大家,谢谢。对方都很愿意接受。第二张我们就讲法轮功的真象,自焚的真象。告诉他们真象终会大白,知道真象就是你们的福气,他们都会很高兴,愿意接受。

这样慢慢的一路走来,我们越打越好,那颗心就越积极要去打电话,在炼功点分享打电话的心得,很多同修就愿意拿那个稿子讲电话。

有一次到嘉义去一日学法,他们就把那个稿子跟心得发给现场同修们。有一次机会,辅导站叫我们去电话全省交流,好象是要讲心得给全省同修听。我第一次去台北的时候,我觉得真的是不可思议,我真的吓了一跳。那时候我到了台北的时候,我也没想到心情会那么紧张,到那个场的时候,我一進门就看见很多教授,大专学生,我就很自卑,我国语又讲的不好,只有一张简单的稿子,两三分钟,那么简单。一進门就有一个台北的同修,发了一张稿子,哇!好多喔,写了一堆,好丰富喔。所以我想:哎哟,怎么办,我要躲去哪里……。

我進去里面,早上轮不到我讲,到下午真的那个心都七上八下的,而且要讲之前,还有很多干扰,让我不敢讲心得。可是最后我还是想既然来了,我还是拿起勇气来,与同修共同精進,我真的也是把那张稿子念完,而且把我的心得、打电话的动机都讲出来。结果发觉效果很好,结束后,我拿去的电话稿全部都发完了。

我觉得我修炼好象师父早就安排了,师父安排你做什么事,你不做,一段日子过后,你还是要做。

我也要求自己不能放松,如果一放松,去听人家交流的话,我自己还会再加紧起来,不能再放松,都会要求自己、勉励自己,所以我都会时时要求自己做好讲真象。刚开始我们都在一起打电话,第一个礼拜,人比较少,第二个礼拜来人就比较多了,同修就说本来是三支电话,那我们再增加一支电话,让每个人虽然来的时间短,可是每个人都能讲到真象,也会带动更多人来打电话。所以我们就考虑再增加成四支电话。如果看到每位同修,每次都有机会拿电话在讲真象,我们真的觉得很高兴。

我印象最深的一通电话是我有一次打到大陆公安家里,他不在,是他太太接的。我跟她讲:我在网路上恶人榜有看到你先生在迫害法轮功。也跟她讲文革后,干坏事的警察都被送到云南去枪毙,而且家庭也被连累,还没说到这么严重的时候,她就说:那是我先生的事,你打到他的单位去啦。我问他的单位几号,她说:你知道打到我家,还不知道他的单位几号。我再跟她说这个严重性:如果你先生不改变过来,不只你先生有罪,也会连累到你跟小孩,你们以后都有罪。你看文革,有些高官都被枪毙,都自杀了,连江青也都自杀死了,如果继续干坏事,那你们以后真的会很惨。

我讲了很久,她静静的听,我发现:奇怪,她刚才很大声,为什么忽然都没有声音,而且有哭的声音。最后我再问她:小姐你有没有在听我讲话,有听清楚没有?我发觉她哭的好厉害,一直在哭。我就觉得只要我们善心跟她讲,真的会打动她。最后我跟她说,叫她先生不要再迫害法轮功,要好好对待法轮功学员,她都说好。

还有一次打给一位先生,他太太也是高官,专门迫害法轮功,都去举报谁谁在炼法轮功。我打去之后,他太太不在,那位先生就听了,我跟他说:你太太因为举报、迫害法轮功,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他就说:你是在威胁我啊?!他很凶,我再跟他讲利害关系:虽然是你太太举报、迫害法轮功,可是跟你都有关系喔,以后你太太有罪,你也有罪,你也是有责任的。我跟他说的很严重,最后我跟他说的时候,他也说:好啦好啦,我跟她讲啦。他改变态度很善意的回应我的话。我觉得这样打了一通电话,能改变他们很有意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