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母亲的一次通话记录


【明慧网2005年3月28日】

川:妈,近来还好吗?

妈妈:我们都很好。你办公民的事怎么样了?

川:应该很快了。到时候你们可以申请出来定居了。

妈妈:唉,你们炼法轮功,我们出去就难了 …… 伟(川的太太)在家吗?

川:不在。她去纽约了。

妈妈:又到纽约讲真象了?你们那点钱可要省着点用啊。

川:没问题。这里到纽约很近。

妈妈:她怎么不找一份工作呢?讲真象让别人去讲好了,你们出去不容易,现在是创业的时候,不要把时间花在这些事上面。

川:妈,要不是炼了法轮功,她现在还在床上躺着呢,医疗费都不知花掉多少了,还谈什么找工作呢?

(注:我太太来美后曾因医疗事故引起剧烈腰疼,两年多时间多数时间躺在床上,痛苦不堪。中、西医都无能为力。炼法轮功几个星期后完全康复。)

妈妈:那你们为什么不给大使馆写信讲一讲你们的情况呢?

川:写啊。我们到大使馆去请愿,派代表去跟他们说明法轮功的真实情况,递信,他们就是大门紧闭,一律不见。当然我们也知道,他们也是执行上面的命令,问题的关键不在他们。我们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每天在大使馆前的一个小公园里炼让他们看一看法轮功到底是干什么的。

妈妈:小川,如果大使馆派人找你或你有机会见他们,你的态度要好一点啊。

川:放心吧。炼法轮功这么多年,这一点是最起码的。上次我们去延护照时跟一个官员交谈过。虽然他没有给我们护照,我们还是心平气和的跟他讲法轮功的真象。我们不会把他们当作敌人。法轮功也没有敌人。

妈妈:那你们有没有去找一找美国政府,看看他们能不能帮你们沟通一下呢?

川:这就是我们这几年一直在做的事情。我们给美国政府及各界人士写信,送资料,就是希望他们能在了解法轮功之后能给中国政府施加压力,重新考虑对法轮功的政策。

妈妈:那美国政府的态度怎么样呢?

川:我们的努力还是很有成效的。美国政府通过了一些决议,谴责中共违背信仰自由的承诺。救出了一些在国内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不过也有一些人因为和中国有生意,在中共的经济利诱下成了哑巴。所以我们还要不断的给他们讲清法轮功的真实情况。不仅美国,其他国家的情况也类似。正是因为我们找海外政府、联合国的帮助,中共就到处说我们和“海外反华势力相勾结”。

妈妈:哦 …… 其实我觉得你们在家炼炼就好了。“胳膊拧不过大腿”,何必去找这些麻烦呢?

川:能在家炼当然好啊。可是你想想,中共动用外交手段、海外媒体、特务甚至地痞无赖到处说我们的坏话,如果海外政府和百姓听信它们的谣言,别说在家炼,恐怕个个都会被赶回中国。那时的迫害可就是全世界性的了。

妈妈:那也是。

川:现在的形势说明我们出去讲真象是讲对了。这也是为什么法轮功学员要参与办报纸、电台和电视台的事儿。

妈妈:你可不能去参加那些啊……

川:不参加不也进了它们的黑名单了吗?问题不在参不参加媒体,只要炼法轮功,它们就把我当敌人看待。发报纸和发传单有什么区别呢?

妈妈:我只是当心被人利用。

川:放心吧。法轮功什么也不求,谁也利用不了。当然别人要支持法轮功我们也不反对。妈,你好像是共产党员吧?

妈妈:是啊。

川:东欧共产党垮台以后,共产党的名声很坏的。好像有的国家还把共产党定为非法组织呢。

妈妈:中国和其他国家不一样。

川:可中国共产党从成立到现在也没少干坏事。

妈妈:中国共产党过去有错误我也承认,但是要向前看嘛。现在国内不也挺好的吗?

川:妈,你在国内有很多情况都不了解。我最近看到一些原中共高官出来后揭露中共腐败的内幕,真是触目惊心哪。国库早就空了,现在表面的那点繁荣完全是靠外资撑着。

妈妈:没有那么严重吧?我们存在银行的钱不都在吗?

川:可是过去一千元能买多少东西,现在一千元又能买多少东西呢?你们辛辛苦苦干了一辈子存的那点钱一转眼就什么也不是了。可是那些贪官在美国买房子一出手都是几百万美元,还是现金。这些钱都是从那里来的?

妈妈:现在中央不也在搞反腐、保先吗?

川:那只是为了更大的贪官能捞得更多而放出的烟幕弹而已。你看江泽民在台上的时候整下去的几个贪官没有一个是它的人。如今的共产党就是一帮土匪,还不仅是一帮,这一帮捞足了以后,它们的子女、亲朋好友上去接着捞,有谁在乎中国的前途,人民的死活呢?!

妈妈:不要这么讲。

川:对了,提到“保先”,你知道中共为什么要“保先”吗?

妈妈:就是要纯洁自己的队伍嘛。

川:根本不是。是因为自从“九评”传出以后,全世界掀起了一场退党的热潮。我看有个网站上统计已经有好几十万人退党了,而且势头正在急剧上升。我看共产党这回是害怕了。

妈妈:虽然我们这里接受到的都是正面信息,你们在外面接触到的也不一定都是对的吧?

川:这样说吧,共产党在迫害法轮功,这一点你同意吧?

妈妈:我也觉得他们做得过份了。

川:那你是共产党员,是共产党的一个分子,共产党对我的迫害,是不是也有你的一份呢?

妈妈:这……

川:不仅是迫害法轮功,其实共产党过去对中国人民的所有迫害也都有你的一份。你有没有想过将来怎么向别人交待啊?

妈妈:好吧好吧,看来现在要你不炼法轮功是不可能的了,要你不出去讲真象也是不可能的了。我就是一个要求,就是不要参与政治,小心被别人利用。

川:这一点我可以保证。我炼法轮功就是因为不想参与政治。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不参与政治。只要迫害结束,我们不会对权力、地位有任何兴趣。妈,你如果有机会见到你们的领导,是不是可以跟他们讲一讲法轮功的真实情况?

妈妈:可以啊。

川:好吧,那今天就聊到这儿。您和爸爸多保重。

妈妈:好好。再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