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刻以法为师,明辨真修者和伺机利用大法者


【明慧网2005年7月2日】6月3日我参加了一个所谓的“交流会”,十多个人听北京来的一个小伙子演讲,此人二十四、五岁,和他一起来的还有一个同龄女子。这个北京来的人一口气能讲两个小时,讲者绘声绘色,听者聚精会神,有的还频频点头。事后听说大家都夸小伙子讲得好,说听后很受启发,还要积极行动起来。我对此事有相反的看法,我认为此二人即便不是特务,至少也很像洗脑班乱法的邪悟者,也有可能是以此为借口来骗钱的。理由如下:

据介绍他们来的老同修讲:这北京来人修的好,他们从网上看到咱石家庄近期受迫害严重,特意来帮咱。自称他们在北京做得很好,把他们那片儿“正”得很好。并自称他们在北京及全国各地办了许多公司,还有明慧学校,救助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留下的孤儿,甚至失去经济来源的家人都接到他们那儿去解决实际困难。[作者注:谎言总有一天都要败露]

介绍人说先让北京来人讲讲他们的经验,然后大家提提问题,交流一下。接下来北京来的小伙子用略带南方口音的普通话滔滔不绝起来,他并没讲他们办公司的具体操作经验,而是自顾自的大谈他的乱悟:从三皇五帝、东欧巨变讲到人类社会先有善,后有真,再有忍;从不在五行中讲到要修出第五层宇宙;从黑手大的如硬币讲到××党用钱(指发工资)让人说它好,我们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作者注:党文化]等等,这哪里是大法中的内涵呢!

首先,此人不敬师不敬法。他敢说“师父钻进共产党”,他敢说大法法力大,“三个代表法力小”。大法是神圣的,威严的,而“三个代表”是邪恶至极的,它哪配用法力来形容,而且这两者放在一起相提并论,不就是谤法吗?类似言论很多,如他说国共两次合作,师父和××党也两次合作,又如他说××党给人钱就说它好,那我们办公司,他下岗了到我们公司里来,我们法轮功给他钱……等等。在真修者心中,师父和大法是无上慈悲、无上神圣、无上威严的,我们唯恐有一丝一毫的不敬。没有师父和大法的慈悲苦度,哪还有我们的今天?更何谈今后要圆满到那样美好的境界?一个人不经意的言行最能反映他的内心、真心,对这个北京人,是特务还是什么人,真修者应该能看得出来。即便不是职业特务,做着这样的事,也就在起中共特务想起而起不到的作用了。

第二,此人敢胡编说法轮功“有9大特点”这种话,他敢说什么“不在五行中”就是“得修出第五层宇宙”,在不知什么心的作用下,他胡说什么第一层宇宙是水、过去洪法是修到菩萨境界,云云。他敢说99年7.20之前我们是修善、到了7.20开始修真,现在是修忍,“忍是一把刀,剜共产党的心”,所以我们要办公司,从根本上改变……等等,其言行和洗脑班里的某类“帮教”如出一辙。他那一派胡言乱语,只能蒙骗长期带着人心学法、根本执著不放、或者根本长期不好好学法的学员。

第三,此人乱法。他总是说一段他的乱悟,再插几句师父的话,偶尔背上一两句《洪吟》。乍一听他对师父的法这么熟悉,用的也挺是地方,再加上对介绍人的信任,也就不再多想了,其实是动了人情,就忘记了“以法为师”了,就被煽乎晕了。比如北京来人说他们在全国各地办公司是用常人的名义,不暴露自己,“隐讳”的去做(当时给我的感觉是要偷偷摸摸的),说每个公司有我们几个人就可以了,我们聘用下岗的人,我们赚的钱都给大家分了,我们不搞剥削,我们伺机让常人知道大法好,最后人都说大法好了,我们就从根本上改变了社会……。——我们大法弟子修炼,难道是为了改变社会吗?

其实这几年来,师父一直让我们做好三件事,救度世人,至于说办公司办学校,我个人认为它可以作为讲清真象、救度众生的一种方式,有条件的也可以去做,但绝不是为了“从根本上改变社会”,也绝不是要和××党对着干,它不配!

我们修到今天磕磕绊绊很不容易,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们大家都在提高,切莫因为一时的放松而被钻了空子,时刻要牢记“以法为师”。我们的教训已经太多了,我诚恳的希望每个与会者(包括我自己)都冷静下来,认真的查一查自己,还有什么心没放下。如果每个人的空间场都那么纯净,不好的东西就不敢进来,一定是我们有漏洞了。让我们牢记师尊的教诲:多学法!多学法!多学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