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死亡威胁下坚定反迫害的修炼之家


【明慧网2005年7月20日】“我又差一点被特务害了。”听王先生这么说,我的心再一次揪起来。

到王先生家,本来是想了解一个法轮功修炼家庭的辛酸与欢乐,没想到开头就这么骇人。

王先生是会计师,出国已经10年了。如今虽然事业有成、全家生活稳定,但却因为全家修炼法轮功,即使在加拿大也遭受中共的迫害,日子过得很不轻松,甚至很凶险。

* 死亡威胁与骚扰

“这次死亡威胁,只是更隐蔽一些罢了。”王先生说:“‘你最好别练了,否则当心你的生命安全!’然后‘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这是一个男子2000年5月的一个夜晚约12点钟给我家打的电话。”

“之后,我的电话被骚扰、电话线无故被割断,电脑被攻击,接连不断。而近来他们又针对我的汽车,接二连三的算计我。”

自6月30日以来,王先生的车子连续被人破坏。

在6月30日晚上,王先生在中国城停车离开十分钟,之后载家人回家,途中觉得车子状况异常,下车检查发现两个后轮胎完全没有气。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幸亏没有走高速公路,不然车子必然失控,后果不堪设想!

充气后车胎正常,但王先生总不放心,遂于7月6日送车行检修,并特别提出车胎问题。下班前王先生电话联络车行,让6点半取车;届时发现已经修好的车子右后轮胎内侧非着地处居然扎进一4寸长铁钉!而车子停放在车间外离开车行员工视线仅仅30分钟!

考虑到国际社会最近纷传中共有上千间谍在加拿大监视、迫害法轮功学员,而自己的行动、通讯似乎完全被人监控,再加上以前的经历,王先生遂不敢怠慢,立即致电加拿大反恐局报案,反恐局当即备案。

谁知道事情还没完。我采访结束的第二天,王先生7月10日下午突然来电,称刚才出门时发现,刚刚检修过的车子完全没有电了!

看来,中共特务缠上了王先生。

* 平静生活不再

“本来日子过得好好的。”王先生说,97年10月至99年7月,夫人刘女士在制衣厂打工,自己在一所大学进修,儿子当时上小学,全家过着辛苦但平静的生活:早上全家起早炼功,白天上学的上学、上班的上班,晚上全家一起读教人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书,谈谈各自的心得,其乐融融;周六到公园或社区参加更多人的集体炼功、学法、交流,有时教新学员炼功;周日采购、访友、学习;生活得很有规律、很充实。”

“但是99年7月20日后,我们的生活被国内迫害法轮功的运动彻底打乱了。”国内的谎言诬蔑我自然不能接受,我更不能看着跟我一样追求真善忍的同修被迫害、虐杀,我的良心要求我必须呼吁停止迫害。就因为这,我在加拿大受到死亡威胁和不断的骚扰。”

* 生离死别回国上访

回顾六年前的往事,王先生还禁不住不断的擦拭“不轻弹”的眼泪。

“我在桌子上给儿子留下一张纸条:爸爸对不起你,没有办法再照顾你了,我要回国上访,制止迫害。我可能回不来,也可能象国内同修那样被打死,但是爸爸为了正义良知,只能这么做。”99年12月3日早晨,王先生跟太太轻轻的道了一句:“我回国上访去了。”没有等太太回应,他忍泪推门而出。

王先生说,决定回国上访之前,自己就哭了好几场。一方面觉得同修遭到无理、残酷的迫害,另一方面为自己因为个人、家庭等私念而不敢站出来维护真理、制止迫害而感到伤心。回国意味着失去一切,因为很多同修已经被害,即使不死,也将失去前程;因为再过十来天,就是关键的毕业考试。

“当时经济也很拮据。太太打工的工资很低,家庭生活还要靠我的助学金。因为临时买机票,价钱很高,真的很困难。”

* 反迫害全家出动

“我走之后没几天,太太就带着孩子去了香港,也是呼吁制止迫害。”王先生说,“不断传来更多同修被害死的消息,心里很沉。真正按照真善忍修炼的人,真正为别人着想的人,没有选择,只能尽一切力量制止迫害。”

王先生的上访没有任何结果。按照中共集团当时的内部政策,对于国外法轮功学员,一律实行拘留、驱逐的做法,王先生遂于99年12月10日被驱逐出中国——自己的故土。

“我赶上并通过了毕业考试。并很快找到了一份门窗加工厂的会计工作。”

* 反迫害得道多助

“刚刚工作半年,适逢2000年9月世界各国元首高峰会在纽约召开。为了向全世界表达‘法轮大法好’和呼吁停止迫害的心声,我们全家请假一周去了纽约。”

王先生说,“难得老板理解我的处境,我感到了他对法轮大法的正义支持。”

7个月后,联合国在日内瓦召开人权会议。“我们全家都觉得应该去呼吁,因为中共在国内对法轮功的迫害在不断升级,特别是中共制造的‘天安门自焚’事件,欺骗了全世界,我们必须去向全世界讲清真象。”王先生说:“但是,真不知道老板能不能同意请假,因为我是新员工;而且,我请假就意味着老板要顶替我。”

老板了解情况后,爽快的答应了王先生两周假期。同事都觉得不可思议:王先生真特殊,尽请长假,老板居然这么通融!“这是很难得的。一方面是老板了解法轮大法,知道我全家不是去度假,而是去呼吁;另一方面他非常满意我的为人和工作。”

两周后,王先生全家没有回来,决定延续一周,直到人权会议结束。

“工作怎么办?真的不好跟老板张口,他也挺难的。”至今王先生都对老板的善心支持非常感动:“老板在电话里又答应了。”

* 最艰难的2001年

仅日内瓦一趟,王先生的银行户头上5000加元几乎花完了,可是全家呼吁停止迫害的努力没有停止。

7月:王先生得到两周的假期,独自一人在中共驻加拿大使馆前日夜静坐,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虐杀;之后,12岁的儿子决定效法父亲静坐两周,因为年纪还小,妈妈决定陪伴儿子同时静坐;

8月:国内哈尔滨万家劳教所残害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200多名学员集体绝食抗议一个多月,当局不仅不予理睬,反而加重迫害;为了声援受难同修,呼吁停止迫害,王先生再次在大使馆前绝食抗议;

10月:由于国内迫害继续升级,更多同修被迫害死亡的消息不断得到证实,王先生加入了“SOS步行横跨加拿大”活动,以期用自己的付出唤起全世界制止中共迫害法轮功。

“2001年是迫害最疯狂的一年,也是我最困难的一年。”王先生说。

* 老板回头

由于“SOS步行横跨加拿大”需要相当长的时间,王先生决定辞职以免老板为难。老板理解王先生反迫害的心情,再三挽留,可是现实的工作总是耽误不得,王先生提前培训好继任会计,尽量减少自己离职可能给老板造成的不便。

王先生说:“老板确实舍不得我离开。待我结束‘SOS步行横跨加拿大’呼吁行动之后,我很快在一家药店找到了工作。我原来辞职的工厂老板得知我结束了步行呼吁行动后,又邀请我回去工作,我就又回去兼职了。”

* 难得的信任

谈到工作,王先生的自豪与自信溢于言表:“两个老板都非常信任我。我因为经常需要外出呼吁停止迫害、讲法轮功的真象,他们就允许我根据自己的情况随时来上班。所以,我常常是周末工作,有时候通宵加班。”

不仅如此,药店老板还经常让王先生代为存储现金。“作为会计,经手现金本来是不允许的,因为很容易出问题。但是老板这样信任我,不仅不担心我一个人上班时丢失贵重药物,而且在处理现金、账目方面象信任他自己一样信任我,我感到很自豪。”王先生说:“应该说,这是他了解法轮大法真象的结果。”

* 教育孩子不头疼

王先生如此忙碌,似乎无暇顾及儿子的教育,而教育子女却是每个家庭最头疼的问题之一。王先生承认,除了督促儿子按照真善忍做人、好好修炼以外,自己确实很少管儿子,但是儿子的表现却非常令人满意。

儿子拿出成绩单:10门功课20个成绩,其中有16个是“A”,是全年级最好的学生之一。

问起教子之道,王先生说:“我认为,教育的基点是道德教育,而修炼法轮功是最好的办法。法轮功教人按照真善忍做无私无我的人,孩子懂得这些道理,并努力去做,他自然就知道努力学习、善待别人,当然就能做个好孩子、好学生。所以,我并不是直接管他的学习和表现,而是和他一起修炼真善忍,督促他好好修炼。很多人在教育孩子方面的头疼事,我都没有,这归功于修炼法轮大法。”

* 尽孝道与母同修

多年出国,王先生难得尽孝,在北京上访被抓时,公安也曾经按照中共诬蔑的说法,指责王先生回国上访“没有为父母着想。”

“我本打算上访后回家看望母亲的,但是却被强行驱逐回了加拿大。”王先生看着一年前来到加拿大的妈妈说:“后来设法让妈妈来加拿大探亲,才见到妈妈。”

老妈妈陈女士是退休小学教师,命很苦。“文革”时,丈夫被打成特务,在“毛泽东思想学习班”“学习”的一天晚上,被人绑到一个水塘边刺死了,尸体扔在水塘里,留下孤苦的妻子和四个孩子。“日子虽然很苦,但是孩子们都很听话。”陈女士说:“得知儿子修炼法轮功,回国上访被抓,很担心,但是我知道自己的儿子不会做坏事。”

“妈妈来到加拿大,立即就上网看法轮功的真象材料,看迫害报道;了解真象后立即跟我们一起炼功学法。”看到积劳成疾的身体一天天好起来,原本因为脊椎骨质疏松不便站立的妈妈,能够与自己一样到处洪法、讲真象、游行,王先生很高兴尽了做儿子的孝心。

* 讲真象挽救亲人

令王先生最难过的是,有些亲人因为听信了中共的谎言而误解法轮功,甚至口出恶言。但是经过不断的讲真象,他们改变了。王先生说:“国内的姐姐以前也以为我搞政治、反党,因为经常通电话,现在好了,她现在也愿意按照真善忍做人了,晚上炼法轮功,身体觉得很舒服。”

王先生在美国的叔叔是位杰出的物理学家,但是因为收看中共的电视,也被谎言欺骗,曾指责王先生“愚昧、反华”。“但是,经过多次长谈,叔叔终于了解了真象,并且感慨的说:‘关于宇宙、时空、生命等问题,法轮功所说的,就连一流的科学家都认识不到。法轮功确实了不起,法轮功学员有头脑。’”王先生感触的说:“谎言害得亲人反目,真象又让我们亲密如故。”

* 做不成中国公民

王先生遗憾的是,中共大使馆剥夺了他中国公民的身份。“2000年7月申请护照延期,但是曾姓官员与我面谈,说我回国上访违反了中国的法律。我告诉他,上访是中国公民的权利,不违法;修炼法轮功也是中国公民的权利,也不违法,而迫害是非法的。最后这位官员说不出道理,就干脆说:‘不管怎么样,你必须放弃法轮功,你必须悔过,这是中国政府的政策。’”王先生拒绝了。

* 最大心愿:结束邪恶迫害

听王先生回忆几年来的经历,他们一家除了环境压力,除了加班加点,全家生活的中心,都围绕着“反迫害”,而且六年如一日。为了“反迫害”、“讲真象”,王先生一家六年来确实经历了许多的艰辛,仅就经济上的付出,粗略计算一下也够吓人一跳的:

1999年:王先生回国上访,夫人、儿子去香港呼吁停止迫害,花费近6000元(加币,下同);

2000年:去美国纽约向世界元首高峰会议呼吁一周,花费近1000元;

2001年:全家去日内瓦向联合国人权会议呼吁三周,花费近5000元;全家因参加绝食呼吁停止迫害,请假损失约4400元;参加“SOS步行横跨加拿大”呼吁行动花费、损失近9000元;年计18400元;

2003年:给国内不相识的百姓邮寄法轮功真象资料花费约5000元;

2004年:向国内民众打电话花费约5000元;

2003年至今:用于向国内民众讲真象的高速互联网、传真等费用,每月高达300元,累计5400元;

投资购买电脑、打印机、传真机等设备10多台(件),花费约5000元;

不包括数十次赶赴渥太华、多伦多、纽约、华盛顿DC、芝加哥、休士顿、墨西哥、俄罗斯等国家和城市,也不包括妻子不断的制作法轮功真象横幅标语、装饰等,上述花费(损失)已达45800元。

看看王先生的家,除了几台电脑外,连一件正经家具都没有,很难相信他有上等的收入。

的确,如果没有这场无理的疯狂迫害,王先生一家以及全世界上亿法轮功学员以及他们的家庭,还在过着平静而幸福的生活。王先生说:“不仅如此,如果没有迫害,会有更多的人修炼法轮大法、从心底里努力做好人,中国和世界会很美好。”

谈到今后的日子,王先生显得信心十足:“迫害早就难以为继了。经六年的反迫害,越来越多的人了解了真象,知道法轮大法好,知道中共的邪恶迫害,我国内外的亲友、同事都是例证。我们的心愿就是让人们摆脱中共的谎言欺骗,明白法轮大法修炼真善忍、教人向善、强身健体的真象,立即结束迫害。”

(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文中使用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