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9号电视台:在中共的红墙背后(图) 【明慧网】

澳洲9号电视台:在中共的红墙背后(图)

【明慧网2005年7月21日】7月17日,澳大利亚9号电视台在“星期天”节目中,播出了节目制作人Nick Rushworth 35分钟的电视专题片“红墙背后”( Behind Chinese walls)。节目通过记者Sarah Ferguson采访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情况,以及中共投诚官员的证词,进一步披露了中共恶党在国内外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红墙背后”节目的主持人Jana Wendt

节目向观众呈现了中共驻外领馆人员在海外骚扰、恐吓法轮功学员的画面,中共劳教所被囚者被强迫劳动的画面,以及澳外长唐纳禁止法轮功横幅事件、澳外交部官员试图帮助中共阻挠澳法轮功学员对江泽民的起诉等。

节目并首次披露了陈用林、郝凤军从中领馆和天津610办公室带出的内部文件,揭示中共在海外发展间谍网,对付不同的异见和宗教团体,以及将法轮功列为首要迫害对象的内幕。

法轮功学员李迎在节目中说,她在劳教所内被反铐吊起达三天三夜,其间不许吃,不许上厕所,不能睡觉。李迎的弟弟李良至今仍被关押在劳教所内。

曾铮说,她亲眼目睹了一名法轮功学员被逼疯的情景。那名学员在被连续折磨五天五夜后,眼中突然出现迟钝的神情,然后就可怕的大笑起来──她就那么被逼疯了。

以下根据澳洲9号电视台“星期天”节目的网上录像整理而成。

Sarah:这是两个不同城市两个投诚者的故事,他俩互不相识,命运却把他们联在一起,他们都有“国家机密”向民众披露。

翻译:在海外运作的秘密力量包括专业间谍。

陈用林:这个报告用密电的形式传到总领馆,对什么人能读有严格的限制。
我在领事馆时,我觉得自己象被关在领事馆里的一个囚犯,我在那儿……(被)中共,(看管)。

Sarah:陈的恐惧是真真切切的。尽管中共说他是低级官员,但今天他透露了中共与澳洲政府官员的私底下的交易。

陈用林:这些澳洲政府官员受到中共的“特别关注”。

Sarah:在墨尔本,郝凤军决定走出来,不再隐身。他冒着生命危险,从中国携带出高度保密的610办公室系统镇压(法轮功)的文件。

郝凤军:我真的很害怕,特别是在深圳机场过海关时。

Sarah:郝跟随旅游团出关,随身携带着从610办公室电脑上下载的电子文件。

郝凤军:我用的是真名真姓的护照,护照的照片也是我自己。假如全国电脑系统联网,他们就会发现我是天津国家安全局的警察,他们就会截住我。

律师考拉瑞:假如郝先生离境时被发现带着这些材料,毫无疑问他会被定为“叛徒”,按中国刑法,他会被判死刑。他是位英雄。

Sarah:但澳洲政府并不认为郝和陈是英雄,他们为此很烦恼,害怕得罪中共,以及和澳洲数十亿元的贸易交易。

考拉瑞:美国和加拿大在人权问题上对中共不妥协,近几年来,他们对中共在人权问题上日益施加压力,那为什么我们的政府不能这样做呢?答案是显而易见的──我们要做交易。

Sarah:博纳德-考拉瑞律师,首都领地前检查总长,是郝凤军和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国投诚者的律师。

考拉瑞:在其他方面,我们和中国的关系很好,我们当然能够和中国做交易,完全没必要像现在那样,毫无勇气的对中共一味的妥协。

高精度图片
郝凤军和考拉瑞律师正在会面,审阅材料。

考拉瑞:他们否认610办公室的存在,但是你现在却告诉我这是你们天津市610办公室的文件。

Sarah:我们没有办法鉴别文件的真伪,但是郝的秘密警察的身份证件是不容质疑的。他说他秘密的带出那些文件,他详细的透露了那个组织的内部运作结构图,及其在澳洲的运作。

考拉瑞:这些文件非同寻常,披露了类似盖世太保似组织的运作,是非同寻常,令人不寒而栗的文件。

Sarah:610组织在中国是一支秘密警察部队,专门用来侦察和摧毁这些人,他们是法轮功修炼者。这是在中共驻悉尼领事馆外的烛光守夜,悼念在中国劳教所被迫害致死的一位年轻女士。她去世的消息刚刚传到悉尼。法轮功九十年代初兴起,通过打坐和炼功达到身心健康。他的三个特性是──真、善、忍。

郝凤军:他们说法轮功对人民的思想影响太大,对中共的控制构成威胁。

Sarah:郝的培训手册把法轮功定为必须被根除的“×教”。

郝凤军:(文件上说)必须建立一支力量与“×教”作斗争,我们必须建立秘密力量作好长期战斗的准备。

Sarah:请愿于1999年4月从中国第三大城市天津开始。法轮功修炼者第一次进行大规模请愿。当这个请愿转移到首都时,中共头目江××下令全国范围内镇压法轮功。三个月后,6月10日,这个新的秘密组织开始运作,所以取名为“610”。他们关押了大批法轮功学员,并逮捕那些拒绝放弃信仰者。你知不知道,那时法轮功学员有时被酷刑折磨,经常被电棍电?

郝凤军:是的,这在中国大陆是常见的。人们被殴打、被捆绑、被戴上手铐,并被吊起来。

Sarah:还有更严厉的。郝带出的另一份文件上有来自中共中央委员会的指示,把法轮功异见人士关进劳教所。

郝凤军:下一步策略── 结合劳教所的“再教育”制度,我们必须建立一套完整的运作体系。

Sarah:为了对政治和宗教异见者实行再教育,古拉格式的集中营体制被建立起来了。美国国务院报告指出,虽然中共承认有25万人被关在劳教所,但专家称应该是近30万,他们在极恶劣的条件下被强迫劳动。2000年初,这些劳教所关押的几乎全是法轮功学员。现居住在澳洲的曾铮和李迎就是其中的两位。曾铮原是来自北京的一位投资分析家。

曾铮:你一到劳教所,他们就叫你签署一份放弃法轮功的声明书,假如你拒绝,那么就不让睡觉,不管多久。

李迎:你被这样铐着手铐,从后面铐,只要两个小时(你就受不了),大概两个小时,我的手臂就失去知觉,他们把我这样铐着三天三夜,我不能吃,不能上厕所,不能睡觉。

Sarah:他们对法轮功学员采取特别阴险的手段。他们(法轮功学员)被剥夺睡眠,对他们进行洗脑,然后被迫去折磨别人。陈红在天津时被关在劳教所。

高精度图片
法轮功学员陈红

陈红:他们把管子插入学员的鼻孔进行强迫灌食时,他们让我们站在旁边看,他们把所有学员关起来,对他们进行殴打,并让我们在旁边看。

Sarah:曾铮记得这样的折磨有一次持续了五天五夜。

曾铮:他们一直对她进行洗脑,突然我看到她眼睛变得看起来很迟钝,接着她突然开始大笑,笑得很吓人,很吓人的笑,我知道她终于被逼疯了。

Sarah:李迎的弟弟仍被关在劳教所。当曾铮从劳教所被释放时,她妹妹小春也因为修炼法轮功而被关入另一个劳教所。

曾铮:我知道她在里面会发生什么事情。在这个世界上对善良的人们的犯罪仍在继续,这其中也包括对我妹妹。我非常清楚的知道将发生在她身上的一切。

SARAH:非常明显,这件事情对澳洲外交部长唐纳先生来说并不十分重要。

SARAH:唐纳先生,在与中共对话时,你是否会就劳改这一问题向他们施加压力?

唐纳:当然。

SARAH:施压的程度怎样?

唐纳:噢,这是人权对话的内容之一。

SARAH:事情结果怎样?比方说,你个人对中共劳改制度了解多少?你知道现在有多少人被关押在劳教所吗?

唐纳:我无法告诉你准确的人数。美国方面就此提出了一些数字,我无法确认也无法否认这些数字的存在。

SARAH:中共开始采取措施控制海外法轮功学员,包括在澳洲的法轮功学员。前中共“610”办公室官员郝凤军讲述过关于2001年6月26日在天津召开的一次“610”紧急会议。中共“610”所有高级官员聚集在天津泰达酒店(Teda Hotel),听取中共中央头目刘京的最新指示。

郝凤军(中文翻译):在今后三年内,中共计划组建一支特务力量,安插进中国及海外的法轮功内部与法轮功学员中间。

SARAH:当日刘京还提及对国外的行动计划,这都包括哪些国家呢?当时他都说了些什么?

郝凤军:主要目标是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日本、香港和澳门。在以上国家和地区,每个省、州和城市必须保证有一个针对当地法轮功、聚集场所、新闻媒体和社团的特别行动队。

SARAH:郝凤军受到了提拔。他与另一位“610”官员一起,负责组织在澳大利亚、加拿大和其它国家、地区的特务行动。在他投诚澳洲前的14个月中,他组织了10次类似的行动,所有的组织机制是相同的。特务利用假冒的公司,以便确保他们能够以做生意的名义顺利来澳。他们的任务就是渗透并伺机消灭海外法轮功。

郝凤军并非总能知道这些中共特务的真实身份,但是在他掌管的档案上有一个识别他们的代号。澳大利亚是中共的主要目标之一。在郝凤军所掌握的档案中可以看到一个遍布澳洲、以法轮功学员为目标的中共特务组织在行动。

文件翻译件:“2004年10月8日。文件类别:机密、特急。公安部反邪教情报处。约翰·戴勒(John Deller),男,会计师。他曾组织各种活动破坏中共当局。计划在悉尼海德公园举行法轮功会议,会后他们将去领馆闹事。”


法轮功学员约翰·戴勒

约翰·戴勒:事实上,我感觉自己被人猛击小腹。当我知道有人对我的生活,也许还有我家人的生活感兴趣时,我感到非常震惊。

SARAH:谁把情报从海外发回国内?

郝凤军(翻译):有些是海外的生意人,有些是学生,有些是社区领袖,有些来自政府机构。

SARAH:报告中这样写到。陈红被洗脑班开除出党组织,送入劳教所。她现在与儿子居住在澳洲。在这份来自天津的报告中,他们了解到所有你被监禁的细节,他们也清楚你是从上海申请签证来澳的。当你得知他们如此了解你的情况并把你置于他们的监控之下时,你是否感到惊讶?这让你感到意外吗?

陈红(翻译):当我读到这份报告时,我感到非常恐惧,非常意外。我在中国国内的恐惧又被转移到澳大利亚来了。

SARAH:陈红以为她在澳洲是安全的,但中共秘密警察却继续在澳洲监视她的一举一动。她认为,这些情报主要是用来威胁她在国内的家人。

陈红(翻译):当地的居委会和派出所的警察每天都到我婆婆家去,指责我参加海外的“反华”组织。现在,我婆婆被迫搬到亲戚家去住了。

SARAH:这些都是最近的文件。那他们所指的中共间谍是否仍在澳洲呢?

陈红(翻译):是的,他们还在。

SARAH:你能确认澳洲已开始对“610”派来的特务组织展开调查了吗?

唐纳:嗯,我不会谈论关于间谍方面的问题。我们永远也不会谈及这方面的问题。

SARAH:现在,有人告诉我们,您的部门至少曾三次对中共骚扰澳洲法轮功学员的行为提出批评。这是否属实?

唐纳:不,我也不打算谈论这个话题。

SARAH:多年来,像陈用林这样的中共使馆官员公开收集在澳的法轮功学员的情报,然后把报告发回中国的“610”办公室。

陈用林:在澳大利亚,中共领事馆的首要任务是反对和骚扰法轮功学员,并且这是领事馆的一项日常工作。

SARAH:陈先生在悉尼领事馆工作的第一年,他和他的领导,严庆文(音译),想阻止法轮功学员在使馆门外的和平抗议活动。

严庆文:我警告你们中持有澳洲护照的人,你们最好考虑一下你们行为的后果。

SARAH:陈先生感到越来越难以接受中共领事馆的工作。

陈用林:我的上级一再给我施加压力,但是出于对法轮功修炼者的同情,我当时没有严格按照他们的要求做。

SARAH: 陈先生为了避免怀疑,从使馆的另一个出口送出了他的妻子和小孩。他离开使馆时,随身带了一袋关于中共工作指示的文件。

陈用林:我可以给你们看一看这个文件,这是机密文件,是关于法轮功的。


陈用林展示机密文件

SARAH:他说这是标有“机密”字样的文件,通常在中共外交部高层会议上传阅。

SARAH:中共一直努力阻止澳洲法轮功学员公开暴露中国的监狱酷刑。

陈用林:天安门六四屠杀已经过去16年了,在这个文件中说到,“我们必须按照中共的指示”并且与“外交贸易部”州政府办公室交涉。

文件中说(翻译):“2001年6月1日,关于近两周法轮功活动的报告,根据中共的指示,我们需要向纽省外交商务部交涉,促使他们遵守诺言,解决使领馆门前抗议的问题。”

SARAH:澳洲外交部长已经40多次个人签署了关于禁止法轮功学员在堪培拉的中共大使馆门前抗议的文件,第一次是在中共外交部部长访澳的前夜。

考拉瑞:当时联邦警察特别分支机构官员来见我的客户并说“我们有一个非常紧急,非常紧急的请求。我们要求你们立即取下所有的横幅,有中共要员到来。”

SARAH:打横幅有什么错?和平抗议又有什么不对呢?

唐纳:我认为这些只是他们告诉你的一面之词,很显然我们都知道他们使用高音喇叭,还有经常──不论你同意还是不同意他们所说的不是问题所在──他们经常用高音喇叭作“宣传”和宣读他们的申明及政治批评。

SARAH:你是说法轮功学员讲述在中国受到的残酷对待是一种宣传?

唐纳:不,不要误解我,我不反对法轮功。我仅仅说按照维也纳国际公约我有法律义务这么做。

SARAH:在北京,近期澳中人权对话正在如期秘密进行。澳洲和中共官员事后召开了新闻发布会。根据陈先生所说,(中国)政府喜欢这种方式。

陈用林:双方都很满意,因为没有公共媒体舆论的压力。他们在秘密会谈,秘密在交换意见,之后他们就搁置一边。然后再等下一次会谈,再放在一边,永远没有压力。

SARAH:前自由党纽省总检察长John Dowd是国际法学家委员会主席。

JOHN DOWD:我们已经说过不希望参与进来,因为我们不认为人权进程问题有多大意义。

SARAH:为什么说没有意义?

JOHN DOWD:因为这是一场独脚戏,对中国来说,把人权问题转入秘密会谈,它就是胜利了,中共只会对公开批评做出反应。

唐纳:如果你认为直接面对,或发布些幼稚的、咄咄逼人的新闻公告,或在高楼顶上对中共的人权侵犯和诋毁大加鞭挞,会促进中国人权问题的改善的话,那你就试一试吧。

SARAH:你目前对澳中人权对话进展满意么?

唐纳:我现在对澳中人权对话的进展感到满意。我认为人权对话进行的很好,很成功。

SARAH:但是这位先生不同意。欧阳明在遭受中共劳教所的酷刑后去世。他哥哥在墨尔本,由于紧张没在镜头前说话,但他告诉“星期日”节目说,他曾要求澳洲外交商业部帮助救助他弟弟。

JOHN DELLER:这个案例在2001年到2003年的双边对话中已经四次提出,但是他弟弟并没有得到有效的帮助,他于2003年8月去世。

SARAH:在近期的人权对话新闻发布会上,ABC驻北京记者好不容易逮到一个机会询问有关610是否存在问题。

记者:沈先生,中共是否正在侵犯澳洲的中国公民以及澳洲人民的人权,特别是中共的610办公室?

中共外交部长助理沈国放:610办公室?(大笑)

记者:那么说,“610”办公室是不存在的喽?(沈不答,干笑,转身走开。)

SARAH:这就是澳洲不敢用对中国人权状况的公开批评所得罪的:手中钞票越来越多的现代中国去年向澳洲投资了22亿,并承诺与澳洲进行自由贸易。但是陈用林说,对中共来说,与澳洲的所谓自由贸易是根本不存在的,是有附加条件的。

陈用林:其中之一的条件是台湾问题──也就是,如果战争在台湾海峡爆发,中共希望澳洲扮演观望的角色。另一条件是关于人权问题──在这个问题上澳洲不应该给中共政府施加任何强压。

总理霍华德:(历史媒体镜头)这是澳洲矿业的一个金质奖章。

SARAH:在澳中贸易关系中,最被引以为傲的是一个由澳洲西北地区向中国广东省提供天然石油气的合同,这个合同是由总理亲自签下的,在25年中将给澳洲带来价值2500万的效益。

陈用林:那份报告通过电传发给领馆。领馆严格限制阅读此份报告的人,并且不允许将此文件带出门。甚至我进那个房间也有非常严格的要求。而且看的时候不许做笔记。

SARAH:陈用林说,作为一个政治官员,他得以有机会看到高层政府的报告。这些报告揭示了为什么中共给澳洲合同。原因不是因为我们澳洲在投标中提供了最好的条件。

陈用林:目地是将澳洲从美国身边拉走。

SARAH:这是新南威尔士州高院外一次风雨交加中的请愿活动。看起来与中共中央委员会的权力游戏还很遥远。章翠英,一位曾经在中国旅游时被关押进劳教所的澳洲公民。

章翠英(翻译):一个警察和另一个警察走进我的牢房,然后殴打我。他们把我拽下床,扔到地上。我动不了了。他们把我抓下来,然后用靴子踢我。

SARAH:她目前正在起诉前中共主席江××,认为他需要对她在劳教所里遭受的迫害负法律责任。中共将此起诉案看得非常严重。

SARAH: 中共是否对你们外交部提出过要求,要帮助他们解决这件事?

唐纳:是的。他们对此抱怨,他们也向我抱怨过。我告诉他们澳洲政府对此无能为力。

SARAH:不是这样的。陈用林宣称,他读过关于高级外交官员Geoff Raby博士的密码报告,在这件案子上,澳洲外交部向中共提供了帮助。根据你的理解,是Raby博士提出建议,还是主动提出要提供帮助?

陈用林:是的。他提出要帮忙,中共外交部长听到这点非常高兴,这说明我们的工作做得成功。

唐纳:我不想谈陈先生的事,我也不打算对中共如何理解澳洲官员可能说过也可能根本没说过的话负责。

SARAH:你非常明白我们现在谈的不是起诉江的案子是否能向前推进的问题。我们谈的问题是:澳洲外交官是否在起诉中共领导人的案件中帮助他们来反对澳洲公民?

唐纳:你所说的帮助指的是什么?

SARAH:他非常明显的……。

唐纳:帮助?

SARAH:根据他们所述,他(指Raby)承诺利用外交部的资源准备一份应对法庭的法律建议书。

唐纳:如果任何人要这么做,我对此一无所知。我不知道Raby博士在谈话中可能说了什么或中共声称他说了什么或他们在报告中写了什么。一名澳洲官员告诉一个外国使馆或政府我们的司法体系如何运作,(我只是说假如,因为我不知道他说了什么),那只是外交礼节。

SARAH:根据郝凤军所说,中共正扩大它们秘密机构的活动范围。610办公室现在也监控天主教徒和佛教徒。在过去两周内,中共大使傅莹威胁澳洲不要干预中共的事。

SARAH:陈用林声称,还有其他外交官准备带着他们所知道的秘密投诚,可能这样的话令她感到害怕。

陈用林:很多年轻人和我有同样的观点,很多人,他们在使馆里面,他们有一天也可能出逃。

SARAH:陈用林和郝凤军不是第一个从中共系统内出逃到澳洲的投诚者。中澳双方现在都认为,他们恐怕也不是最后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