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师敬法,真正的主宰自己

从保定目前整体现状所想到的


【明慧网2005年3月10日】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本地区大法弟子整体上做的越来越好,小资料点遍地开花,更多的学员主动的参与正法工作。讲真象比以前更加深入。虽然前一段时间,各地也出现了一些问题,由于大家整体上提高了,也都得到了解决。目前存在的问题就是大家感觉到整体还有点散,一些学员表现麻木、疲沓,还是缺乏主动、还在等、靠;在讲真象上,由于心里没底,怕常人说参与政治,缩手缩脚;小资料点遍地开花了,但整体配合跟不上,交流沟通的少,同修之间出现间隔;一些学员还有怕心,没能走出来。

与以前不同的是:面对这一系列的问题,大家都很着急,大多数同修都在积极主动的解决这些问题。也希望更多的同修谈出自己的认识,利用明慧网站和期刊、本地刊物、交流会多沟通,整体提高上来。

我想,解决这些问题不只是方法问题,而是如何提高心性的问题,也不是个别人的问题,是每个人都有问题,不要只是埋怨、指责,甚至全都推卸为个别人或协调人的身上,是我们大家都需要提高了,每个人都想一想自己,是否跟上了正法進程,达到法对我们的要求,别人身上的问题自己是否也有。我们不能再向外求了,应该精神起来了,神的那面该复活了!在此,就如何提高心性的问题谈几点认识,不妥的地方,敬请大家指正。

一、严格要求自己,勿忘自己的使命

长期以来,有些学员根本的执著心不去。对讲真象、救度世人不能用心。师父最近发表的经文和在纽约的讲法,都在要我们赶快放下人心,我们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别忘了自己肩负的使命,在人间还有什么可执著的呢?

“大家想一想,遥远天体来的生命,来这里来干什么呢?是宇宙要正法,他们是遥远的天体大穹里非常庞大的生命群的代表,到这里来与师父结缘,在正法中,在整个宇宙的重组中不至于落下,目地是为了那里的众生能得救度。”还有“大家想一想,每个大法弟子是不是代表着不同的庞大天体来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大法弟子自己修得好与不好是不是决定了那些庞大天体生命能不能得度的问题呀?”(《北美巡回讲法》)。

还有一些过去比较坚定的、从7.20一直跟着走过来的同修,现在也精神不起来了,我想就是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回想一下,这些年,在邪恶最猖狂的时候、在转化班、拘留所、劳教所,在那恶劣、艰难的环境下,是怎么闯过来的,现在环境比较宽松了就不能严格要求自己了吗?这本身不就让邪恶认为:你看,没有我们,他就不会修了,给它迫害找到借口了吗?“修炼与正法是严肃的,能不能珍惜这段时间,其实就是能不能对自己负责。这段时间不会长,却能锤炼出不同层次的伟大觉者、佛、道、神以至不同层次的主的威德,也能使一个放松自己的修炼者从已经非常高的层次毁于一旦。”(《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时刻想到自己肩负的使命,正念的对待这一切,慈悲的对待世人,就一定会精神起来。

二、尊师敬法,严肃的对待修炼

不能严格按照师父所讲的去做,言行上不符合法或违背法,就谈不上尊师敬法。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来讲,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众神都在看着我们。

有些同修在此摔了跟头也不自知。我们每个同修谁也不认为自己不尊师敬法,是不是真正尊师敬法,那不是嘴上说的或凭自己的感觉如何,那得看我们在实践中是否对师父坚信、对法坚定。我们做每一件事,每一思、每一念都有一个选择,是听师父的话坚定在法上,还是顺着后天观念、执著走。从修炼一开始到现在,我们一直就这样选择着。尤其这五年中,凭着这一思一念对师父坚信、对法坚定的选择,我们紧跟师尊走过那艰难的时刻。师父说我们了不起,其实我们做了什么,都是师父在做,师父就要我们这颗心,要我们来源于对师父坚信、对法坚定的这种正念。

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这宇宙的第一生命,比宇宙的其他生命更应该知道如何才是尊师敬法了。我们作为大法徒,就应该完全的、毫无保留的听师父的话,并付之行动,而没有任何其它的选择。按照师父的意愿去圆容,是我们的最大善念,也是一个生命的荣幸,如果感受不到这一点,想退却、打折扣,对什么事老是似是而非的、没有主见,不能以法为师,甚至对师父的话还产生怀疑,那就真的好好的想一想自己了,你到底信的是谁?这么多年你到底为谁而修呢?那是你自己吗?关键时刻我们的主意识一定要清醒啊!不能随着自己的观念走,我行我素的,作为一个弟子怎能不听师父的话?你真信师父了吗?是坚定在法上了吗?这怎么又能说是尊师敬法呢?

尊师敬法对一般的个人修炼都是一个很严肃的事情,何况我们是正法修炼,历史赋予我们那么大的责任,师父给予我们那么大的荣耀,那就应该更严肃的对待。我们是大法弟子呀!大法弟子不是谁想当就当上了,也不是谁想不当就不当了,那是历史的选择,是我们的神圣的誓约,在久远的历史就安排了这一切,师尊为成就我们费尽了苦心,宇宙聚焦在这里,所有的生命都要在这里被承认,得救的、没得救的都在看着、企盼着,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影响很大。我们必须走正我们的路。修炼是非常严肃的事情,逆水行舟,不進则退,不是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这样下去,也是很危险的。“一个人不能够在法中修就不能够真正认识法。只有真正掌握了法,路才会走正,这个生命才有保证。相反,这样的生命还处在最危险的状态下,因为邪恶随时就会钻他的空子。作为常人,怎么不好,邪恶不会理他。因为你要修,邪恶就不叫你修,可是你又不好好修,就是邪恶迫害的对象。”(《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法在不同层次对我们有不同的要求,我们就得在法上按要求去修。

三、不断的向内修、向内找,真正的主宰自己

神最看不上的生命就是自己找不到自己,不能主宰自己。要想自己主宰自己,就得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机制,这种否定包括对自身的旧宇宙因素和一切败坏的观念及恶党邪灵。要想从根本上否定它,就得在自身上下功夫,整个宇宙是由几千万个大穹组成,是不是我们几千万个大法弟子所代表的穹体呢?那么旧势力它的安排、机制存在于哪?自己所代表的穹体里有没有这种败坏的因素呢?况且我们就产生在那里,我们得从那里走出来。尤其近代党文化对我们的灌输,我们是否应该查找一下自己,还存在哪些邪恶的思维逻辑、认可的因素,败坏的观念和各种执著。因此,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存在、铲除恶党邪灵的一切因素,在否定、清除的过程中也是找出、修正、清除自身旧宇宙败坏之理、观念的过程,挽救那穹体无数生命的过程。那么在证实法、讲真象中,面对邪恶干扰,我们不是嘴上说说,我不承认你,应该有在大法中修出的对师父正信、对大法的坚定,没有它的一切思维的正念的否定。完全用正法理纯清那一切,解体一切不正的因素。

所以出现问题、矛盾不要认为是人与人之间的矛盾、争斗,而在同修中、在常人中就事论事的你说我,我说你,这正是没修去的旧宇宙败坏观念的表现,黑手从中也会捣鬼。在矛盾和问题面前,能不能向内找,这是旧宇宙生命和新宇宙生命本质上的区别。成、住、坏、灭的法理造就的生命就是那样的智慧,执著、坚持自我,不想改变自己,只想改变他人,从而使它走向灭亡。我们也是旧宇宙产生的生命,要想达到生命的永远,就必须从旧宇宙的理中走出来,从根本上改变人的观念,克服外求的习惯向内找,从而使其圆容不破。

实践中我们都体会到,一念之差有不同的后果,当我们固执的坚持自我,找别人的毛病,指责、埋怨别人且长期处于这种状态的时候,不知道耽误了多少时间,淘汰了多少生命。为了固守自己,毁掉了那么多生命还愚迷在其中,自以为了不起,津津乐道的使劲说别人时,这时,神都不拿正眼看我们。不仅仅如此,如果我们拿师父的慈悲不当回事,长此下去,这种行为不在法上时,那我们走了谁的道呢?是不是在变异的观念中,符合邪恶呢?说了那么多不该说的话,在学员中造成不好的影响,这是不是对正法的干扰,是不是参与哪,这还是小问题吗?自己至今还不能醒悟吗?

“我一直在讲,我说大法弟子们不能够走极端,一定走正你的路。你想入非非,你今天邪悟了,明天你心血来潮又干出什么事来,在显示心的驱使下不断干蠢事,都直接是你的主元神、你这个生命的直接表现。这样的人能圆满吗?因为你的行为都是你这个修炼的主体所表现出来的,要得度的却是这个主体,这样的生命摆到神那儿去行吗?不行啊,所以你们就得做好,理智的、清醒的用正念修炼。”(《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师父一再给我们时间,让我们自己明白过来、认识过来,危险向你们走来,指的是谁呢?《也棒喝》棒喝的是谁呢?师父讲法是讲给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的,师父在为我们着急,不要再向外求了,不要认为指的是别人,自己一直在做证实法的事,就是那个板上钉钉的圆满的,自己有没有不符合法的思想行为呢?学法时老是自己不在其中,为什么不能用法衡量一下自己呢?“两千多年过去了,所有的各种正教徒们都在等待。等什么呢?等神在天上大显吗?等神来了,不用修与不用管修的好和坏,也不管好坏人,一块上天国吗?” (《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我经常反问自己,我是在真修吗?不细想时,老感觉自己是一个精進的弟子,认真用法衡量自己,脸就红了,我为什么经常后悔,是因为有那么多事我没有做好。做任何一事和自己的一思一念,都面临着两种选择,是按师父要求的去做,走师父安排的路,还是听邪恶的,受它的操控。我的一天,有多少时间、多少思多少念在法上,没在法上的就是不能主宰自己的时刻;被邪恶生命操控的时刻;是愚迷的时刻;是参与、干扰正法的时刻;是最危险的时刻。这还不能引起自己清醒和重视吗?

我们看到别人的不正的表现时,那就是一面镜子看看自己是否也有相同的表现:出现什么问题,都是别人的错,推卸责任,指责、埋怨别人;愿意指挥、控制、左右、改变别人符合自己;顺情说好话,当面不说,背后去说;学员之间有矛盾不去化解、压事,而是挑事,符合了自己,往大了说,添油加醋,上纲上线;坚持自我一贯正确,听不進别人的意见;只看到好的方面,不能及时发现问题;不能静心在法上去分析,而是与人对立,一概否定;自以为是,凡事保护自己,怕这怕那等等,这不就是党文化给我们灌输的那套东西吗?多学法,我们是能意识到这些的,也是我们应该主动清除的。

反过来,当我们放下自我,找自己的问题并修正它的时候,在另外空间是惊天动地的变化,层层的众生在同化、善解、得救、为什么我们来到这里能救度大穹中的那么多的众生,怎么救度,大穹中所有的众生、庞大的生命体其不正的一切都可能反映到你的身体、思想中,我们就得在法中、用正念使表面反映出的一切得以归正。宇宙是怎么产生的,师父早就告诉我们:是正法觉者的一念产生的。就是我们达到标准的一个个正念产生的宇宙,你放下一个观念、执著,那一层宇宙的生命就在得救。师尊从本源上改变着我们,把旧宇宙的旧理所不能为的、变异的一切,用大法完全归正、更新过来,成为大法构成的全新的生命。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虽然承受一点痛苦,因为你真的要清除那些象花岗岩一样的执著时,它是不干的,它会让你向外看、找别人;坚持自己,就自己对;让你委屈、心里不平衡、凄楚、发脾气、无奈……,这时你的主意识一定要清醒,这些表现都不是自己,是后天形成的观念、业力、外来邪恶的生命构成的假我,把这些看作它、第三者,正念的清除它。真正的自己主我,本性的大法弟子那是完全同化法的,不会为这些所动的,是完全符合真、善、忍的。

实践中,对向内找我逐渐体会到,向内找、向内修这是我们提高心性、走向圆满的根本保证。外求就是走魔道,是为私为我的表现,向内找才能圆容不破、才能包容、是为他的,这是旧宇宙生命与新宇宙生命本质上的区别。遇到问题不向内找也就没法修炼,你的心没动、没改变就得不到升华。所以我们就得明明白白的、扎扎实实的向内找自己、修正自己。与别人闹矛盾就是对自己闹矛盾,与别人的不善就是对自己的不善,恶语伤人伤的是自己。自己做的一切好事、坏事其结果都会落在自己这儿。关键是在矛盾中,各种思想都袭来时,如何能找到自己,真正的主宰自己,不被外邪所操控。找到真正的自己,才能主宰自己,能主宰自己,才能清除邪恶。所有符合真、善、忍的才是我们,除此之外一切都是我们要救度和正法中要销毁的对象。大法弟子修成的那面是不会有矛盾的,因为我们是一体的,修成的我们是理解包容别人的,这是我们真正的自己,其它的都不是,是要归正、清除的对象。站在法上看问题,用法衡量自己的心,你要真正找到自己的不足,发现自己的错误,你会觉得对不起别人,这时你不会再去埋怨别人。你不断这样找下去、修下去,你不断的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遇到问题你的心会越来越平静,头脑越来越清晰,善念越来越强,心胸越来越宽广,会更多的想到别人,会设身处地的为同修着想,理解同修的状态和表现,甚至忽略不计同修的执著,而看到他们那伟大之所在,别人和外在的环境不会轻易的带动你,你的慈悲心由此而产生……,这时会体会到生命为了别人而存在的真正意义和美好境界。

四、要能够听進别人的意见,尊敬、理解、包容别人

能放下自我,才能听進别人的意见,能听進别人的意见,你就不会执著别人的执著,拨开表面,看到同修在法上所证悟的,对自己就是个补充,也能对比出自己的不足;这时你能客观的分析问题,对同修的问题你给他指出来,他也能接受。往往我们各说各的理,自己的再对,也是站在自己的层次上、视角中的理,也不是绝对的,也不是唯一的。也许明天自己就否定了自己,何必要坚持,还要人家也符合自己呢?让你绝对的坚持什么的,绝对不是你自己。为什么你看到对方有执著,说他就不听呢?往往说人时,都带有自己的观念,绝对自己的意见,也不考虑对方的情况,再加上埋怨的口气,他要是达不到那个境界,是接受不了的。你放下自我,真心的去帮他,设身处地的想想他的环境、修炼状态、所走过的路,他的心结,有针对性的,采取适宜的方法对症下药,你真心的对他好,他会体察到,也就能接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