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0之际和知识界朋友谈法轮功和科学


【明慧网2005年7月22日】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已持续六年,很多人都已了解迫害的凶残和恐怖,并反感中共的暴行。但是对于法轮功本身,一些知识界的人士仍然以现代实证科学的标准和教科书中的知识衡量《转法轮》等书籍。我写此文就是为了与科学界和思想界的朋友交流。

关于“科学”一词,狭隘的定义就是具有可重复性、可以证伪的实证科学。但是“科学”应该有一个更广义的定义,广义的科学就是关于真象的认识和描述。比如轮回转世,也许我们暂时无法观测和证伪,但是这个现象可能是存在的。其实从轮回转世的角度,我们这个空间是个谜的空间,我们在这个谜的空间中提高我们自己。如果轮回转世象实证科学的实验那样可以重复观测甚至加以利用,那么这个谜的空间就失去了它存在的意义。当然对于这些超自然、超心理现象,也不是没有任何证据。在美国,确实有很多很严肃的书籍出版,探讨辞世体验,元神离体体验,以及在催眠状态下回顾轮回转世以治愈今生心理和生理的疾病的大量案例。

另外值得着重指出的是,《转法轮》等书籍并不是要依靠实证科学来证实自己。其实法轮功对现代实证科学的评价并不高。《转法轮》中之所以用到科学的说法,是因为现代人都是被实证科学教育出来的(即使一个人只是小学毕业,也受到现代科学的教育)。所以要把一些道理讲出来,不得不借用一些现代科学的例子打比方,或借用现代科学的词汇说明问题。

比如“分子”、“原子”等概念,《转法轮》用这些名词我觉得并不完全是现代科学定义的那样。也许您会说,那干吗用这些词呢?但是如果不用这些词,就得造出一堆新的词汇,这个子,那个子,反而更不容易把问题讲清楚。法轮功的书籍中讲到粒子组合成更大的粒子的结构中,有横向的组合体系,但还有纵向的组合体系。现代物理学所知道的只是横向的组合体系,却根本没有认识到还有纵向的组合体系。

打一个比方,比如您想要对一个二维空间的人说明圆柱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您对这个二维人说它到底是个圆还是个方呢?如果您说圆柱体又是个圆,又是个方,或者既不是圆,也不是方,那么这个二维人可能会觉得您平面几何学得很糟糕。如果您不用“圆”和“方”这样的名词,而造出一个新的名词,仍然不会把问题完全讲清楚。

再比如您想向一个盲人描述颜色的感念,您可能会借用音阶的名词和乐理的知识,但是您关于音律的说法可能不够准确,或者不完全符合乐理,但是这个盲人有资格嘲笑您对五彩缤纷的世界的描述吗?

希望我们在阅读《转法轮》等书籍时,不要因为自己的知识而自负和自封,排斥和嘲笑真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