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无限大〗现代物质科技与古代精神科技


【明慧网2003年12月25日】

现代科技比古代进步吗?

我们总认为,现代的科技远比中国古代进步,甚至比世界上各个地区古代人类进步。我们一直都认为,我们人是从猿猴进化来的,也就是说在我们教科书上面,所谓的进化论里面,一直跟大家谈到说,人是从猿猴进化来的。

古玛雅水晶头盖骨

大概在八百多年前马雅人曾经用水晶造了一个人的头盖骨,他的比例是等比例的,一比一等比例的。我们晓得水晶事实上硬度是非常高的,以现在这种工艺水平要用一块这么大的水晶,同时刻得像人的头盖骨一模一样,现代科技可能都有相当大的难度了。我们甚至都不晓得当时的马雅人,他怎么做到的?甚至这个水晶头盖骨,根据科学家仔细去研究它的时候,发现这个光如果从几个角度照进去,这个水晶头盖骨还有聚光的作用。这种工艺水平,我想可能都不是我们现代人用现代的这种科学事实上可以想像的。

古中国秦朝精密的造剑科技

在1974年出土的秦始皇的兵马俑非常有名,被列为世界八大奇景之一。当时发现了一种青铜剑,这个青铜剑除了上面镀了一层薄薄的这个铬盐,这就是现在的所谓的不锈钢技术。埋在土里面的青铜剑,经过两千多年依然不锈不蚀,当考古学家将这个青铜剑清洗完了以后,依然寒光四射、锋利如昔。同时我们发现了造剑的工艺水平的精密度,你比如说像剑上面这几个棱面,当科学家用这个游标卡尺去量的时候,发现这个精密度竟然误差不到一根头发,现代科学用了很精良的仪器,顶多也只不过如此而已。过去没有这么多仪器,没有这么多设备,过去的中国人怎么打造出来精密度这么高的剑?同时还包括,知道用这种所谓的镀,镀上一层保护膜的技术。那我们在节目里面也跟大家谈到了,这都是近代,像德国要在1930年,美国要在1950年代,才发明这种特殊技术的。两千多年前的中国人,已经知道有这种技术了。

秦朝的高科技记忆金属的造剑技术

还有一件事情非常特殊的事,有一个倒下的兵马俑,当考古人员慢慢的把兵马俑扶起来的时候,赫然发现在下面竟然压了一把剑体薄薄的这种青铜剑。当这个兵马俑被扶起来的时候,这个青铜剑赫然,蹦,弹回来它的原来的状态了。这个让所有当场的考古学家吓坏了,一把剑被压了两千多年,当移起这个重物的时候,竟然可以恢复到原来形状。科学家仔细看了一下,当时它被压弯的程度事实上都超过45度角了。我们可以想想看,以我们现在科学的技术,一把剑要承受像兵马俑这个一百五十几公斤重量,压在上面两千多年,再把他拿起来他可以恢复原状,我想我们现在的工艺水平,我们现在的科学技术,几乎是达不到这种状态的。即使是现代科学认识到有所谓的记忆金属,我们晓得这个记忆金属,当时候被期望用在很多地方,有相当的商业用途,比如说科学家就一直希望,利用这种记忆金属来用在我们的汽车上面。大家想想看做汽车有什么好处?比如你撞了车了,这个车子凹下去了,可能给它加一加热,凹下去的地方就,噔,就弹回去了,回到它原来的状况。这样的话,以后,每个人要撞了车子不用到保养场去做钣金了,在家里也许拿吹风机吹一吹,这个,噔,就弹回来了,这个多省事。大家想想看,两千多年前的中国的祖先已经有这种技术了,而且相当成熟了。

古代量测科技

谈到这边,我就想起来,前一阵子,我在新闻上面就看到这一则很有趣的报导。这个报导说台湾有一个古董收藏家,这个收藏家平常的嗜好就是收集古董。有一次就到了香港,就在古董街逛啊、逛啊,逛的过程里面,发现有一家古董店门口角落摆了一个木箱子,这个木箱子看起来破破烂烂的不怎么起眼。可是这个古董商大概也凭着这种所谓的第六感,他看到这个箱子不知道为什么,对这个箱子似乎情有独锺。就请这个店家把这个箱子拿给他看一下,他仔细一看,唉哟!这个箱子事实上经过一段岁月了,也没有保养,腐蚀、漆脱相当严重了,看起来确实是很破旧了。他就跟商人谈一下这个价钱。唉哟,发现这个价格又不低,这个收藏家在百般为难的情况下面,最后他还是相信他自己的感觉,用他认为高于应该有的价值把这个破箱子给买回台湾去了。他买回台湾去了以后,就找了木工很仔细的,把这个古董箱子重新做了一个保养。在这个整个的保养过程里,这个收藏家也找几个懂古董的好朋友一起来看一看刚买回来的这个箱子。其中就有一个一看这个箱子就愣了一下,哎呀这个箱子怎么,很特别,怎么这么特别?这个人回去查了一下资料,他发现原来这把箱子是北京紫禁城里皇宫的等比例缩写,缩写版雕刻在这个箱子上面。这个就非常有趣了,一个箱子把紫禁城里面的皇宫,雕刻在这个箱子上面。我们晓得,按现在的科学,要做等比例是要做很多丈量的,可能要很多量测,这个过去的木工,轻易的做这样精致的箱子,到底怎么做的?

古代精神科技之另外空间观察系统-第三只眼睛的天目系统

我们晓得这个等比例事实上要借助很多量测的,我们就谈到了中国古代的科学里,我们发现很多技术事实上它并不需要太多量测的。我们可以举个例子给大家听一听,大家想一想看,像在敦煌上面有很多这种很大的佛像,甚至有很多佛像里面刻了很多各种很特殊的在佛经里面景观,这是怎么刻出来的?他们怎么知道这个佛长这个样子的?另外一件事情像西方,像巴黎的罗浮宫里面展了很多过去西方人画出来的耶稣的天国世界,我们说这个天国世界里面,这个天使长了这个翅膀,画出来的这个人物栩栩如生,这些比例他是怎么弄出来的?包括这个天堂这些景象啦,包括佛的这个世界这些景象啦,过去的这些雕刻家,他怎么做出来的?像这么大的雕像,这么大的这种绘画,怎么做出来这种比例?不会变形?

我们晓得中国古代没有很多丈量的技术的,这里面,有没有什么其它的可能性?记得,我们在乾坤无限大的节目里面,曾经跟各位观众谈到,人事实上是有第三只眼睛,比如说,现在的解剖学家也都发现,在我们脑子里面,事实上有个松果体这个结构,这个松果体这个结构,事实上就具足我们眼睛的结构,是不是有一种可能性?中国古代的这些科学家,为什么不太重视这个所谓的数学,很显然,中国古代的科学家,利用了第三只眼睛,他直接去观察另外空间的这些景像。大家想想看啊,当他在刻佛像的时候,当他在绘画的时候,大家想想看,需不需要拿着很多东西去丈量?完全不需要,那个比例就在脑子里面,怎么大就怎么做,怎么小就怎么做,这个是不是比我们现在的科学,某个层次上面,相当的先进了,不需要去做丈量了。我们记得我们曾经在节目里面我们曾经邀请到司扬先生,特别跟大家谈到了,现代的科学里面依赖了很多数学。事实上这个数学,把无形空间这个能量体,这一部分是过滤掉了,我想从这个角度,真的值得我们,对很多事情,值得我们再另外一个角度去深思,来考虑一下了。

现代科学认识的松果体-人类的第三只眼睛

那根据医学上的解剖,我们晓得事实上我们视网膜上面的这些视觉细胞,基本上有两种,一种就是所谓的cone cell锥状细胞,一种所谓的rod cell柱状细胞。这个cone cell基本上是柱状的,另外一种rod cell是所谓的锥状的,也就是说我们视网膜的细胞基本上是两种,由这两种细胞组成了一种薄薄的这样一个视网膜。但是研究人员发现了,在我们的松果体上面也一样,它有这种椎状的细胞,也有这种柱状的细胞,但是跟我们视网膜细胞就有很大的差异了。差异点在哪里:在松果体上不像视网膜上面只一层细胞。光照到这个视网膜以后,那视网膜,藉由这两种细胞把光的讯号变成了电的讯号,传到大脑上面来。但是在松果体上面,基本上这个细胞,我们说刚才那种细胞像视网膜那样子,他是一层又一层,一层又一层。

这个结论,可能让我们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思考:为什么在我们的脑子里面这个所谓的松果体?他的这个视觉细胞是这样一层又一层,一层又一层的?我们晓得这个视觉细胞,事实上是可以接受光线的,为什么这个视觉细胞,松果体这个结构长在我们的脑子里面?

现在的科学家也发现了,事实上我们人的眼睛可以看到的,也只限于所谓的可见光这一部分。其实在可见光范围之外的我们晓得像红外光啦、紫外光啦,这都不是肉眼睛可以看得见的,甚至更高频率的、更低频率的,都不是我们眼睛可以接受到的。我们是不是可以从这个角度上面来看,一层又一层又一层的这个视网膜的细胞,当他叠在这里面的情况下面,有没有可能当感光的细胞,从另外的空间传过来的这种讯息,在松果体这个视神经细胞上面他可以显像出来了。

如果是这样子的话,我们今天可以很合理的解释了,中国古代的科学家为什么可以看到人有经脉存在,人有穴道存在。这个穴道、这个经脉,我们在节目里面曾经多次跟观众介绍了,解剖学上面是看不见的。可是中国古代的科学家,他们透过另外这个空间里面显现出来了。是不是中国古代的科学家的松果体事实上是起作用的?他们可以看到另外空间存在的形式的,当他们把这个看见的东西,写下来,就成了一套像针灸、像中医的这种发展的科学了。

古代中药-物质另外空间能量体的药学科技

如果说我们再把第三只眼睛,也就是我们的松果体,很可能突破空间去观察不同空间存在的形式的情况下面,在另外的空间事实上是有无形的能量体存在。中国古代的科学家,像针灸,像中药,过去的中国科学家不是也看到了这个中药里面,另外空间的能量体。我们在节目里面也曾经跟各位观众介绍到,像黄金放在水里面,用现代科学角度上面来看,黄金放在水里面,他怎么会起作用?是不是过去的科学家看见了,当黄金放在水里面,在这个有形的这个物质空间,黄金还是黄金,水还是水;可是这个水,在另外空间的能量体,是不是黄金的能量就溶在了这个水的里面了。所以看起来是同样的一杯水,没有什么变化,可是溶了这个黄金的能量的水,像小孩子夜惊,就可以让他喝这个所谓纯阳的水,这都是现代科学认识不到的。

可能老一辈的人都听过了,哦,这个不可以喝这个阴阳水,什么叫做阴阳水?就是一冷一热的这种水对身体不好,从现在的科学角度看,这个阴阳水也不过就是温度上面的变化,水还是水啊,可是过去古代的科学家就发现,这个热水跟冷水事实上是不一样的物质,当你在这个地方一加,一冷一热,看起来是把温度给调到中间来了,可是实际上面,他是不一样的这种物质添加在一起的,所以过去就发现这种阴阳水,可以治得像疟疾这种半湿半热的,喝一喝这种水,过去的古代的这个医生,就可以让疟疾这种病得到很好的治疗,完全不需要像西药这种方式。

那我们在乾坤无限大的节目里面也跟各位观众谈到,现在的这种西药发现,对像癌症这种病,几乎是束手无策的。原因就是因为现在的西药的认识基本上面,都在这个有形空间,所谓的分子水平上面。提纯的这种化学物质,我们晓得它进入到我们这个有形的空间里面,这个物质体上面他可以起哪一些化学作用,当它起这些化学作用的时候,现在的药学家也发现了,它是起了治疗作用了,问题是它也起了相当的破坏作用。这也是我们谈到西药里面有很多副作用的这种效应,也就是说像西药,它像一把双刃剑一样,它帮助你把病消除的同时,事实上它也伤害你。所以一般的老一辈的人就希望吃中药是比较好的。

我们再从这个角度上面来看,像中药这样一个东西,它完全不在这个物质体上面,在另外空间这个体了。我们说这个中药像草药,在水里面煮一煮,看起来没什么,从科学的角度,煮了一堆东西到底哪个起作用它不知道。可是过去科学家里面是不是,透过观察他就明明显显的看见了,那个物质那个能量体在另外空间里面它起了什么样子的变化。这样子能量体加在一个病人无形空间的那个能量体的情况下,是不是很像针灸一样,要把那个能量流给改变了。吃了中药以后,也不伤害这个物质身体,也没所谓的副作用,一吃中药,病就好了。到底哪一种比较科学?我想,这一点上面,我们跟大家谈到了另外空间这个能量体,将来的不久,很可能会被我们科学家从各个角度上面更深刻的认识的。

未来科学-物质科学与精神科学的结合

谈到这一边我想,好,我们的这一集的“乾坤无限大”可能要到了尾声了。刚才谈的这些概念,我们回过头来看,像日本人做的这个所谓的水结晶试验,发觉没有什么好奇怪了。另外空间能量体当然存在了,当你给他一个意念事实上是有很大的变化的,这是很正常的现象,我想这个给中国古代的科学家看起来这个实验可能就觉得,这个像雕虫小技一样一文不值。为什么,他完全不需要透过结晶的行为才看到这个水的变化,他的第三只眼睛一看,那个地方那个水已经变了,就像那个阴阳水一样就看得清清楚楚的,我想现在的科学家,可能会让过去的科学家笑话了。

同时我们说像这个造剑,过去的科学家晓得用很大的能量,加注在这个无形的能量体上面,我们谈到了像印度的铁棍,那个可以不生锈的。像中国古代的这个技术,除了镀了一层铬盐以外,这么长的时间它一样不生锈而且锋利如昔,这都不是现代科学可以轻易办得到的!这一点上面,我想我们乾坤无限大,还一直跟各位观众朝这个方向谈,再从这个角度上面来看的时候我们发现,我们所处的这个宇宙,我们不是唯一的一个宇宙,我们所处的这个空间事实上是好多好多的空间存在。我们对人体的认识,是不是也局限在这一层空间,这个时空上面。一旦我们把这部分打开来的情况下,我们再来看一看我们所处的宇宙,我们所在的时空包括另外的时空存在,我们对人体,对我们的生命是不是有更深的认识?我想这一集的乾坤无限大我们基本上,到了尾声了,我们跟各位观众谈到这边,我想希望从各位观众,可以从这个角度上面再来看一看我们的生命,看一看我们的生活。